疫情下的品牌、廣告主為何把「優質新聞媒體」視為瘟神?

產出優質內容的新聞媒體,在疫情期間被廣告主與品牌裡出現了排擠現象,究竟為何會出現這樣的情形呢?這些媒體又是如何讓自己成為「瘟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