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齡社會下的長照危機:安養費付不起乾脆辭職盡孝,10年後淪下一代下流老人?

Dr. J

20180219

20470 Views

編輯選文

編輯選文

台灣走向老年化社會已經不是新聞,未來少子化嚴重,扶養老人、負擔比例加重,不容忽視的長照問題就成了全民關注焦點,政府如何設立政策,解決長照危機,透過作者個人的經驗分享,以及台灣人口數據顯見,老人照護和年輕人未來該怎麼應變,值得好好思考你是否已經準備好了。

更重要且很現實的一件事情,如果情況太嚴重,這些長照機構還未必想要收。這也不能怪這些長照機構,今(2018)年台灣進入高齡化社會,到了2026年,台灣更將走入「超高齡社會」[1],少子化造成勞動人口不足,照顧人力自然也是捉襟見肘。難照顧的老人屆時恐怕不會成為優先照顧的對象,反而成為被踢來踢去的人球,導致照顧責任變成子女的身上。

只是子女通常還要照顧下一代,又要工作維持家庭開銷,如果缺少足夠的家族成員來支援照顧上一代,恐怕辭職照顧父母將為成為選項之一。如同日本「介護離職」一樣,照顧了幾年,花光了積蓄,當上一代辭世之後,又失去能力回到職場工作,成為貧困的下流老人。

再來看一下目前三十歲的年輕人,兄弟姊妹更少,主要是一個、兩個為主(如下表),父母平均來說已經快六十歲了,二十年之後,一樣會面對照顧上一代的壓力,而人力更形吃緊。

螢幕快照 2018-02-19 上午10.21.10
結論

早年的農業時代,五代同堂並不為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百歲人瑞也不缺人照料;工商業化的社會,每戶人數逐漸降低,從1991年就已經跌破了4人,來到了3.94人,一直到了2016年,只剩下2.75人;其中單獨生活數更是增加不少,1997年僅有131萬戶,約佔全國總戶數的21%,2016年則是來到了275萬戶,已經達到了32%。

這些數據都告訴了我們,如果長照服務無法跟上人口老化的腳步,下一代的子女也很難承擔起照顧上一代的責任。或許有朋友會認為只要上一代身體好就能解決問題,但不可否認的一件事情,必然會有一定比例的老人需要使用到長照服務,像是失智症就大約接近30萬人,而且隨著人活著愈久,比例必然會提高[2]

父母愛護子女,老來子女孝敬父母,只是在人口結構大轉變的世代,想孝敬父母的子女,就算有心,也還未必有能力做到孝敬這兩個字。看到這篇文章的好朋友,是否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已經準備好了嗎?

[1]年後將邁入「超高齡社會」,高齡化的負擔台灣怎麼扛?
[2] 失智症當老化!台灣失智人口增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