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齡社會下的長照危機:安養費付不起乾脆辭職盡孝,10年後淪下一代下流老人?

Dr. J

20180219

10432 Views

首圖來源:rawpixel


住在榮民之家的老爸

老爸到了八十歲時,慢慢地無法自理,煮個飯都有點兒困難,有一次跟我提起要住進榮民之家;老榮民最希望的就是住在榮民之家,身旁幾乎都是老戰友,雖然每一位都垂垂老矣,但規律的生活似乎還能找回當年抗日剿匪的一絲絲榮耀;於是乎開始申請入住之旅,歷經了一番折騰,求爺告奶的才終於順利入住八德榮民之家。

每隔幾天,只要天氣好,都會在園區陪同老爸散步,行經行政大樓時,老爸都會抬起頭看著「八德榮譽國民之家」那幾個字,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地念完,言語之間有著小小的滿足,嘴巴咕嚕咕嚕地對著我問說「住進這邊很不容易吧!」這個問題已經不記得聽過幾次了,其實不太清楚老爸指得是什麼?是說年輕時要為國家冒著生命危險打仗才能住進來,還是好不容易才體檢過關,爭取到個床位?

我想應該是前者,所以總是回說因為當年的英勇才能住進來,讓他高興一下;但「住進這邊很不容易」這句話,對我卻有不同的體驗,因為老爸過了八十好幾,思緒上已經不是那麼清楚,加上手腳不是那麼地俐落,照顧上比較麻煩,可不是安養中心歡迎的對象,即便是洗個衣服這種看似簡單的工作,對他老人家來說也是一大考驗。

前幾天來到榮民之家,要過年了,老爸的衣服有點味道,於是幫老爸把掛在浴室的幾件衣服拿了下來,找不到臉盆,只好雙手捧著到洗衣間,一手抱著衣服,一手從牛仔褲的小口袋中掏了個二十元,投進洗衣機又灑了點洗衣粉,這樣子的過程對老爸而言,如同要小學生解個微積分的題目。

看著洗衣機隆隆隆地轉了二十分鐘,好不容易等到了結束的嗶一聲,掀了蓋子,找回了衣服該有的清香;接著,再放進上頭的烘衣機,兩個十元就可以烘個八十分鐘,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因為時間還久,只好先回到房間等。

一進房間,黑壓壓的一片,晚上才六點多,老爸已經睡著了;猜想應該是把衣服拿去洗時,可能是離開久了些,他應該是以為我回去了,也沒啥事情,天氣又冷,就裹著棉被睡覺,這...就是老人的生活,有點無聊,睡覺通常是不錯的選項。

開門的聲音驚動了老爸,老爸睜開了眼睛,黑暗之中看到眼睛中的閃光,也看不出來是高興還是不高興,似乎有一種疑惑的感覺……趕緊安撫老爸說:「爸,吵到你了,我還沒回去,在等衣服烘乾,繼續睡別管我。」

這時,我也拉了把椅子小瞇一下,畢竟工作了一天,新店開車到了八德,也是打了好幾個哈欠才到位......才剛坐下,老爸叫了一聲說:「那邊有毯子,蓋好別著涼。」心裡想房間哪還有毯子,但也虛應了一下說:「不冷、沒事,房間很溫暖的,你睡你的。」一邊閉下眼睛,聽著北風拍打著窗戶的聲音,帶著些許規律也帶著我進入了夢境。

沒幾分鐘,只聽到老爸窸窸窣窣地爬起床的聲音,眼睛一睜開,只見他穿條四角大內褲,天氣有夠冷的,跑去衣櫥不知道翻找什麼……我趕緊說:「衣服剛剛拿去洗了,要找什麼,我幫你找,很冷,到床上休息...」

老爸繼續翻找……

這時候安養中心請的大姐剛好進來,跟我說早點回去,衣服會幫我處理。一邊回應大姐,突然間,老爸塞了件大衣給我...其實老爸的行李很簡單,衣櫥裡就只剩下一件大衣,一時還意會不出來這衣服塞給我要幹什麼?

聰明的大姐說你爸怕你坐著睡會冷,所以找衣服要給你蓋啊!

看著老爸又緩步地回到被窩,腦中似乎回到了記憶中的老爸,在小工廠煮飯,當個不太被人瞧得起的廚工,老闆收了工廠轉戰大陸後,老爸又到大樓當管理員,攢了些錢總是喜歡塞個幾百元在我的口袋,擔心出門在外沒錢吃飯,給同學瞧不起...

看著眼前的老爸,雖然中度失智,有點搞不清楚,但照顧家人的基本反應並沒有改變......

十年後你的父母誰來照顧

現在四十歲的朋友,兄弟姊妹加起來大約共兩到三人(如下表),有些到了外地工作,不一定能照顧父母,如同筆者一樣,老哥到了美國工作,只能在金錢上給予協助,無法就近照顧父母,實際上只剩下我一人能隨時處理各種突發狀況,壓力不小,尤其是老人一發起了脾氣,院方通常會很婉轉地請家屬負起責任,否則只好「退貨」。

螢幕快照 2018-02-19 上午10.21.03

對於這些四十歲上下的朋友,父母大約已經過了六十五歲的退休年齡,十年後可能會面臨需要長期照顧的問題;光費用來說,就是一筆不小的費用,目前一位可以自理的老人入住公立的安養中心為例,一個月加加減減的費用,大約一萬五左右,如果像是我父親有失智的狀況,大約會拉高到二萬至二萬五之間;如果比較嚴重的失智或其他特殊狀況,必須升級到特殊機構,大概再加個兩萬元,也就是四萬到四萬五之間。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