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支付「落後中國」引熱議,其實中國正面臨這「三大難題」!

原文出自【搶完傳統銀行的金融科技公司,為啥又盯上了黑科技?】,作者曾響鈴,經鈦媒體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首圖來源:橙新聞

在各項政策、監管條例相繼出台之後,人們以為絕大多數互金企業(互聯網金融企業)的故事已經結束了。

但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

先是忙著改名,不管有沒有技術支撐,都管自己叫「金融科技公司」;接著各大銀行和互聯網金融企業一改過去相互鄙視的態度,開始爭相聯姻。

以8月22日,交行宣布與蘇寧控股、蘇寧金融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為標志,至此,五大行全部簽約完畢,幾大互金巨頭也相繼簽約完畢。

拼完了「伴侶」,大家都迷戀上了黑科技

盡管從合作的深度和進程來看,這幾大金融科技企業和幾家大銀行的戰略合作仍處於初級階段,談不上深入。但他們卻給我們講了一個新的故事:科技賦能金融——互聯網巨頭希望將科技融入更多業務場景;銀行也願意「用市場換技術」,以補全自己的技術短板。

最近蘇寧金融O2O購物節發布會上,蘇寧金融提出的「將共計投入2億元補貼用戶,牽手千餘品牌、百家銀行合力打造『超級支付日』」就是很好的例子,看起來是諸方多贏的好事。這其中,刷臉支付、知識圖譜、區塊鏈金融、物聯網金融等黑科技成為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事實上,無論是銀行還是互聯網巨頭,他們的新故事主角正是這些黑科技。

不信,我們舉幾例。

上個月,蘇寧支付宣布,開戶大提速,最快只需100秒。(按這一速度,應該超過中國國內主要的第三方支付巨頭,處於行業領先水平),這除了簡化了蘇寧支付注冊的步驟(蘇寧金融APP注冊只需6步,相對而言,支付寶注冊需要8步),更重要的是,蘇寧手裡的各種黑科技讓蘇寧支付速度和安全度有了底氣。

按照其官方說法,蘇寧支付「全面支持簡單數字密碼、上線代扣功能,並開發上線了指紋支付、免密支付、刷臉支付等支付方式」,而且在生物特徵識別、大數據風控、物聯網金融、區塊鏈、金融AI金融雲等六大金融科技上都有積累。

9月27日,蘇寧還宣布「旗下首家商用無人店試運營結束,未來在雙十一前後將在全國一線城市拓展至20家」。要注意的是, 「無人店」採用了人臉識別、射頻識別(RFID)、大數據技術,所有首次進店的用戶只要在進店前通過蘇寧金融APP綁定人臉和銀行卡,就可以刷臉進店。

螞蟻金服也在到處秀黑科技,比如螞蟻金服的生物識別技術除了服務於內部外,也已在 40 個國內城市應用,人們只要打開支付寶刷臉,就可以認證養老金領取資格、領取電子社保卡、領取電子駕照等。

目前螞蟻人臉技術還支持肯德基 KPRO 餐廳上線刷臉支付,實現刷臉支付在全球範圍內的首次商用試點。在線上,螞蟻生物識別團隊支持了 88 個身份認證場景,包括登陸帳戶、二次校驗等功能。

而在相關技術的全球布局上,螞蟻金服也顯示出野心。比如螞蟻金服全資收購了聚焦於眼球識別技術的EyeVerify。

平安科技更是熱衷於這些黑科技,目前平安科技深度學習團隊自主研發的「平安聲紋」和「平安多模態」兩大新晉生物特徵識別產品已多次亮相各大科技盛會,並服務於平安集團內外 20 多種業務場景。

其中「平安聲紋」形成了三大應用形式:「聲紋鎖登入」、「平安黑名單」與「平安電話中心」。

比如「平安黑名單」,就是用聲紋建立信用欺詐的黑名單庫,從而攔截二次欺詐,現在「平安黑名單」對於錄音合成音及人為模仿音都能精準識別出來。而其「平安多模態」則是結合了唇語識別、3D 人臉識別和聲紋識別三大高精度識別引擎為一體的識別系統,據說這幾項識別技術的準確率均達到 99% 以上。

顯然,這些黑科技已經成為他們闖蕩江湖的武器。

為啥黑科技成了最大的武器?

有人可能會好奇,為啥大家都盯著黑科技,除了湊熱鬧、蹭熱點的,背後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一、IT技術對金融業推動的必經階段

從整個IT技術對金融行業的推動和變革角度來看,金融業必然要經歷三個階段:

1、金融IT階段:金融行業通過傳統的IT軟硬體來實現辦公和業務的電子化,但IT公司並沒有參與金融公司的業務環節,IT系統在金融公司體系內也屬於成本部門。代表性產品如ATM、POS機、銀行的核心交易系統、信貸系統、清算系統等。

2、互聯網金融階段:金融企業開始嘗試互聯網或者移動終端渠道彙集海量用戶,通過搭建在線業務平台,實現金融業務中資產端、交易端、支付端、資金端等任意組合的互聯互通,以實現信息共享和業務撮合,這本質上在變革傳統金融渠道。代表性業務如互聯網基金銷售、P2P網絡借貸、互聯網保險、移動支付等。

3、金融科技階段:金融業通過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最新IT技術,改變傳統金融的信息採集來源、風險定價模型、投資決策過程、信用中介角色等,代表技術如大數據征信、智能投顧、供應鏈金融等。

而且,金融的本質是風控,這些黑科技正是幫助金融機構提升效率、減低風險的第一動力。所以這就不難理解,招商銀行、平安銀行等為什麼都喊出要做「金融科技銀行」,而螞蟻金服、蘇寧金融等則都說自己是金融科技公司。

二、問題頻出,黑科技被賦予改變局面的新使命

金融行業一直是個「高危」行業,尤其是互聯網模式介入以來,問題頻出,P2P、互聯網金融一度被貼上負面的標籤。當下如何鑒別個人身份,確保個人信息的安全成了急需解決的社會問題之一。但傳統的身份認證由於環節冗長,安全性不高,易變性強,操作也不方便,已難以滿足時代的需求,這樣,生物特徵識別等黑科技就被寄予重大期望。

三、政策號召,形勢所逼,金融科技公司退則是進

接二連三的監管與新政,使得多數互聯網金融企業的好日子到了頭,手續費率整體下降,備付金被集中存管,原來支付機構依靠沉澱大量的客戶資金享受利益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

尤其是網聯上線,大中型支付機構原有的優勢被抹平,行業加速分化的鏈條被中斷,需要重新建立優勢。即便是支付寶、微信支付這樣的巨頭,也不得不尋求改變。螞蟻金服就已經表態將轉型做TechFin公司,未來只做技術,支持金融機構做好金融,蘇寧金融則投身再造場景,比如蘇寧支付將更多精力放在拓展B端市場上。

小型支付機構更是難過,除非找到新的生存機會,否則只能加速死亡。

而且,互聯網金融企業與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關係也變得更加微妙,幾番折騰後,互聯網金融企業突然意識到,既然做不了傳統金融的挑戰者,不妨去做個合作者,退就是進。於是技術被看成互聯網金融企業牽手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的最好見面禮,也是最後的防線,刷臉支付等黑科技自然被格外重視,互聯網金融企業也開始新一輪基於黑科技的「軍備競爭」。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