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媒體,只有我的媒體與你的媒體

張約翰

20161010

4864 Views



Swift最後分析,大選對這次調查結果應該有相當的影響,特別是共和黨人相當不滿主流媒體老是放大川普的爭議言論與政見,希拉蕊陣營的爭議事件就淡化處理。不過,人們對媒體信任下滑的趨勢至少已維持10年,而且在2004年以後跌破半數,現在只剩三分之一美國人對第四權、對維持民眾知的權利的機構保有信心了。而大眾媒體在社群時代的爆發,新聞、新聞媒體的報導標準產生變化,也會影響人們的態度;然而Swift認為,等社群媒體時代到達成熟階段,人們對媒體的信任還會再回來。

沒有媒體了

蓋洛普的調查一出,由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研究所成立的媒體評論網站「哥大新聞評論」(CJR),就刊出David Uberti的文章,宣稱:「沒有媒體,只有我的媒體與你的媒體。」(There is no media. There is only my media and your media.)

他的這個說法有兩層意義。第一,蓋洛普調查問卷中,對大眾媒體的描述只包括報紙、電視、廣播,這些特定型態的媒體,他稱為「The Media」(傳統媒體),代表了不論學術界、新聞與民調業界或許多新聞讀者的過時想像。他認為,現在要關注的對象應該是 ,把所有能承載新聞的媒體統統包括進來才對;但是,儘管許多人在為這些型態各異的媒體生產內容時,都遵照新聞工作者應有的標準,不過拉低下限的也不少。

其次,人們對媒體總是不滿,總是批評;而批評立場不同的媒體,最容易不過。我自己也曾在別的文章提到,專欄作者如果對一個議題不知從何處著手評論,那就罵媒體好了,絕對不會錯。每個人對新聞的關注都是基於自身利益出發,不同立場的媒體被區分為敵我,自由派與保守派都對媒體的選戰報導不爽,候選人甚至把媒體當作募款信中選情告急的怪罪對象。

Uberti最後說:「傳統媒體死了;但媒體永存。」(The media is dead; long live the media.)他的說法,可以解讀為:以報紙、電視、廣播這些傳統型態自我定位,已經是新聞產業應該拋棄的概念。


20161010-2

不管是Swift的樂觀,還是Uberti對傳統大眾媒體的悲觀,我們必須注意到一點:在新聞機構本體已經脫離傳統型態的同時,新聞產製的標準也快速瓦解,許多傳統媒體堅守的原則在社群媒體時代被視為毒藥;然而正如存在著許多觀念固化瞧不起新媒體的新聞工作者,也有不少社群媒體上引領風騷的新聞工作者,包括社群編輯,只知推翻舊的新聞產製標準,卻沒有相應的打造出能維持用戶信賴感的新準則新聞標準。這一切,用戶都看在眼裡。這樣下去,不管你是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只要是新聞媒體,大家都一起完蛋。說不定有一天還真應了Uberti的話:沒有媒體了。

參考來源:

Americans' Trust in Mass Media Sinks to New Low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 Public

There is no media

延伸閱讀


打破媒體型態思考,信賴感決定讀者掏錢買單意願!




對新聞媒體的信心是怎樣下滑的?




我們對新聞媒體的信賴感究竟源自何處?深入解析五大信賴原則!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