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全民直播時代即將來臨?

大數聚

20160904

5605 Views



優劣分析

入駐門檻:

名義上無論一對多直播、還是一對一直播都是無門檻,然而隨著一對多直播的發展從 UGC 轉向 PGC 化,入駐的門檻已經變高,各大一對多直播平台上的資源有限,每個平台只有幾個高人氣播主能夠擁有粉絲,大部分播主很難有人問津,一些企業看到機會,培養網紅的學校在這個背景下興起。而一對一直播門檻較低,因為形式的不同,播主只要能滿足一個用戶就能產生交易,不用考慮大眾口味,人人都能參與。

盈利能力:

花椒、映客、光圈等一對多直播平台憑借紅人模式,播主可靠打賞分成、商業推廣、平台簽約等收益,盈利多元化。一對一直播模式下,播主的盈利現在還比較單一,在鏡玩上播主和用戶可以雙向發布懸賞需求,以每分鐘收費多少的形式,播主接單盈利。而教育類的菁優 i 培訓,新東方高端留學咨詢一樣按照服務次數及時間不等收費。

內容價值:
兩種模式平分秋色,一對多娛樂化內容吸引,一對一需求驅動。一對多內容屬於深度內容服務,一對一屬於淺內容服務。

一對多來自早期的秀場直播,優勢是已被大眾接受,強調主播個人魅力,播主只要能產出粉絲興趣內容就可以獲得粉絲。缺點是過於強調迎合用戶口味,制約了一對多直播的多元化發展,比如一直備受詬病過於娛樂化。一對一直播,更強調解決實際需求而非單一的為了娛樂,一個人只要有自己的特色就可以成為主播,只要你有解決直播需求者的訴求條件,就能成為一個播主,內容的多元化使全民直播成為真的可能。

社交互動:

直播最大的一塊潛力市場是影音社交,資本方對直播的關注,也是因為潛藏在直播背後的巨大社交價值。而一對多直播平台上,互動會隨著播主的火紅程度下降,今年 6 月明星杜淳做了一場公益直播,四十分鐘的直播,收獲 3 萬條留言評論,就算杜淳一目十行,都看不過來更妄談即時互動。而一對一直播的特性,讓其天然具備社交互動,Tiki 更是主打聊天,在社交價值上顯然一對一直播更有想像空間。

市場潛力:

一對多發展時間長,市場競爭雖激烈,發展相對成熟。據不完全統計,2015 年以來,已有 16 家一對多直播平台獲得從數千萬到數億不等的投資,如映客、鬥魚、果醬、龍珠、六間房等。論發展潛力,一對一直播更具優勢,例如鏡玩、Tiki 皆是新秀,剛推出不久,整個市場還在探索期。現在的直播發展很像以前 QQ 與聊天室的關系,很長一段時間網易聊天室、新浪聊天室、搜狐聊天室等都曾火爆一時,最終卻是 QQ 因為社交關系的沉澱至今屹立不倒。一對一直播在社交價值上顯然有優勢,是否會催生下一個直播界 QQ?恐怕並非沒有可能。
整體而言,一對多直播故事更好講,資本方面容易理解,融資沒問題。一對一直播是新興事物,潛力絕對有,更接近視頻社交的本質,智慧型手機的流行、移動網路的方便和費率的降低提供了直播發展基礎。

當流量極其昂貴時直播是奢侈品,觀看游戲競技、秀場等娛樂化內容成了首選,5G 時代到來後,流量資費再次降低一對一直播將會迎來一次大爆發,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社交需求是人類五種需求的一大項,這個市場的容量是不能忽視的。

 

直播流媒體 Periscope 成功的啟示

最具啟示意義莫過於美國直播平台的發展方向,相比中國一對多直播平台多以網紅驅動,美國三大直播平台並沒經紀公司「流水線生產」網紅支撐,而是憑借各自原有的龐大用戶群體,依靠不同的盈利模式得到了快速的發展。這三大直播平台分別是 FacebookLive、Twitter 的 Periscope 以及Google  Youtube 移動直播服務,都不以網紅賺錢。

periscope

(image source:myagentadvice)


 

在美國,從 2015 年 Meerkat(已關閉直播服務)一夜躥紅以來,直播迅速成為繼 Facebook 式的社區式交友互動、Twitter 的簡短文字式狀態分享、Instagram 的圖片式生活記錄後的又一網絡互動平台。巨頭之子 FacebookLive、Periscope 延續著社交基因,從它們身上能看到中國直播未來的一些動態。

Periscope 是由創始人貝克普爾 (Beykpour) 和伯恩斯坦 (Bernstein) 在 2014 年創立的綜合性影片直播應用,後被 Twitter 以 1 億美金左右的價格收購。Periscope 的播主多是草根群眾,隨時隨地分享做飯食譜旅遊風光等個人生活,而圍觀群眾則可以通過觸碰屏幕送愛心給播主。人氣高的播主可以在後期吸引商業公司贊助獲得商業利潤。

在對拳擊運動有著很高熱情的美國,2015 年舉辦的 Mayweather-Pacquiao 是很紅的一場中重量級拳王世紀大戰,許多 Periscope 和 Meerkat 用戶在現場直播賽事,由於這些直播快於有線電視直播 45 分鐘,很快的引起很多人觀看,也因此帶來了這些直播平台與版權有關的爭議。而且,還有些用戶利用 Periscope 免費直播了《權力遊戲》,都已經成為美國直播發展存在的一些問題。
相比國外的直播平台,中國現在一對多直播大多數走的還是網紅路線,而國外從以上幾個案例看到,無論是直播賽事、免費直播收費電視劇,都是弱化了播主身份和創造力,強調需求解決。

當下中國開始火起來的鏡玩與 Tiki、互聯網教育,不像國外三大直播流媒體可以一對多,而是強調一對一,或許參考了國外 Periscope 和 Meerkat 產生的版權爭議,畢竟一對一直播的話,非媒體性質讓它們擁有更大的輾轉騰挪空間。

一對一直播前景很大,但仍充滿未知,它是移動直播時代的產物,隨著 5G 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和智慧型手機普及化,以前被壓抑的全民直播需求,尚需一個引爆點引爆,正如鏡玩提出的讓人類「千里眼」夢想成為現實的口號那樣,如果能夠通過一個平台讓人人擁有一雙無所不在的眼睛,其對用戶的吸引力不容小覷,也會實現真正的全民直播時代。至於一對一直播能否衝擊現有直播格局,成為下一個資本熱領域,還是蠻值得所有人期待的。

 

文章來源:Tech2IPO,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