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公司的那些避稅把戲:愛爾蘭如何成為蘋果、Google最愛的節稅天堂?

大數聚

20220202

5570 Views

本文節錄自《我們成了消耗品》一書,作者傑夫‧魯賓Jeff Rubin,由時報出版提供,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Image Source:Apple

文/傑夫‧魯賓 Jeff Rubin

顯然,並不是只有世界上前0.01%最富有的人會透過境外帳戶來逃稅──事實上,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也在使用同樣的策略。然而,與許多將財富隱藏在海外帳戶的人不同,企業這麼做是合法的。這些企業往往把他們賺到的錢送到寒冷的北大西洋(或者至少在那裡登記做帳),而不是把現金存放在加勒比海的天堂。

乍看之下,都柏林可能不會讓你留下企業之都的印象。但如果你知道在那裡所登記的利潤數字,我們也不會怪你以為這是在談論紐約或倫敦。然而如同前述,你只需要看看愛爾蘭的公司稅率,就能知道為什麼那裡到處都擠滿了登記的公司。愛爾蘭百分之十二點五的公司稅率,大約是其他多數歐盟國家稅率的三分之一。此外,愛爾蘭的智慧財產權稅率則是特別低的百分之六點五,這也引起了幾家科技巨頭的興趣。畢竟如果你是一家跨國公司,在許多不同國家都有收入來源,那麼不難想像你會在哪個國家的稅務系統中申報這些收入。

Image Source:unsplash

跨國公司最愛的三大避稅天堂

科技巨頭蘋果和谷歌公司是眾多跨國公司中的佼佼者。他們為了利用愛爾蘭誘人的低企業稅,便在那裡進行公司登記。於是蘋果公司將歐洲業務的大部分收入都移轉到愛爾蘭的子公司,從而節省了一百三十億歐元(約一百四十三億美元)的稅收。這也導致歐盟中的其他國家譴責愛爾蘭竊取了他們的稅收

在歐洲,谷歌公司也用類似的方式節省了一百六十億歐元(約一百七十六億美元)營收所需要繳納的稅金。透過將公司營收登記在像愛爾蘭、荷蘭和百慕達等低稅率國家,並利用「雙層愛爾蘭」(Double Irish)或「荷蘭三明治」(Dutch sandwich)等避稅計畫,谷歌公司節省了三十七億美元的稅金。假使谷歌必須在營收所在國家申報收入的話,它就會不得不支付這筆費用。

如果你是兩家公司的股東,那麼這些事對你來說都是好消息。那些節省下來的數十億美元稅收,都直接反映在公司的財報以及你所持有股票的股價上。但如果你碰巧是任何一個歐盟國家的納稅人,而蘋果和谷歌公司選擇不在當地申報營收,那麼猜猜看誰要為這些稅收缺口買單呢?

蘋果和谷歌並沒有做任何非法的事──就這方面而言,其他在愛爾蘭、荷蘭或百慕達等地報稅的企業也都沒有犯法。指導做出這些決策的公司高階主管們只是在做他們領了薪水該做的事,也就是將公司必須支付的稅金降到最低,從而讓稅後利潤最大化。如果你能藉由將營收移轉到稅率最低的國家來實現這一點,那麼這也是股東們希望你做的事。以蘋果公司為例,提姆.庫克(Tim Cook)在擔任營運長的期間,曾在美國參議院小組委員會以及和歐盟監管機構前積極為公司的會計行為辯護。後來在創辦人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去世後,他被升職為執行長。如果我是蘋果公司的股東,我肯定也會投他一票。

Image Source:twitter/Tim Cook

無形資產也能轉移到避稅天堂

而且,企業不僅會移轉他們申報的營收以達到更好的節稅方式。企業也會將資產所有權〔譬如Nike的彎勾商標、Uber的應用程式,還是臉書(Facebook)的資料庫和平臺技術〕轉移到海外子公司。這讓許多世界上最大的公司能夠避免全球利潤所衍生的稅金。例如,臉書公司的使用者資料庫以及使用其平臺技術的權利(總價值高達數十億美元)都是透過開曼群島的公司進行交易的。

早在二○一五年經合組織就曾保守估計,當企業將智慧財產權等無形資產轉移到避稅天堂時,每年會導致世界各國政府高達兩億五千萬美元的稅收損失。據統計,荷蘭、愛爾蘭和百慕達是跨國公司最喜歡申報其全球收入的三個目的地,占二○一六年美國跨國公司所有海外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五。

當數兆美元的個人財富或企業收入透過境外帳戶來避稅時,國家的稅收就會出現巨大的缺口。你覺得最後會是誰來填補這個缺口呢?沒錯,彌補企業稅收不足的責任落在個人所得稅的納稅人身上。我們說的可不是那些把錢藏匿在海外避稅天堂的納稅人。我們說的可是呢!蘋果或谷歌的工作不在於確保他們營運地點的國家會對他們在那裡的營收課稅。這是跨國公司營業所在地之政府的工作──而這些政府本應照顧納稅人的利益。所以如果世界各地的納稅人不想再因為企業避稅而不得不自行填補國內稅收的巨大缺口,那麼這些規則就需要被改變

當然,這也就是當年抗議者走上西雅圖街頭的原因──阻止像是狄龍這樣的人制訂損人利己的規則。而事實證明,這些規則一旦被制定了,就很難改變──但也不是不可能。川普上任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扼殺不透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該協定是由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談判、希拉蕊強烈支持。川普撕毀了該協定,因為它讓美國勞工處於不利的地位。然而,他並沒有因為阻礙全球投資階層的利益而受到批評(這種貿易和投資協定都是為此類群體服務)。相反地,川普被指責的原因是因為他試圖反對世界上那些以為靠自由貿易才能脫貧的窮人。

《我們成了消耗品》

在各大書店和網站都可購買

- 博客來 https://reurl.cc/73a0Rk

- 誠品線上 https://reurl.cc/V59zL6

- 金石堂 https://reurl.cc/vgMa7a

- 讀冊TAAZE https://reurl.cc/Q6MRZb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