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七成企業董總親挺數位轉型!疫後存活最關鍵「數位長」人選 鴻海、友達、緯創怎麼挑?

原文出自【活下去,數位轉型動起來!企業疫後新標配:數位長】,經原著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Image Source:遠見 攝影/張智傑

文/羅之盈

疫情開火,企業別再觀望、考慮要不要進行「數位轉型」,現在就必須開始行動!因此,不管是任何企業,都必須即刻盤點:面對的是什麼現況?競爭對手做了什麼?組織資源如何做出最有效的調度?還有,最重要的,領軍轉型的數位長,該由誰擔任? 


「做我們這一行,一天沒開工,就是一天沒收入,」面對2021年台灣突起的疫情,饗賓餐旅總經理陳毅航的語氣盡顯感慨。 

饗賓擁有饗食天堂等七大餐飲品牌,這波「半封城」讓營收直線滑落九成,一個月損失超過一億元,一季就虧掉一個資本額。所幸饗賓趕緊接上數位應用(digital),打通IT與物流任督二脈,開展外送外帶,即便杯水車薪,仍是品牌挺過難關的重要一環。


「我們只能更加快轉型速度,包括人力精簡、專業技能提升,」對身處疫情海嘯第一排,得面對種種打掉重練,雄獅旅遊品牌策略總經理游國珍已經習慣。

雄獅旅遊先在去年遭遇海外旅遊停擺,轉向經營國旅,又在今年遭遇台灣疫情,剛萌芽的國旅業務又遭截斷。於是,雄獅趁勢轉型「生活產業集團」,投注資源進入餐飲業,加入雲端平台,並強化數位行銷,每一步,都有數位轉型的基因,而這麼做,無非是為了和2100名員工一起活下去。 


「因為防疫是要考量,啟動人員分組辦公的營運模式外,非生產直接相關人員,盡量居家辦公,」晶圓製造龍頭台積電面對病毒進逼,董事長劉德音、總裁魏哲家,罕見聯名撰寫內部信函,穩住產線與士氣。 

台積電的台灣員工數約五萬人,九座晶圓廠內的產線人員約一萬人,疫情期間居家辦公,意味著在每天四成員工遠距工作的情況下,台積電仍能每天持續生產價值近30億元的晶片,穩定的雲端協作系統,是護國神山背後的靠山。 


「台灣開始停課時,我們就在思考,什麼樣的產品,能解民眾燃眉之急,於是,短短三天便拍板投入生產11.6吋筆記型電腦,」值此疫情時代,不僅是景氣緊縮的產業需要直面接球,需求大漲的產業也得快速動員,電腦品牌大廠宏碁(acer)董事長陳俊聖就抱持這樣的態度,積極應戰。 

5月初,宏碁發現,遠距教學讓市場上的貨一夜之間全被掃完,於是緊急聯絡產品部門與供應鏈,盤點僅有料件,三天完成設計,兩週開始上架。能如此閃電行動,若非集團長期數位化的累積,盤點物料、調度產能、溝通上下游,產品也無法這麼快到位。

▲疫情下,全球企業持續加碼投資數位轉型,要憑「數位實力」在這局熱戰中取勝。圖為傳產廠家新光鋼鐵。

Image Source:遠見 攝影/張智傑

各企業憑數位實力,挺過疫情生存戰 

端看這四家企業在疫情之下,各自應對沒得選擇的生存之戰。不論是仰賴智慧製造、雲端協作、線上服務,還是靠攏電子商務、數位行銷、新零售,要在這局熱戰中取勝,企業得拿出「數位實力」短兵相接。 

這波數位轉型海嘯,並非專攻台灣,從2020年起,全球企業便嚴陣以待。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IDC《2021年全球數位轉型預測》報告,全球企業持續加碼投資數位轉型,預計2020~2023年的複合成長率將達15.5%,直接投資的總額將超過6.8兆美元(約台幣191兆元),明年經濟發展對數位相關應用的依存度,更是大幅提升,預計全球65%的GDP,將由數位化驅動。 

IDC研究總監費茲傑羅(Shawn Fitzgerald)表示,數位轉型將是未來企業最重要發展方向,「未來只有以新的數位商業模式為核心,並在數位平台成功實施企業策略的組織,才能持續取得成功。」 


◆逾三成企業擴編數位人力、追加轉型預算◆

《遠見》在疫情高漲時期進行台灣版的「2021數位轉型組織應變大調查」,結果顯示,企業在數位領域絕處求生! 

33%的企業,預計擴編數位轉型團隊人力,更有34.2%的企業火速追加數位轉型年度預算,其中大幅度增列61%以上的企業,多達19.8%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問及先前所做的數位轉型,是否派上用場?87.7%企業認為有用。38%的企業認同先前布局,讓疫情爆發後,應變得以順暢;更有14.6%的企業,認為非常有用,在這生死攸關之際,慶幸自己有做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延續數位轉型大計,企業因應疫情,在軟體硬體、教育訓練等面向,調整策略,投入資源。在組織架構上,企業也多有調整,不管是上調數位主管的職級,或是增設專責單位,都是為了讓數位轉型團隊有更多拓展空間。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深深了解這次疫情來勢洶洶,跟上一次完全不一樣,」餐飲龍頭王品董事長陳正輝慨嘆,所幸王品這波並未只能捱打,在去年疫情小警戒的時刻,王品旗下23個連鎖品牌,超過萬名員工,就已完成高強度壓力測試,除了前端產品研發到位,後端資訊系統也能全力應援。 

2020年,陳正輝有鑑於疫情波動,第二季斥資兩億元啟動「王品瘋美食App」砍掉重練計畫,捨棄冰藏七年、會員破百萬的舊版系統,推出新App,更深度地整合會員服務、門店資訊,甚至是支付、電商、社群、財務等多重層面。 

2020年下半年,台灣消費市場全面復甦,王品借勢發功,新款App從頭累積會員,僅僅九個月的時間,就達百萬會員,因此,在2021年5月,遭遇大疫情潮的時刻,得以運用社群、電商、外帶等功能,挺住直線崩壞的市況。若問起王品人如何成功抗疫?「老天爺保佑」是他們謙虛的說法,但背後嚴密的中長期數位轉型策略,才是實情。

步驟1〉確定指揮官,安排資源調度 

關於數位轉型,喊了許多年之後,現如今已成系統化顯學。而從資訊運用與既有業務的連結度來看,轉型常見可分為數位化、數位優化、數位轉型三階段然而各式數位轉型切點、各種發展模組,琳瑯滿目、五花八門,企業如同重新創業!麻煩的是,面對不同競爭環境,沒有兩家企業的策略地圖完全相同,很難直接複製模仿。但所有企業在轉型時刻,面對的第一個問題都是「資源調度」,如何安排人與錢

根據《遠見》2021數位轉型組織應變大調查,企業認為落實數位轉型計畫的必要元素之中,最重要的是「最高領導人親自參與」。


◆69.5%企業由「董總階層」領軍◆

調查同步發現,台灣企業數位轉型多由「董總階層」負責推動,多達69.5%的企業,由董事長、總經理、執行長、營運長領軍轉型。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協助數位轉型多年的全球企業應用軟體解決方案供應商SAP,全球副總裁、台灣總經理林偉德觀察,數位轉型是企業長期蛻變,藉由數位科技輔助,分階段、目標、進程,不斷進步和創新的過程,「轉型牽涉整體公司營運,需要高階決策者支持,從一個更全觀的視野來推動計畫,所以必須是CEO專案,而非單純IT專案。」

步驟2〉任命轉型大將,調整組織架構 

確定戰鬥指揮官之後,第二步就是任命轉型大將,「找誰來做」?組織架構如何規劃,將影響他擁有多少的權力、人馬、資金。PwC旗下策略顧問機構Strategy&,自2015年起研究「數位長」(Chief digital officer,CDO),關注的2500家大型上市公司之中,2019年已有21%企業設有數位長,台灣企業近年也跟進風潮。 


2019年底,電子產品組裝廠緯創新增數位長一職,任命集團內建廠經驗豐厚的王志宏擔綱,運用AI人工智慧等數位科技,進行更敏捷的全球營運布局推動。

2020年下半年,面板廠友達光電集團,也新增數位長一職,將原本資訊部門升格為數位部門,並由原IT負責人謝忠賢出任首任數位長。就連數位能力優異的鴻海集團,也在去年底聘任的新的數位轉型主管,由曾任Gartner大中華區資深合夥人龔培元接任,負責加速新一波數位轉型。

友達數位長謝忠賢指出,「資訊長的任務,主要與IT建構有關,但數位長的任務,需要聚焦在應用層面,要從人的角度思考,各種數位工具的應用場域,包括組織內的溝通協作環節,也包括產品或業務推進時的需求,」歷練過集團多個資訊相關崗位的他,對需求與情境,有很高的掌握能力。

步驟3〉持續溝通,落實轉型目標 

謝忠賢分享,推動數位轉型,最需要花心思的,終究是「溝通」,集團轉型有大目標,但落實到每個單位,需要凸顯這些任務對各自的小目標,能帶來哪些幫助,才能共同完成大策略。

《遠見》調查發現,數位轉型的「卡關點」,35.2%的企業認為,內部人員不熟悉數位相關事務,34.5%的企業認為,公司缺乏對數位轉型的全面性規劃,同時各有32.7%的企業,認為難處在於外聘數位人才困難、數位工具/系統的導入不容易、組織工作固化,讓新事務進程緩慢。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數位轉型三大模式:任務、人、錢◆

分析數位長協力董總執行數位轉型的模式,綜觀來看,大致可分成三種:一是以「任務」為核心,指派多個團隊分頭研究進行,例如連接器線束大廠貿聯,本次調查企業之中,以此模式轉型者最多,約占受訪企業55.8%。

Image Source:羅之盈整理

二是以「人」為核心,指派單一主管統籌轉型策略,領導專責團隊共同執行,例如資深金融品牌第一銀行,此模式約占38.7%。三是以「錢」為核心,規劃特定期間內的經費預算,例如傳產廠家新光鋼鐵,各任務單位可提案爭取執行,此模式約占4.3%。

值得注意的是,企業在啟動數位轉型的評估階段,有多達42.4%企業選擇先以「人」為核心,6.9%企業以「錢」為核心,在執行一段時間後,才轉換為以「任務」為核心,可做為企業中長期規劃的重要參考。


不過,不管是哪種形式,都需要如同數位長的高階主管協力。Strategy&分析指出,職級需要向上提升的原因,在於職級較低,或是任務單純的數位相關職務,例如,數位行銷、客戶服務等,任務型小主管已能勝任,但當需更廣度整合系統與概念推進時,缺乏跨部門溝通的權力與能力,就會如同「孤島」一般。

所以現在有愈來愈多組織,正在尋找具有策略和技術背景的數位長,那些能理解技術,並跨越孤島帶來破壞的『C級高階主管』」,Strategy&合伙人佩拉多(Pierre Péladeau)分析。

當企業數位力完備,數位長就能「被消失」 

非常值得玩味的是,研究發現,數位長的平均任期只有31個月,是所有「C級高階主管」中最短的,而且,任職時間還在縮短,原因在於「數位轉型不是數位化」,轉型在任何地方都不受歡迎,沒有人想改變,內部阻力強大。 

但也有一種任期短的「樂觀」可能,Strategy&認為,隨著轉型成為核心業務的一部分,也成為團隊成員的共同責任,當組織已將數位基因寫入,「下一步將是數位長消失。」 

2020年,台灣彷如與世界悖離的平行宇宙,當時各界擔憂,台灣會追不上國際社會蓬勃崛起的數位轉型大浪。而時序轉回現在,2021年5~7月,歷經上萬人確診、700餘人病逝,實體內需經濟瞬間打趴。這一回,台灣企業不得不覺醒,由董總帶隊數位轉型,並調整組織架構、調度資源,尋找膽大心細、最適合組織的數位長!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