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謂的浪漫其實是一種「人身侵犯」!《當男人戀愛時》的跟蹤、堵人真的是「台式浪漫」?

原文出自【院線介紹《當男人戀愛時》⁣⁣⁣⁣⁣⁣⁣】,經原著作者 ★彡魔法少女の電影紹介所⁣☆彡 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Facebook/當男人戀愛時

文/★彡魔法少女の電影紹介所⁣☆彡

「一分鐘就好,不要走,拜託。」

上映九天票房破億、且有望超越《哥吉拉大戰金剛》的《當男人戀愛時》⁣⁣⁣⁣⁣⁣,從上映至今,橫掃台灣各地戲院,平日晚間場次幾乎一票難求,為今年的台灣電影票房注入新活水。

若熟悉樂團茄子蛋的浪子宇宙三部曲,一定會在《當男人戀愛時》得到相同的感受。當然,這次主題曲〈愛情你比我想的閣較偉大〉絕對是本片一大亮點之一。此外,我想特別提及的是,本片十分用心地雇用台語指導老師,也就是影集《做工的人》所聘用的林良儒老師,製作組願意投注資源在本土語言上,我覺得非常開心,在臉書上也有看到鄭順聰老師和茄子蛋阿斌的互動,相當可愛。

《當男人戀愛時》⁣⁣⁣⁣⁣⁣的命題其實非常有趣(也很老派),就是民間常說的「前世相欠債」。前世互欠,這輩子才會成為夫妻、互相拖磨(thua-buâ)、用愛來還債。只是電影改成今世債今世還,因一場債務糾紛而開始的戀愛,籠罩著互相虧欠的陰霾,最後用各自的方式,償還了愛情中的缺憾,成為一部送面紙也非常合理的電影。(真的有送面紙啦)

我欣賞片中演員的表現,也看見邱澤日漸強大的演技,早已大於帥氣的外表所得到的讚賞。許瑋甯毫無掩飾的雀斑,是賦予浩婷「真實」的象徵之一,但更多的是,演繹一位身處高壓環境、被疲倦纏身的堅毅女性,逐漸展現笑容的過程,都讓浩婷的存在更加真實。此外,蔡振南和藍葦華的點綴也為電影增色不少,加深了親情的層次,非常喜歡。

好的,以上,好話說完了。那是我4月12日打的文字。而4月13日我看到「強吻女主角」的新聞,非常難受。⁣

1. 這是人身侵犯。

2. 許瑋甯是演員,這種行為除了代表不信任他的演技,同時也在糟蹋他的專業

3. 當事人不反應不代表這件事沒有問題。⁣上一個說出自己性騷擾經歷的女星,叫鄭家純,說出來之後還是會被踏伐。⁣說了,被攻擊。不說,誰叫你不說。這就是社會的醜態

4. 我無意因這起事件抹滅整個劇組的用心,但我認為必須讓大眾知道這件事的存在。⁣


(以下內容是之前答應魔粉要討論的議題,內文有雷請斟酌觀看。)





1. 都2021年了,堵人真的不浪漫

上述我提到了《當男人戀愛時》⁣⁣⁣⁣⁣⁣的命題其實有點老派,老派不是錯,他只是複製了傳統的、異性戀的追求腳本。男追女必須鍥而不捨,拚命追、拚命堵,如果再配上一首〈等你下課〉就更浪漫不過了。

但幽微的地方在於,浩婷一開始是恐懼的,恐嚇和暴力一夕之間蜂擁而至,但這份恐懼卻被感動消滅了,於是他愛上了阿成。當然,劇本中的阿成是善良的,觀眾是上帝視角一定知道,但浩婷可是要九彎十八拐才會發現「啊,這個小混混原來內心善良」,而這段漫長的發現過程,就包含在鍥而不捨的求愛的裡面。

被跟蹤、被人堵,現實中真的超可怕的吧?還是說,面對電影,說出「因為是邱澤所以沒關係」會比較好?

有滿多人會替別人擔心「你這樣不就什麼電影都不能看了嗎?」,真的不用操煩,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電影供我挑選,沒有少一部就會死的困擾。每段愛情的起源總是有千千萬萬種可能,他們之間的愛也是真誠深刻、甜蜜刺骨,但就是,都2021年了,堵人真的不浪漫。⁣

Image Source:Facebook/當男人戀愛時

2.⁣ 「台式浪漫」到底是什麼?

我覺得應該有成千上萬個影評使用「台式浪漫」這個詞彙,但到底是什麼意思?之前應該有不少人聽過魔編的吐槽,所謂被形塑出來的「台式浪漫」就是草根、底層(最好是不務正業的混混)外加陽剛氣質的愛情腳本。

最近邱澤又成了帥氣台客的代表,嗯?我對台客一詞一直有很大的疑惑,為什麼是「客」?如果我是在地人為什麼是客?主客相對,照理說對外來者才用「客」,所以在台灣,誰是主?誰是客?至今還把所謂的草根文化放在「客」的位置,真的是真心認同這是在地文化嗎?(這不僅是電影的問題,我沒有單純針對本片,至少阿成是可愛的)

Image Source:Facebook/當男人戀愛時

語言的使用更不用說了,從《廉政英雄》、《我們與惡的距離》、《逃出立法院》、《未來媽媽》全都一樣,生活比較落魄的、講話比較沒水準的、作惡多端的,全都講台語,為什麼?「小姐與流氓」的故事當然沒有問題,而是語言使用的問題,韓版全都講韓語就不會有這個問題,真的不得不說影視圈用台語來塑造角色真的太便宜行事了。(大家怎麼不敢拍張安樂這種標準國語的幫派份子?嗯?)

Image Source:Facebook/當男人戀愛時

台語所代表的形象並非自然演變,而是在1970年代中國國民黨針對廣播、電視的語言限制所造成,台語、客語節目被要求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國語劇的黃金時段亦不能使用台語、客語,除了下列三種角色可被通融:

1. 罵髒話時

2. 說話者是反派時⁣

3. 窮苦人、倒霉人

感覺和現在的形象差不多呢。魔編並非吹毛求疵,而是在台灣社會追求各項平權之時,也必須將「語言」納入其中才是。(再次聲明,不只是針對本片)⁣


結論

身為觀眾,我期待未來的角色刻畫不再使用語言區分,而是在號稱多元文化共融的島嶼上,真的能看見多元的創作。⁣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