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力也是殺傷力:波特王質疑寵物溝通師看台灣社群話語權的「雙面刃」

原文出自【擁有百萬粉絲也有百萬把刀!話語權:影響力也等於殺傷力】,經原作者 禽獸姐的萬應室 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翻攝自 Facebook/波特王 Potter King

文/禽獸姐的萬應室

我對於「話語權」非常有感。不是因為我擁有百萬粉絲,說話充滿影響力;事實上我只是個小人物,但十多年來在媒體圈打轉下,發現有不少受歡迎的名人、網紅、作家等,有時候忽視了自己的「話語權」具有的殺傷力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名氣與話語權

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這句話不會有人反對;但每個人的言論所產生的影響力卻大不同。我直接舉個簡單例子,像我這樣的庶井小民,臉書了不起擁有幾百個好友,演算法再扣掉一大堆跟你失去連結的人,我的發言就像是發發牢騷,只會有幾個親友看到。不過對於一位擁有百萬粉絲的網紅來說,每當一發言,都像是站在一個巨大的麥克風前說話,如果再透過像影片這樣有利社群平台的素材加強擴散,簡直像發出一顆強而有力的核武彈,閱聽者、受影響的人將不計其數。

名人的名氣確實是雙面刃,他之所以有名,當然是做了許多受人讚賞的事,才會累積這麼不同凡響的人氣,這一點無庸置疑。當然他們也背負了更多被檢視的壓力,這一點還是無庸置疑。大家都會說,有多少人喜歡,就有人討厭,名人很辛苦;卻忘了去看見,有多少人關注,也代表擁有多強大的武器

當這位名人選擇對某個人、事、物或議題發動號召,用在好的地方,會引起大家關注;但當這位名人選擇批判或是攻擊某個人、事、物或議題,等同像是帶動群體霸凌。不是不能批評,而是帶著誤解的批評非常危險。

▲ 動物溝通一直是爭議話題。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動物溝通師是騙人的?

鋪陳這麼多,我就直接說了,前幾天波特王在臉書拍影片質疑「動物溝通師」,大致是說動物溝通師就是騙人的,因為如果這是真的,早就被國家當成專業顧問或列為獸醫必修科,他後續的發文或留言,也持續表達對動物溝通師的反對及懷疑。而他的影片和PO文,也都引來很多人跟著罵動物溝通師,或是嘲笑相信動物溝通的人

Image Source:翻攝自 Facebook/波特王 Potter King 

聲明在先,我舉的例子只是剛好最近看到,並不是我要鞭波特王,更不是討厭他,相反的我超級喜歡看他的影片,撩妹語錄我也受益良多,我只是想分享自己看到的問題以及觀點,而他剛好很適合拿來作為例子。事實上忽略話語權威力的名人,完全不只是他一個,他也絕對不是最過份的那一個。

因為他至少沒有指名道姓攻擊特定的人物,而且從他的言論,還是能感受到他的初衷對動物是有愛的,也是不忍心有人受騙,他還說對了一個關鍵重點,「就算不找動物溝通師,人們還是擁有愛動物的能力。」這一點我非常非常認同。當然我也看出他確實有無知的地方,我指的「無知」不是說他笨,更不是說他錯,「無知」是一個中性詞,就是他確實有不夠瞭解、不夠清楚的地方,也因此說話太過自滿,面對他不了解甚至誤解的部份,做了力道過度的批判

這樣的批判,引發了他的眾多追隨者也群起攻擊「動物溝通」和「動物溝通師」的存在,當然波特王不能替所有網友的言論負責,每個網友都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但不能否認他這樣的號召與起頭,對動物溝通這領域帶來的傷害確實大過於善意,也有很大的誤解和詆毀

我當時留言提到,「任何職業都不能一竿子打翻整條船,就像人有好有壞一樣,有騙人的溝通師,不代表沒有誠實的溝通師。」有一百多個路過的網友按讚表示認同,但更多不認同的人也跑來回我留言,有的訕笑,有的說我不懂「溝通」的定義,還有人問我「你是韓粉或正義魔人嗎?」

網路筆戰與「貼標籤」

這現象很有趣,讓我想到最近看的一本書《斜槓思考》,作者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在某個篇章提到,有些酸民的筆戰模式,就是替你「貼標籤」作為攻擊武器。這位作者自己也常收到一些批評,但他說,大概有90%的陌生人在批評時,都會假設自己知道「你一定是這樣想」,但那些這些主張「沒有一個是真的」

Image Source:Pexels(示意圖)

他說,「評論你的人會誤解你內心的想法,同時卻又言之鑿鑿地一口咬定自己並沒有做出這樣的行為。」還說,「如果你在網路上花超過5分鐘,就會注意到,大眾會替他人貼上各式各樣的標籤,像是辯護者、種族主義者,還有其他帶有『邪惡』意思的詞彙,而這麼做經常會是輸家思維的一種。」

有點離題了,大概是被貼上「韓粉」這標籤讓我激動,其實「韓粉」嚴格來說不是貶義詞,而是中性詞;但因為我真・的・不・是・韓・粉,所以看到這樣的指稱,就會產生荒謬感,也印證了更多人才真正不解「溝通」的定義。這些人,在對我這個人一無所知的狀況下,只是為了想攻擊我、反對我,就在我身上隨便貼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標籤。

▲ 不用找動物溝通師,人們也有愛動物的能力。這一點波特王沒說錯。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不夠了解的領域或許該更謙虛

拉回「話語權」的議題,其實波特王對於動物溝通很多詮釋是有誤解的。他對於不理解的領域,作出了自以為的控訴,影片後面也用了幾個橋段去訕笑「溝通師」,說是「沒有要鞭」溝通師,其實已經營造了一個獵巫溝通師、鞭打溝通師的氛圍,粉絲們也近8成都是在跟著罵或笑

我想,這也已經偏離了「溝通」的本質。所謂的溝通,應該是我分享我的觀點,但也騰出一個空間,讓你分享你的觀點。而波特王雖然提出「挑戰」,開放動物溝通師報名為自己平反,但他的挑戰以及後續留言提出的條件,都仍存有很大的問題。貌似開出寬容的條件,實際上是更往死裡打。但到底是什麼問題?可能要另開一篇再講,這裡真的一次講不完,如果之後有感覺也有力氣再講。

其實不只是名人,任何人面對自己「不夠了解的領域」,如果可以更溫柔,再謙虛一點點,開放另一個聲音加入交換觀點,或許比直接去貼標籤、去否定、去攻擊來得好。以這次例子來說,我不能否認坊間確實有招搖撞騙的動物溝通師,值得批評;但當波特王的貼文已經充滿八成以上批判動物溝通師的想法和留言,當然不可能吸引真正良善的動物溝通師去解釋。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因為那裡已經是一個充滿攻擊性的環境,人都會想保護自己,也會分辨什麼是能夠放心交換想法的環境,那裡自然不是。那些幫助過無數毛小孩和家人的動物溝通師,寧可把時間花在去幫助更多人,也不會想花力氣與一群帶著偏見的人爭論。

網紅粉絲的從眾現象

另一方面,不能否認有些人或許本來對動物溝通不了解,卻可能因為喜歡波特王的前提下,跟隨了他的想法,進而說出對動物溝通師傷害的言論。不能否認,可能會有動物溝通師因此受到批評、攻擊與傷害。

很多人按讚,不一定就是對的;很多人說錯的事情,也不一定就是錯的。這不管在哪個時代都一樣

古代也有很多人說同性戀是變態與精神病,若當時有臉書,相關言論底下大概也是上千個讚,也有「名醫」帶頭指控同性戀是一種精神病,還設立專門的精神病院,每天餵「病患」吃營養穀片,宣稱能治療手淫和同性戀,是的沒錯,就是發明家樂氏營養穀片的創辦人。他很成功,但依然不代表他就是對的。同性戀或自慰,就這樣在當時不斷被獵巫,被貼上標籤往死裡打,無以計數的人因為他,悲慘過一生。

名人帶動的輿論,往往是雙面刃,要嘛天堂,要嘛地獄。當決心善用話語權,將標靶指向誰,誰就因此被抬上天堂或推落地獄,那力道可能會超乎想像。你以為你推落的是惡魔,但在岸上的你,或許也在不自覺下成了惡魔的推手。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溝通與霸凌一線之隔

酸民不會記得,有多少人毀在酸民手裡。繼續以自以為是的觀點來批判他人,看見黑影就開槍。還記得最常見的「博愛座」網戰嗎?曾有一位看似年輕健康的女子坐在博愛座,被拍照PO上網公審,事實上她當時被診斷罹患癌症,根本沒有力氣站起來甚至思考讓座的問題,在飽受各界酸民炮轟下,也失去了求生意志,最後自殺。

至於有網友說我不懂「溝通」的定義,或許我真的不懂吧,但至少先來談談我認為的「溝通」吧。「騰出一個空間」是我一位好友跟我分享的道理,我認為也是溝通的核心關鍵。

我們常常犯一個以為自己有在溝通的毛病,其實都是下列態度:「我有在溝通啊!我不就是在說我的想法嗎?我不就是在表達嗎?我有說錯嗎?你有什麼不爽?如果我說錯了,你可以講嘛!否則你證明給我看呀!」

這樣的態度,並沒有為對方騰出一個空間,與其說是溝通,比較像是霸凌,單方面的表述、質疑、甚至定罪他人。人真的很難不「先入為主」,這要不斷練習,就算心中有再多的不滿或偏見,當我們試圖和一個人溝通之前,或許可以練習在心中「努力騰出一塊空間」。這塊空間什麼都沒有,就是單純為彼此而保留,像是橋樑,如此才能容納不同的觀點交流。

再次的感謝波特王讓我有機會舉例,這個世界小蝦米總是鬥不過大鯨魚,我也沒有想鬥,只是要分享自己的想法。

以上種種言論,也是自我反省,自我警惕。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