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又宗/馬來西亞女大生性侵案反思—「性專區」真的能夠降低性侵案嗎?

李又宗

20201109

3117 Views

Cover Image Source:Pakutaso(示意圖)

文/李又宗

馬來西亞女大生性侵案震驚全台,包括總統、市長、警察局長都出面道歉,也因為本案受矚目之重,網路上又有開放「性專區」的聲音出現,畢竟台灣通過《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正草案第91之1條(也就是性交易專區合法化的生成條款),基本上明定在性專區內娼嫖皆不罰,但專區外娼嫖皆罰。但是修法至今,尚無任何縣市政府規畫性專區,也成了長久以來「形式合法、實質非法」的矛盾現象

Image Source:Pakutaso(示意圖)

支持者理論很簡單,只要性侵預謀者性慾能在專區內被滿足,那麼就會消滅了犯案的直接理由,這樣一來,性侵比例就會大幅下降,這也是大眾最能接受的原因。不過我查了一下相關資料,發現事實卻與我原來的設想大相徑庭,數據顯示,性專區成立或是性交易合法化,反而會讓相關的犯罪率提升,而且衍生更多問題,這也難怪台灣各級政府冒著被砲轟的風險,也遲遲不願意設立性專區。

美國「娼妓研究及教育中心」 (Prostitution Research & Education)就曾列出11頁的報告,指出娼妓合法化的謊言與真相,其中就明確指出,性交易合法化,會增加兒童賣淫,因為人口販子會將兒童販賣到性專區附近,畢竟嫖客通常在那裡出沒,而人口販子賺起錢來,才不管你是合法還是非法。荷蘭支持性交易合法化的一個論點就是可以停止兒童賣淫。然而,在90年代期間,荷蘭的兒童賣淫數目卻急劇上升。一間阿姆斯特丹兒童權利機構估計,兒童賣淫數量在1996年是4000個,到了2001年則飆升到15000個,總共增加了三倍多。

▲ 荷蘭阿姆斯特丹紅燈區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無獨有偶,澳洲的維多利亞州實行性交易合法化,比起其他未合法化的地區,維多利亞周的兒童賣淫數目明顯成長,至今為止,維多利亞州的兒童賣淫數目居全澳洲之冠,而ECPAT(國際終止童妓組織,End Child Prostitution and Trafficking)對澳州兒童賣淫進行研究,發現「組織化」及「企業化」的兒童性剝削活動大幅增加。

德國性交易合法化後,每天約有120萬男性接觸性工作者,整個性產業產值約在140億歐元,產值驚人;在合法化之下,服務聯會則為娼妓提供會員身份,可以享有衛生保健、法扶協助、一年30天有薪假、五天工作、聖誕節及假期獎金。然而,在全國有四十萬娼妓(估計)的情況下,只有一百個人加入聯會,比率是0.00025%。這個現象同樣在荷蘭發生,也顯示了性交易合法化不但沒有去污名化,情況還更糟,因為性工作者在「合法化」後被迫要暴露身份

▲ 德國杜伊斯堡紅燈區

Image Source:iStock(示意圖)

這篇報告也指出,賣淫與強姦數字增加有關,美國的內華達州是全美性交易生意最好的地方,一年產值高達2000億台幣,但來自數據顯示,性交易合法化助長所謂的「娼妓文化」,並損害所有的婦女及兒童,也造成更多的性騷擾案件。換言之,性交易合法化沒有降低強姦數目,在內華達州的婦女遭受強姦的比率是紐約的兩倍,比美國平均數字高出四分之一;比起紐約市,生活在拉斯維加斯市的婦女,有三倍遭受強姦的風險,而上述提到的澳洲性交易合法的維多利亞州,家暴和兒童娼妓數也均為全國各州之冠。

Image Source:Pakutaso(示意圖)

從近年來的數據顯示,性專區對於犯罪率來說,完全沒有達到其預期的效果,反而還衍生更多相關的社會問題,像是合法包庇非法、人口販運、性侵及性騷擾率提升,除了皮條客跟仲介賺得盆滿缽滿,政府從性專區中獲得的稅收,反倒需花費數倍的社會成本(警力和行政開支)來維安,有百害卻無一益,也難怪台灣各地方政府僅持漠視及默認,而不去對性專區積極作為了。


參考資料:

1)  風傳媒 性產業合法化》女孩都為了什麼選擇當妓女?德國現狀揭「合法化是為妓女好」最大謊言

2)  香港性文化學會「娼妓合法化」不是答案——澳洲維多利亞州的經驗

3)  香港性文化學會 娼妓合法化的謊言與事實

4)  S.M. Berg “Frequently-Asked-Questions” on Genderberg

5) Melissa Farley “Legalization Fact Sheet” from Nevada Coalition Against Sex Trafficking

6) 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 “Female Juvenile Prostitution: Problem and Response” © 1992

7) Janice G. Raymond “Ten Reasons for Not Legalizing Prostitution And a Legal Response to the Demand for Prostitution” in Prostitution, Trafficking, and Traumatic Stress (M Farley(ed) 2003)

8) Sexual Violence Policy Monitoring Sub-group of the Women’s National Commission – U.K. February 2008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