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就像演二流的演藝事業!當人們都在「消費政治」 愛演的政客不是只有川普一個

大數聚

20201104

3251 Views

本文節錄自【當政客都在說故事:破解政治敘事如何收攏民心、騙取選票!】一書,作者菲利普‧塞吉安特 ,由商業周刊出版社提供,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翻攝自 YT/ NBC News

文/菲利普‧塞吉安特

英格拉漢指,媒體環境的變化,影響了人們消費政治新聞的方式。

我們可以借用一九七○年西德尼·盧梅特(Sidney Lumet)的電影名稱,將此現象稱之為「《電視台風雲》效應」(Network effect)。這是有線電視滾動式新聞報導帶來的結果,從事實報導到評論的轉變,導致新聞焦點從政策轉向名人。

Image Source:pxhere

盧梅特電影的前提是,當新聞節目開始與娛樂節目在播放時段相互競爭時,二者的內容就會開始混合。任何追逐收視率的廣播環境,都會尋求衝突性和聳動煽情的內容,被迫妥協製造戲劇效果,對我們看待政治本身產生巨大的影響。然後,再加上近期社群媒體文化蓬勃發展,不斷更新的貼文訊息,造就了現在的政治娛樂化現象。


政治就像演藝事業

英格拉漢撰寫的是二○一七年的政治,但是從許多方面來看,至今仍是如此。政治與娛樂之間、政治人物與演藝人員之間的共生關係,絕不是最近才發展的。畢竟早在一九六六年,準備競選加州州長的前好萊塢明星隆納·雷根(Ronald Reagan)就曾說過一句名言:「政治就像演藝事業。」正如好萊塢電影製片人羅伯特·艾文斯(Robert Evans)所說,「只不過是二流的演藝事業。」

▲ 隆納·雷根(左一)

Image Source:wikimedia

因此,二十和二十一世紀的政治史上,充斥著滿懷文學創作或演藝抱負、將受挫的創作理想轉向政治事業的領導者,也不足為奇。出於某種原因,這種趨勢在極權主義領導人中尤其明顯。作者兼新聞記者丹尼爾·卡爾德(Daniel Kalder)寫了一整本書,分析二十世紀獨裁者撰寫的文學作品,評論家威爾·塞爾夫(Will Self)俏皮地將此書命名為「獨裁者文學」(dic lit)。


獨裁者文學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 包括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在二十六歲時寫的情色小說《紅衣主教的情婦》(The Cardinal’s Mistress),當時他在社會主義色彩濃厚的《人民報》(Il Popolo)擔任助理編輯。再來則是法蘭西斯·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的《種族精神》(Raza),針對西班牙內戰改編的一部虛構作品,後來在一九四二年被正式拍成政治宣傳影片。

Image Source:wikipedia

此外,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也是四部小說的作者,其中包括他最後的作品《惡魔,滾開》(Begone, Demons),據說是在美軍入侵伊拉克的前一天所完成的。這股趨勢還延續至當今的專制獨裁領導人,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艾爾多安(Recep TayyipErdoğan)早在一九七○年代就曾自己創作、並自導自演一部名為《邪惡價值》(Maskomya)的戲劇。


從表面上看,這些全是虛構作品,也相當於直白的政治寓言。例如,艾爾多安的《邪惡價值》有一個情節,詳細描述了共濟會、共產主義者和猶太人對全球社會的惡性影響,而薩達姆的《惡魔,滾開》則涉及基督教猶太復國主義的陰謀論,只有當英勇的阿拉伯軍隊入侵敵人領土、並摧毀兩座高塔時,陰謀才會停止。正如我所說的,象徵意義十分明顯。


想當小說家的總統

當然,這類文學野心並不僅限於獨裁者,美國過去三位民主黨總統當中,就有兩位從白宮卸任後嘗試小說創作。首先是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於二○○三年推出的《馬蜂窩》(The Hornet’s Nest),這是一部以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為背景的小說。十五年後,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加入總統小說創作的行列,與暢銷書作家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合著一部驚悚小說,名為《失蹤的總統》(The President Is Missing),書中描繪一個狡猾的網路犯罪分子威脅現代文明,以及一位虛構總統的英勇行為,他必須協調各種巧妙的對策來阻止這些威脅。

Image Source:wikipedia

在這兩個例子中,一如獨裁者文學一樣,這些小說也明顯像是政治專題研究。評論家們一致認爲《馬蜂窩》雖然立意良好,但與其說是一部扣人心絃的敘事劇,不如說是對美國政治史的從容探索。柯林頓的這部小說,創造出一位虛構總統近乎神話般的形象,這與現任總統拙劣、反覆無常的行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與美國領導人相比,英國首相的文學想像力就少了許多。截至二○一九年,得回溯到十九世紀中葉的英國保守黨政治家班傑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才出現一位寫小說的首相。迪斯雷利創作了十幾部小說、一首史詩、以及一部以無韻詩體寫成的悲劇。他早期的作品屬於「銀叉」(silver fork)文類,就是專門描繪上流階層社會風氣的小說。隨著文學生涯的發展,他的作品變得明顯帶有政治色彩,致力於描繪工人階級的生活狀況、以及特權階級和弱勢群體之間懸殊的社會差距等問題。

▲ 十九世紀中葉的英國保守黨政治家班傑明·迪斯雷利

Image Source:wikipedia

自迪斯雷利以來的一百七十多年,首相級的小說創作經歷一段乾旱期。直到二○一九年七月出任首相的鮑里斯·強森才終於解除旱象。強森於二○○四年創作了一部驚悚喜劇《七十二個處女》(Seventy-Two Virgins),講述一個恐怖分子的陰謀,這個陰謀卻被一個足智多謀、熱愛單車的保守黨議員驚險地避免了。

Image Source:wikipedia

強森在工作忙碌之餘,仍然努力保持文學創作,跟隨著父親史坦利(Stanley Johnson)的腳步,史坦利在一九八○年初曾是歐洲議會議員,既是政治家,也是多產的小說家。當然,老強森從未被視為具有未來首相的資格,但是他一部小說值得在此一提,小說內容主題牽涉歐洲政治現狀,直到最近才引起英語文學作家約略的興趣。在英國脫歐前的時代,一些小說中描繪的歐盟,都是腐敗、堅如磐石的超級大國。老強森一九八七年的小說《特派員》(The Commissioner)正是如此,講述一位勇敢的英國政治家,他必須面對遍布歐盟各大機構邪惡腐敗的故事。這是整個歐陸政治論述中,無比熟悉的情節範本。


除小說作家之外, 還有不少演員出身的政治人物。當然,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隆納·雷根。另外還有菲律賓前總統約瑟夫·艾拉普·艾斯特拉達(Joseph Erap Estrada),他曾拍過一百多部電影。還有波蘭政壇的幕後操縱者列赫·卡臣斯基(Lech Kaczyński),他與其雙胞胎兄弟(也是波蘭前總統)雅洛斯瓦夫(Jarosław),他們倆在一九六○年代成為童星(演出兩個可愛的雙胞胎頑童打算偷月亮的情節)。當然還有沃洛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他曾在烏克蘭《人民公僕》(Servant of the People)電視喜劇中,飾演教師出身卻意外變成總統的角色。澤倫斯基在劇中扮演一位大聲疾呼反貪腐的非典型總統,變成實際的公開呼籲,最終成為真正的烏克蘭總統。


最受矚目的「藝人政治家」川普

當然,近年來最受矚目藝人政治家就是唐納·川普。自從政以來,川普與娛樂圈的關係已經惡化。雖然,好萊塢和他可能在文化大戰中彼此對立,就像所有可敬的對手一樣,他們之間的共同點,遠比彼此願意承認的要多得多。川普不僅被稱為是第一位真人秀電視總統,也曾參與演出電影《小鬼當家》(Home Alone),以及一系列電視連續劇,包括《新鮮王子妙事多》(Fresh Prince of Bel-Air)、《城市大贏家》(Spin City)、《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和《美國極速誌》(Top Gear USA),以及在一九八九年一部愛情喜劇中的角色而獲得金酸莓獎,該作品講述一個鬼魂試圖穿透星界,以便再次與妻子交合。他還有個令人尷尬的榮譽,是迄今唯一曾在隱晦的色情電影中客串演出的總統。

Image Source:IMDb

川普並不是他的行政團隊中,唯一能夠吹噓古怪電影作品的成員。他的第一任白宮首席策略家和競選活動策畫者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娛樂界也有同樣特殊的背景。進入政壇前,班農曾在好萊塢待過一段時間,在一家專為電影拍攝計畫籌資的投資公司工作。

在此期間,他試圖執行一些奇怪的計畫,包括對莎士比亞的《血海殲仇記》(Titus Andronicus)進行色情、未來主義改編,納入以星際旅行和「外太空性愛」為特色的情節;以及饒舌版的《科利奧蘭納斯(Coriolanus),場景設定在一九九二年洛杉磯暴動期間的美國中南部。很不幸,這兩項拍攝計畫都沒有實現,因此,千禧年過後,班農從虛構的電影轉向紀錄片的製作。早在二○一一年《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問到對他影響深遠的電影時,他列舉了各種的導演組合,包括創政治宣傳電影先河的猶太裔蘇聯導演謝爾蓋·愛森斯坦(Sergei Eisenstein)、號稱美國影壇的頭號憤青、拍攝知名紀錄片《華氏九一一》(Fahrenheit 9/11)的麥可·摩爾(Michael Moore)和希特勒的知己、納粹宣傳家蘭妮·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


沒想到,不知不覺又繞回到獨裁者文學類型。丹尼爾·卡爾德在撰寫這篇文章時指出,在二十世紀,許多惡名昭彰獨裁者的成長歲月裡,寫作成了個人野心的想像力試煉:他們可以藉此「將意識形態的幻想寫在紙上演練,期待有朝一日全民將任由他們擺佈」。從這個角度來看,政治與娛樂之間的關係並非偶然。政治可以視為一種說故事的形式,比起一般的小說或電影,素材更廣泛、內容更豐富。當然,最終能夠對世界局勢造成更深遠和直接的影響。


《當政客都在說故事:破解政治敘事如何收攏民心、騙取選票!》

在各大書店和網站都可購買

- 博客來 https://bit.ly/378Yu92

- 金石堂 https://bit.ly/3k6AGGn

- 誠品書店 https://bit.ly/3457Alq

- momo購物網 https://bit.ly/3nUL0Ui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