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iPhone堅持要有靜音鍵?手機小側鍵的存在並非只是「使用習慣」這麼簡單

大數聚

20201014

14536 Views

原文出自【智能手機最有存在感的部分,其實在側邊】,經 ifanr愛范兒 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Apple官網

文/木斯

Image Source:Unsplash

實體按鍵的種類很多,像是旋鈕、Home、鍵盤等,雖然品類不同,但其實也在不斷強調一個重點,即「實體設計」符合直覺的先天優勢,及它們在操作上帶來的安定感,是語音、觸控等交互都很難比擬的。

當然,淘汰實體鍵的論調也存在已久,我們也總設想著在大大小小的螢幕內融入所有的操作流程,但很多按鍵之所以能存活下來,並非只是我們還抱有「使用習慣」那麼簡單,系統的演變,操作的維度,其實也在賦予這些按鍵新的價值。

這次我們來聊聊手機的側鍵。


快門、滾輪、開關⋯當年的手機側鍵有多豐富?

現代智能手機的側鍵已經基本定型了,無外乎就是音量增減鍵、鎖屏鍵這兩種。但如果向前追溯,手機側邊的按鍵數量和功能其實更豐富,而且擺放位置也並不僅限於左右兩側。

▲ 以前在手機側邊,往往能看到很多不同功能的按鍵。圖片為諾基亞(Nokia)N95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主要原因顯然是手機整體的尺寸大小。在以前的功能機和小屏機時代,我們的手指可以很輕鬆地摸到機身頂部,所以廠商也習慣將電源鍵放在這個位置。

之後,手機螢幕尺寸不斷增大,以前一隻手能操作的手機,現在都得用上雙手,再把經常使用的按鍵放在頂部顯然是反人類的設計,所以側鍵也逐漸向機身兩側轉移。


不過在這個演變過程中,也有一些有趣的側鍵設計逐漸被時代拋棄比如很多人都熟悉的獨立拍照鍵。

▲ 獨立快門鍵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這顆按鍵基本是伴隨拍照手機風潮一併出現的,目的就是讓用戶能更高效地去抓拍,而且很多機型都支持半按對焦,長按拍照等「二段按鍵」設計,這點也和傳統相機一致。

▲ Sony Ericsson W960 的側邊滾輪,主要用於界面導航。

Image Source:翻攝自 YT/Arstayl

另一個要說的是導航滾輪。

在黑莓(BlackBerry Mobile) 7230、8700,以及索愛(Sony Ericsson) W950i、W960 或是 P910c 等手機上,你都可以在機身側邊看到一顆用於界面導航的滾輪,還支持向內的按壓。

設計滾輪的原因在於,當時這些全鍵盤手機都沒有方向鍵,加上尺寸太小,電阻屏也不便於點按和滑動,而滾輪則完美解決了上下移動和確定的問題,堪稱是那個時代的商務機神器。

▲ Marshall London 的音量調節使用滾輪實現的。

Image Source:翻攝自 YT/Rozetked

在之後 Marshall 推出的音樂手機上,滾輪則被用於音量調節,也算是智能機時代的另類選擇。


靜音鍵也曾一度是商務手機的標配,包括黑莓、諾基亞的全鍵盤在內,都會在頂部或側邊,設計一顆獨立的靜音鍵,方便用戶在手機響鈴時迅速切換到無聲狀態。

▲ 一加手機的三段式開關。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如今,能堅持將靜音鍵留下來並做成獨立開關的,似乎就只剩下 iPhone 和一加手機(OnePlus)了。


功能單一,側鍵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側鍵數量的不斷減少,和手機追求無開孔設計形態有關。

不管是當年魅族(MEIZU)、vivo 嘗試做的無開孔概念機,還是像 Mate30、NEX3 等瀑布屏手機上的壓感鍵,都是在想辦法擺脫按鍵結構。

與此同時,現代手機的一體化程度也越來越高,就連四周的實體按鍵也開始在材質和配色上,有意識地與機身進行融合,而像Google Pixel 3、4 這類有意將電源鍵做成其它顏色的手機,也不過是把它當作裝飾點綴。


這種設計導向的思維也曾走向過一個極端,誕生出非常另類的形態,比如當年錘子(Smartisan)的 Smartisan T1 手機。

▲ 錘子 T1 的很多結構,只是為了滿足對稱美,所以才會出現獨立亮度調節鍵這樣的另類設計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當時為了讓手機獲得一個左右平衡的觀感,T1 專門在手機側邊設計了一個獨立的亮度調節鍵,正好和另一邊的音量鍵保持對稱。這個設計顯然是存在爭議的,畢竟亮度調節並不是一個需要經常操作的功能,為它專門開一個按鍵孔位,實在是有些「奢侈」。

▲ 三星的 Bixby 語音鍵,就因使用頻次太低而被用戶質疑其存在價值。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三星的Bixby 鍵則是側鍵的另一種失敗的例子,這顆自Galaxy S8 起就引入的獨立語音鍵,專門放在了靠近音量鍵的位置,起初是希望讓用戶快速喚醒、直達Bixby 語音服務。

但這顆側鍵最終也引發了用戶的不滿,主要原因還是 Bixby 本身的表現不太理想,以至於這顆按鍵被閒置的概率很高,並愈發凸顯出沒有存在的必要。


之前,很多用戶希望三星能開放 Bixby 鍵的自定義功能,讓它能夠變成拍照的快門鍵,或是截圖鍵等,為其它功能所用,但三星並未給出這樣的選擇。

到現在,你在 Note10、S20 和 Note20 等近兩年的三星旗艦機上,已經看不到獨立 Bixby 鍵的身影了。對三星來說,去掉這個多餘的設計,大概是一個比讓它變相留下來更好的選擇。

▲ 諾基亞 5310 側邊的播放器控制鍵,曾一度是很多音樂手機的標配。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事實上,很多存在於功能機時代的側鍵,會在智能機中被淘汰,大多都是出自對機身內部空間的考慮,但更重要的是,觸摸屏也帶來了另一種簡單、直接和高效的替代方案。

手勢操作的便利性自然不用多說,隨著手機系統的成熟,現在我們靠下拉控制中心、負一屏(又稱智慧管理)等界面,也能快速和關閉開啟某項功能,專門去設計一顆物理按鍵的理由已經不再充分了,會用它的人無非是那些重度用戶,或者純粹的極客。

就算是經常會用到的拍照、音樂控制等,大部分系統都默認將它們放在了鎖屏界面上,操作效率並不會比按一顆物理按鍵要差。


側鍵走向「一鍵多用」的時代

一個好設計不僅僅是我們所能看到的部分,雖然快門、滾輪等側鍵消失了,但是像音量鍵、電源鍵卻能夠繼續留下來,並沒有被觸控、壓感設計等取代。

這顯然和我們平時超高的使用頻次有關。


統計機構 AppOptix 曾做過一次數據統計,它們發現,Android 手機用戶平均每天要解鎖手機 65 次,若是去掉 8 小時的睡眠時間,意味著我們平均每 15 分鐘就要點亮一次螢幕。

而這個操作,基本都得靠電源鍵來完成。

▲ 實體側鍵的一個不起眼的價值:這一兩個凸起也是我們辨識手機上下方向的存在。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音量鍵也是如此,在平日里的影音娛樂、通話等場景中,受到身邊不同環境的影響,我們總需要手動來調節音量大小。可以說,這些使用場景都賦予了它們留在手機側邊的權力。


不過,拋開它們的使用頻次不談,音量鍵和電源鍵其實也在隨技術革新,改變了自己原有的功能性。尤其到了現在,這兩個按鍵的功能早已不是命名所指代的那麼簡單,而是逐漸走向「一鍵多用」的設計。

我記得在幾年前,小米手機 1 上就有一顆「米鍵」,定位就是手機上的「多功能鍵」。它能讓用戶在設置裡自定義短按的操作,而長按則是調用相機拍照,這其實就是讓側鍵承載起多個複合的功能。


這種「一帶多」的設計,也逐漸運用在了鎖屏鍵和音量鍵上。所以現在的音量鍵除了用來調節聲音外,在拍照時還可以充當快門,或是和電源鍵一起進行截圖。

而在開關機的概念被淡化後,原本手機上的電源鍵,現在也更多被用於「上鎖、解鎖」的操作,同時也能根據長按、短按或是雙擊來指向不同的操作。

▲ 智能手機走向全面屏後,音量鍵和電源鍵也集成了更多的複合操作。

Image Source:The Mac Observer


iPhone 的鎖屏鍵就是很好的例子,自從iPhone X 邁向全面屏設計後,原本長按Home 鍵呼出Siri、雙擊Home 呼出ApplePay 的功能,就都改成靠電源鍵來實現,以至於開關機操作還需要配合音量鍵才能實現。

也是從這時候起,iPhone 的電源鍵變得比之前更大了,長度幾乎是原來的兩倍,就是為了讓用戶更方便地使用移動支付、語音助手等服務。

▲ Android 11 將智能家居的控制界面整合到電源鍵菜單中

Image Source:ifanr愛范兒

在最新版的 Android 11 中,Google 也將智能家居設備的控制面板,整合到電源鍵的「長按操作」中,目的也是讓電源鍵發揮出更多的作用。


可以說,這種通過系統來實現按鍵複合功能的特性,賦予實體按鍵操作可編程、可定制化的空間,肯定也會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我們的手機上。在可預見的未來數字時代,為按鍵尋找到這樣的新型交互形態,可能比討論它們本身的存在價值更加重要。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