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讓矽谷開心上演「全員逃走中」!是什麼改變讓科技人實現「美國夢2.0」?

Cover Image Source:Unsplash

文/鱸魚

一個月前跟一位高階主管開會,他知道我喜歡戶外活動,看到我用的是檔案大頭照而不是視頻,開玩笑問我是不是正躺在湖邊。我也幽了他一默,說以後線上會議我都會在湖邊開。

Image Source:鱸魚


悄悄逃離矽谷

那天線上會議間大家聊到近況。五個多月了,在Zoom之外都沒再見過面,只要準時出現在線上會議,誰也不知道你到底身置何處。閑聊中打聽了一下,周遭同事已經有三個人搬了家。

坐我隔壁的上個月才換房子搬到矽谷外圍,以後通勤時間來回將是4小時,可是房價省了3 成而且地大物博。另一個早在疫情第二個月就悄悄搬到西雅圖,現在還在看房子。第三個也暫時搬回印度。以矽谷的薪水在印度他可以過著光宗耀祖的日子,唯一要忍受的就是必須配合美西作息時間。

他們都篤定未來都是遠端工作──如果不是,他們大概會換公司。

Image Source:Unsplash

果然跟我預料的一樣,我們在矽谷的兩大園區明年將合併──也就是永遠將有一半的人長期在遠端工作。這個消息一個月前公佈之後,很多同事就蠢蠢欲動想要逃離矽谷。 連我自己都動搖過。

►► 延伸閱讀:從趕鴨子上架的遠端工作,到意外的無辦公室未來


矽谷人的首選:滑雪勝地太浩湖

下個月底,我會和兩位同事在距離矽谷四小時車程的太浩湖租一棟房子,共同遠端工作一段時間。其中一對夫婦考慮要搬過去,這一趟可以算是試住森林木屋的感覺,也順便看看房地產。在那裡只要花矽谷一半的錢,就可以買到四面都是森林的房子;跟矽谷同樣的錢可以買到山腰上有湖景的房子;如果再狠心賣股票貼點錢,就可以買到臨湖的房子。在金錢上這些都不是夢,過去所以會是夢,完全是因為距離。

去年臉書的祖克柏破了加州歷史紀錄,在湖邊買了一棟5千9百萬美元的超級豪宅

►► 延伸閱讀:馬克·祖克柏買下太浩湖邊5千9百萬美元的超級豪宅(Mark Zuckerberg Bought A $59 Million Lake Tahoe Compound)

Image Source:Pexels(示意圖)

上個月太浩湖地區購屋詢問率已經增加了七成。最近從矽谷到太浩湖的人潮爆增,以至於當地居民拿著「拜托不要再來了」的牌子在公路入口處抗議。

如果喜歡高山湖泊森林和飛禽走獸的話,在那兒你可以同時享受兩個世界的極端──那就是閑雲野鶴的生活,加上最具競爭力的矽谷工作。這個組合在六個月之前根本不存在,現在卻突然可以整碗端走,而且還省了一筆房錢。

從矽谷逃過來的每一個都偷笑有賺到。 

▲ 距離矽谷四個小時的太浩湖

Image Source:鱸魚

 

▲ 閑雲野鶴的太浩湖生活  

Image Source:鱸魚


矽谷房價已經開始下跌

到六月份截止,矽谷蛋黃區房租已經跌了16%,房價也跌了6%。這兩天著名的房地產網站 Zillow 公布了自疫情以來全美各大城市待售空屋庫存量,結果舊金山以高於去年同期的96% 拿下了全國第一。這個大家談論了一年多的出走潮,現在終於在數字上得到證實。

早在疫情來襲前一年,舊金山的出走潮就已經因為人們受不了那裡的毒品、針頭、糞便、及天價房租而展開序幕。疫情強迫的遠端工作只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 全美國只有舊金山待售房屋翻倍

Image Source:Zillow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過去矽谷的天價旅館、毒品針頭與糞便早就讓很多人一直在找尋最後一個逃離的理由。去年底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只有12% 舊金山人的收入夠買得起房子,49%的舊金山居民都在等待機會搬走。人們留下來的最後一個理由就是這裡的工作機會,和這個城市多采多姿的生活⋯⋯終於,疫情改寫了一切,也成為那最後一根稻草。

►► 延伸閱讀:毒品針頭、糞便和天價旅館...你以為的美好舊金山連企業都待不住

▲ 餐館短期內在舊金山仍然不可能開放

Image Source:鱸魚 

疫情瞬間在舊金山改變了三件事。


1. 舊金山是個旅遊城市,旅遊業的癱瘓直接造成10萬人失業。這些人本來就屬於低收入的藍領服務業,一個月沒有工作就會繳不出房租。政府的疫情失業補助在舊金山這個全美國最昂貴的城市只夠貼補生活,根本無法顧及房租。眼看著旅遊業短期內不可能回春,這些人最直接的選擇就是逃離舊金山。

到六月底為止,舊金山餐館已經倒閉了40%。這些從業人員早就已經沒有理由再留下來。他們可能幾個月前就成為第一批逃亡者。


2. 那些工作沒有受到疫情衝擊的高科技從業者,現在突然海闊天空可以在全國任何地方工作。同樣的薪水只要離開矽谷這鬼地方,立刻就可以升級當個差強人意但沾沾自喜的假富翁。很多科技公司因為疫情反而股票猛漲,有些人瞬間發了一筆小財。像太浩湖那樣的湖光山色,過去一直只是個度假勝地。基於通勤的困難,不管是真富還是假富只要還有工作,都不可能考慮搬過去。你只能在休閑與工作之間做選擇。

現在「居住的美國夢」跟「工作的美國夢」竟然可以兩樣兼顧。這些人也許就像我的同事一樣,已經蠢蠢欲動在計劃逃亡中。

▲ 太浩湖的度假住宅現在可以成為永久的家

Image Source:鱸魚


3. 最後一批為了舊金山多采多姿的生活留下來的,現在因為所有的餐館、酒吧與夜總會距離開張仍遙遙無期,舊金山也就沒有什麼再值得留念的了。

他們會是下一批逃亡的人。


美國夢2.0版

今年初一位美國同事跟我預先辭行。他說做到三月底拿了紅利之後,就打算逃離矽谷。這位同事不到50,退休嫌太早,可是他冒著永遠不可能再回到科技職場的風險,打算搬到北卡羅萊納州,用矽谷的小公寓換一棟等價的湖邊住宅。

Image Source:Pexels

當然在那裡不可能找到高科技工作,可是有了湖邊的房子,即使能夠找到一個普通工作,居住品質都會比在矽谷好太多。在矽谷住了20年,他就決定這樣收場,結束這裡的淘金夢⋯⋯這是一個典型居住品質與工作品質互相衝突的例子。他必須放棄一樣。

但這些都是在疫情來襲之前的事,他這話說早了3個月。

現在7個月過去了,紅利也發了,他並沒有辭職。說不定他正在計劃悄悄搬到那棟湖邊住宅,繼續在矽谷工作領矽谷的薪水。

“ 美國夢2.0 ”

人⋯⋯雖然逃走了,但仍然可以繼續淘矽谷的金──這就是美國夢的新版本。矽谷這桶金未來會變成在美國任何一個角落都可以撈。 當然一旦成為常態薪水也會跟著調整,不過那個微小的差別,並不能抵消居住品質的差異。更重要的是,你不必和矽谷脫節。

傳統的美國夢如今意外出現了2.0版,也瞬間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涯規劃。舊金山仍舊會是一個淘金城市,只是人不必在那裡。


辦公室2.0版

Image Source:鱸魚

一個月前我才又上山一趟,在小木屋裡住了好幾天。說是休假陪朋友去爬山,看野生的私密小湖,其實眼睛一直在搜尋下一個理想的辦公室。我並不打算逃離矽谷,但未來也是海闊天空,到處都可以成為我的遊牧式辦公室。

矽谷兩大無法解決的問題──通勤和房價,永遠都是跟著工作走。這個包袱人們甩了30年都甩不掉,現在卻在 3 個月之內消失了。這是多俐落的變化?

“ 辦公室2.0 ”

也許賺夠了錢可以買一棟野湖邊的野木屋,一邊退休一邊工作⋯⋯未來也許沒有「退休」這個字眼,只要把工作做好,只要按時出現在 Zoom線上會議,人們並不需要知道你身置何處。退休與工作之間的界線會越來越模糊,也許半退休會是另一種生涯模式。

反正我老闆的老闆的老闆都已經認定我是在湖邊了,我何不成全他算了?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