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代價是什麼?高貴的美國心靈除了讓無辜的人因此喪命還得到什麼

大數聚

20200801

2533 Views

原文出自【自由的代價】,經原著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Pexels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Image Source:Pexels


韓裔美籍的評論家Wesley Yang講過一個故事。有一次他搭巴士到加拿大,經過邊界的時候要下車通關,他收東西的時候,加拿大的邊防人員上車,大聲地催促他快點。Wesley Yang火大,「你沒有權力趕我,對我大吼大叫」。邊防無奈地搖搖頭說,「你一定是美國人。」Yang自己也嚇了一跳,一輩子尋求他亞裔身份認同的意義,卻冷不防給一個加拿大人突襲,把他的「美國人」身份給彰顯出來。


這是美國人從小就有的教育,個人的權利通天,你要為自己爭取權利,天皇老子再大,都沒有你的自由大。對比亞洲,甚至是歐陸國家,美國這種個人和政府公權力的關係,是完全巔倒過來的。我們在威權時代長大的人,雖然爭取到了民主,了解了自己的人權,但一碰到權威,連邊防人員這種小官小吏,我們都還是戰戰競競,不管來了美國多久,一旦碰上了,都還是沒有像美國人這麼坦然。所以美國人是這樣的,公權力欺負你了,你不平則鳴,找小官小吏的上司,不行,再找民意代表,還不行,再找律師、找媒體,告死他,一直吵一直鬧,也要取回公道。因為你知道這是有法治的國家,在上位的那些官們,都是你一票一票地投出來的。沒有王侯的共和國裡,因為眾生平等,所以沒有人可以隨意侵害你的自由。

Image Source:Pexels(示意圖)


這不是說美國不會有不公不義的事情發生,不然就不會有洛城暴動,還有現在的BLM抗爭。人性本自私,人心又有許多陰暗不堪的角落,誰知道哪個不幸的機緣,就會造成天塌下來的壞事。但是這種由民主共和國立國精神所長期教育出來的國民,大部份都敢直視權威的。而且因為人人都可能是承受權力的對象,也可能是施加權力的對象,因此權力的使用,多半得謹慎小心,得注意因果報應的。這也是我常在開會的時候,感到頭痛的原因。「怎麼每個人都有這麼多話好講?主席你不能盡快裁決嗎?決定的好壞,差別又不大,怎不趕快定板就好?」還真不行,沒有讓想講話的每一個人把意見表達清楚,還真不算完成這民主程序,你不尊重個人,就準備給轟死。


但這種「不自由,毋寧死」的高貴美國心靈,放在冠狀病毒肆虐的當下,就真的是讓一個個無辜的人,因為自由而喪命。

Image Source:Pexels(示意圖)


有時候你看著這些「愚民」,打死不願戴口罩,你不禁會想,為什麼這樣子不把性命、公共衛生、科學當一回事的人,也和你一人一票?而且不只這樣,不把瘟疫當一回事的人,不只是愚昧的升斗小民,還是掌握權力的大官們。我們州的教育局,說中小學開學,至少一半要親授,不能全網路上課,教育局還說,「不建議各學區規定戴口罩」。現在的疫情,比三月學校關門的時候,還嚴重,怎麼現在就可以這麼輕鬆地開學?那先前的防備,是在莊孝維嗎?加州的橘郡,也不遑多讓,郡教育局不建議開學要求戴口罩或是社交隔離。而美國現在許多大城強制出門戴口罩,但這些規定,讓不少州長打回,「地方政府沒有權力規定戴口罩」。剎時,你以為口罩是毒品了。

不,口罩是「進化論」,有些人不相信,還不准學校教的。

有很多的理由,科學上、哲理上,甚至是法理上,都很清楚強制戴口罩的必要性及合法性,但現在的美國就是做不到,自由比命大呀。

Image Source:Pexels(示意圖)


我常想,台灣或是紐西蘭這種規格的防疫,在美國是做不到的。台紐是孤立的海島,邊界可以徹底關閉,可以對每一個入境人士強制隔離檢疫,但美國不成。芝加哥說要疫情嚴重的十幾個州的州民,造訪芝加哥要自主隔離二週。這種命令,通常是自己定來爽的,不但沒有那個能力執行,連誰從外面進到芝加哥,都是沒辦法追踨調查的,隔離,隔個屁。芝加哥不是一個孤島,美國本土四十八州,也都不是。所以美國根本不用想台紐式的防疫政策。

大國如美國,要參考的是中國和德國。中國不用講了,說封城就封城,人民的自由,不在政策考量範圍內,所以現下好像控制住了。但美國不可能做這種事,聯邦主義下的主權分享原則,決定了主要負責防疫的機關是州政府。而就算再左的州長,都不敢搞中國式的封城。那德國總可以參考了吧?也不行,不要忘記八十年前,德國的集體性,造成了什麼恐怖的結果。德國雖然是民主國家,但德國人對官府、對自由的看法,還是和美國人大相逕庭,德國人做得到的事情,有些事,就還真的只有他們做得到。

就像小孩子看到新奇的玩意兒,但大人說危險不要碰,美國人就一定要自己碰碰看,德國人就會乖乖地不要碰,而中國人,因為大人知道沒人管的時候,一定會碰,所以大人先把他手綁了起來。但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不是非死即生,所以在自由與危險之間的取捨,長期來說,美國的方法才是對的,這也是二百多年的發展下來,美國變成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的原因。沒有任何的人為障礙,可以擋住億萬美國人想要自由的心靈,想要出人頭地、發揮己長、發財致富、貢獻人群的渴望。自由是創作發達、努力生產的燃料,奴隸是沒有能力和意願生產的,萬年的人類歷史早就告訴我們了。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你會說,開什麼玩笑,現在是講自由的時候嗎?就算是自由,也有限度的,古典自由主義也不主張這種無限制的自由,不是嗎?當不戴口罩的人在街上行走、在學校、辦公室高聲闊談的時候,他就可能散播病毒,這麼明顯的外部性,政府還不干預嗎?


是。但你怎麼知道口罩一定可以防疫?

科學家都告訴你戴口罩可以防疫了,證據都擺在那裡了,還有什麼好討論的?


也許大部份的科學家都同意口罩有用,但「共識」不是科學前進的理由,科學不是投票投出來的,不是你去算一算,支持相對論的物理學家比較多,所以相對論就是對的。科學的發現之所以成為真理,是因為懷疑的人,再沒有任何可以找出來的漏洞,所以才成為共同接受的理論。所以科學,要有人懷疑,還要有人不斷地反證。科學只有真理,沒有共識。因此,當川普總統不戴口罩的時候,科學家的工作,不是訴諸「民主」,不是仰賴「專家共識」,而是把證據丟在他的臉上,讓他吃下去。而川普現在也真的吃下去了,這些不信邪的州長,現在也一個個跪在證據面前,不是嗎?這樣的過程,雖然漫長,但個人的決定,都是思考過而願意信服的。十四億的中國人戴口罩,戴上去很快,但了解口罩的道理的人有多少?

Image Source:Unsplash(示意圖)


對比美國和中國的防疫的舉措,也許你很容易指出美國的愚蠢,但這個「愚蠢」才是把三億多的人真正當成人,而不是奴隸的正確作法,這個「不相信」的態度,才讓美國變成全世界科學最發達的地方。「爾愛其羊,我愛其禮」,你喜歡瘟疫很快壓下去,但我認為自由是有代價的,美國只是在付這個代價而已,沒什麼了不起,但中國只要還是這個制度,就永遠不會有劃時代的創作發明,也永遠當不了世界第一。


說雖如此,美國好些個笨蛋,有時候還真讓人難以忍受。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