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享亞洲三倍高薪就是實現「美國夢」嗎? 美金與物質生活讓一個台灣人越來越清醒

大數聚

20200721

6286 Views

原文出自【我們的美國夢,在矽谷實現了嗎?談美金與美國的物質生活】,經原著YanKai Huang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Unsplash

文/YanKai Huang

Image Source:Unsplash


2020 六月,經過兩年的學習與求職,我終於取得美國 MBA 學歷與科技業的工作。在學生時代長期的求職茫然失措,終於告一段落。在留學圈子裡,兩年前繳出赴美求學巨額學費的第一筆押金,有人戲稱是「下海」。而簽了 offer 、領到第一張薪資支票,則可說是「上岸」,不啻為一里程碑。這也是我從七年前踏入職場以來,第一次能夠比較清楚地看到未來的模樣。作為理應是走進夢想充滿粉紅泡泡的第一步,我卻同時感慨萬千:經過這兩年的生活,我的美國夢是越發清醒。

這篇文就來聊聊我這個土生土長台灣人心目中,你可能不知道的美國:從個人消費結構以至於到神奇的美金,從總體經濟的指標,最後回到個人價值的選擇。


美國夢是怎麼開始的?

美國夢雖名為「美國」,我小時候對這種滿載夢想的形象,卻來自一部義大利電影:海上鋼琴師。主角作為琴師日夜生活的維吉尼亞號上,載滿了那些放下故鄉的一切,孤注一擲的人們,一同祈願來到新世界打拚闖蕩。片中美國夢只是作為故事背景,其實無足輕重,卻透露著人們追求俗世名利,對比專注琴藝、遺世獨立的鋼琴家之間的反差:正當悠揚的琴聲讓眾人陶醉不已,遠方猛然浮現自由女神像,翻轉人生的一道火把的曙光,讓所有人恍若隔世般瞬間清醒,齊聲大喊「America!」靠岸一哄而散。

▲ 自由女神象徵的不只是自由,更是翻轉階級的夢想

Image Source:Unsplash

 

美國夢即是從美國淘金潮以來,礦工們靠雙手打拚改變自己的命運,創造階級的流動,就是這場冒險最好的見證。先不論在美國的亞裔生活的社會觀感、地位尊嚴,或是自詡為身在強國享受科技與強勢文化,在這些渺如浮雲一般又見仁見智的精神世界以外:更好的收入帶來的物質生活 aka 錢,便是美國夢裡最直接的驅動力。

拿亞洲的薪水來美國生活,猶如走進賭場掏出畢生的積蓄換來一盤藍籌,在取得工作與身分之前,迎戰莊家移民局和現實生存壓力,度過各種鬥智鬥勇的漫漫長夜。若有來過美國生活,感受最深的必然是物價。在北加州兜轉一圈,走入半島區路邊最簡陋的中國餐館,要價都要約莫 $13 - 15 美元一道。通常還是墨西哥朋友在背後烹調,中菜口味品質不由分說。高昂的消費撐高了整個人力資本的價值。在聊夢想的星辰大海之前,我想從個人的消費支出角度,來看看美國夢的基本組成:物質生活的富足。


美國的富庶所來為何?

提到美國的收入前得先談美國的物價。在最近釋出的報告,整個美國物價指數大約是台灣的 2.66 倍。由於加州的賦稅與生活水準、又比美國其他地方高出 10-15%。加州最低時薪 $13,舊金山咖啡廳徵人時薪 $17 的資訊,灣區人工成本約莫是台灣的三倍。

3 這個倍率在日常生活相當實用,於是初到北加州生活估量物價,3 就成為我心目中的 Magic Number。 美金台幣的匯率基本是 1 比 30 ,因此在估算物品是否開價過高時,我很快就會乘上 30/3 = 10 來換算台幣。譬如午餐 15 元,大約就等於台北 150 元的品質程度。珍奶 $6 、地鐵 $5 、大概就等於台灣消費的 60 、50 元。

加州的家庭年收入平均為十萬美金,台灣家庭則為百萬台幣。到目前為止,看起來一切都相當合理:收入 3 倍、支出 3 倍、等於賺得多也花得快。其實在台灣的我們,與美國是活在一樣的生活水準裡?如果真是這樣,當初又何必遠渡重洋,重新花大把銀子與兩年時間來念第二個碩士?真正走入生活,才發現即便物價收入比類似,實際的消費結構卻大有不同。

Image Source:Unsplash


美國人力太貴?不,是製造品太便宜

與亞洲相比三倍的收入與消費,如何直接影響到個人財務規劃裡呢?教科書裡的財務健康,推薦的收入消費比是 50/30/20:

50% 收入為生活所必須(Needs):住宿、交通、基本飲食

30% 是個人興趣需求(Wants):旅遊、電器、奢侈品等

20% 則為儲蓄:包含買房、投資等

雖然這三項比例舉世通用,在美國灣區與亞洲的消費型態卻大有不同——

50% 生活必需品為食、住、行多半需要倚靠人工,消費維持 3 倍。以加州為例,房租可能較台北或其他亞洲城市的三倍更高。在台灣生活時除非 22k,「必要」消費不太可能會到收入的五成。然而在灣區即便省吃儉用,食宿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加上只要時不時上館子,這部分開銷至少三倍是基本的。

Image Source:Unsplash


30% 物質需求(WANTS)的一大消費族群是中產階級。中產在基本消費以外的物質需求,幾乎都是全球化進口;腳穿 NIKE 、手滑 iPhone 、上班靠微軟、下班好萊塢、無聊刷 Youtube、甚至連手機收的 4G 訊號晶片、會發現幾乎都來自美國。而這些商品,猶如全球抽税一般、全都被品牌溢價與設計授權等智財方法剝了一層皮。即便這些在亞洲生活的我們早已習以為常,相對的這些美國品牌,卻總是亞洲組裝製造,再大筆運回美國。在全球售價大致統一的狀況,在美國本土卻總是折扣求售。舉凡 3C 用品到白色家電,在亞馬遜商幾乎都是六七折起售。在美國賣場隨處可見半價折扣的 Coach 、Under Armour、Timberland 一到了亞洲、搖身一變卻成了名牌、幾乎永遠原價:進口牌子你值得、最低 95 折售。

▲ 名牌在亞洲只有被抽關稅,從來沒有打折的道理

Image Source:YanKai Huang 


那些心血來潮想買的高級電器、去環遊世界旅遊,買的名牌用品⋯⋯ iPhone 與柏金包不會因為你住那裡而變比較便宜。生長在亞洲來到美國,彷彿拿著三倍放大鏡看世界,其實對美國人來說,這些人工與物價顯得理所當然——最低工資$17,開 Uber 一個小時 $20-30 美金 —— 似乎人力本來就該如此被尊重。在美國乾洗一件襯衫的人工,可能比再買一件中國製的全新襯衫還貴。那些在亞洲價格令人咋舌的進口商品,在美國人眼裡其實就是 1/3。在某些地方賣腎換來的,不過就是美國名牌大學一年五六萬美金裡「一週」的學費。想像台幣一萬元可以買 iPhone 品質的手機,大家還不瘋搶?一百萬台幣環遊世界太瘋狂?三萬美元可能還不夠美國一般中產階級繳的税。

國外東西這麼貴,那我們不用舶來品總行了吧?沒錯!解決貨幣購買力落差的方法,就是使用符合本地勞動力成本來製造的商品:且讓我們腳穿阿瘦皮鞋、手滑鴻海手機、出門納智捷、上班倚天系統、堅持只看國片、使用 WiMAX 連線,抵制加州水果、力抗外來文化入侵。事實上在城市以外維持本地消費水準,其實還是有可能的,在都會區就顯得格外荒謬。但其實是不只在生活亞洲的我們,連歐洲與南美,想要關起家門來小確幸,都得同時面臨的窘境。


比話語霸權還強的美金霸權

世界上的貨幣,美元的價值遠大於歐元與人民幣。這種可怕的強勢貨幣系統,在世界上是極其不合理的存在。背後的歷史其中幾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起源當屬 80 年前的在一戰後世界大亂之時,美金價值美國說了算的布列敦森林制度。一路演化至今,甚至近期美國的股市市值已超過全球股市的一半,人們已經稱其為「美元霸權」,之所以成為霸權,即其有不可挑戰的地位。

初到美國生活用台幣換美金的恐怖消費,令我不時想起在中國用台幣換人民幣的經驗。即使一線城市物價並不低,當我在深圳叫美團外賣,看到外送幾公里的路程只要 2 元人民幣配送的時候,還是吃驚不已。而在灣區外送費則輕鬆突破 $3-4 元美金。隔一個太平洋,基礎勞動力是如此被明碼標價的,令人不禁唏噓。

 

▲ 同樣為餐飲外送,美國的配送費用將近中國大陸的十倍

Image Source:YanKai Huang


了解美金的購買力,我才知道美國科技公司裡頭,為何特別流行 Imposter Syndrome 冒名頂替症候群 。身在矽谷,看著許多優秀的天才同事,覺得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坐享與亞洲相比的三倍高薪 + 低工時高福利?也許待久了看到即使頂尖公司也是有少許同事德不配位,我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說:跟他比我更努力,我在矽谷我優秀,能留下來也是有原因的!但我心知肚明:這是世界上所有的國家、一齊被美元計價的貨幣系統、硬體與通訊標準、軟體制度甚至好萊塢美式文化入侵、抽著科技稅,才能養得起這個個人主義與自由至上的大美利堅遊樂園。


有錢而且優秀,還是有錢所以優秀?

美國除了有錢以外,各方面科技、金融、商業、法治、人權的環境公認都相當「先進」。許多經濟學者喜歡把美國財力與國力的強盛各種吹捧:美國法治優良、教育體制先進、美國人正向懂溝通、敬業樂群、社會風氣努力,各種說詞簡直可與中國官媒分庭抗禮。在這裡生活兩年,發現其所言大部分是事實。但自從知道美元霸權的無遠弗屆,買什麼都容易後,要把如今的美國的成功歸因其優良的「制度」的說法便有待商榷了。可以砸錢發展新科技、高薪吸引全球人才、拿美金到世界各地換取勞動力、然後再從生產的價值中,抽取最高的税來維持最高檔的政府開銷、福利與國防預算,而造就今日的強大帝國。當我們以為美國各種優秀而造成今日的國富民強,也許我們把「富足」與「優秀」的因果關係弄反了。這點寄生上流裡的片段、寫的正是亞洲與美國的處境:

▲ 「錢就是熨斗,把一切都燙平了。」於是美國萬里無雲

Image Source:YanKai Huang


曾經整個社會相信美國是世界領袖,隔壁的草皮比較綠,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台灣除了沿襲中華民國那套舊制度以外,凡事必眼望美國。巴不得把美國人最引以為傲的制度全盤搬來,都要望穿太平洋的秋水了。甚至連我念的大學學程設計,都是教授們從美國抄來的。

在 2012 年我去了歐洲參訪了一趟,我便明白不只台灣有亞洲矽谷、英國東倫敦、丹麥哥本哈根、原來全世界都想學美國、學矽谷的創業、創新、創投。然而我們可以把辦公室蓋滿溜滑梯,各地滿佈創新加速器,學柏克萊的自由、學史丹佛的設計,但我們抄不了美金的購買力、抄不了全世界最強 Coder 的集散地。光是貨幣制度與科技稅幾十年來累積的資本實力,我就明白矽谷是學不來的。

就人口比例來說,世界上許多地方都人才輩出,美國本土的優秀人才並不特別多。但美國的最頂尖的人才,有一大部分是一二三代移民,朋友笑稱科技業如同復仇者聯盟,把全世界最能打的都用自由與高薪招來了。而那些嚮往美國夢的,多少是為了追求美國最先進科技研發資源或最良善的制度與人權,或者只是為了錢呢?而科技發展與人權高漲、又多少能歸因於物質的富庶呢?


有錢人的善良,仍可稱善嗎?

猶記在中國工作三四年,每天媒體都在高喊打倒美帝,邪惡西方勢力如何剝削亞洲,這種陰謀論我從來是不信的。然而生活在加州,不勞動的美國遊民備受社會關懷,每個月一兩千美金的福利保險領不完,同時在中國底層人民拼死拚活搬磚卻只能拿到一兩千人民幣,我才真正感受到世界的不公平。

Image Source:Unsplash


因為世界如此不平,所以我們就得致力打倒走資派,擁抱社會主義?看到即使在美國,華人仍大舉右傾,看不慣各種徵稅照顧弱勢,大肆批評美國自由派的大政府,讓我不禁感到矛盾萬分。雖然許多美國自由派的政策在我心中也不能完全接受,畢竟許多舉措對於溫飽扶貧都來不及的亞洲,是奢華得無法想像的。但這些理想主義的存在,同時也代表了人類在自己享盡物質豐裕以後,仍會回頭看看社會各角落的積極自省。

有人說東方若一味套用美國制度,卻學不到西方世界的貨幣與文化霸權,猶如西施捧心而東施效顰。但任何一個個體、一個國家、以至於經濟體的成功,在光芒背後亦有其陰影。美國便是享有從兩次大戰倖免,天時地利與歷史因素堆砌出來的奢華制度。諸如環保、自由、人權等制度設計得即使不能直接套用,仍有其凌駕純粹經濟發展之上的可取之處。如果只是因為美金霸權對世界不公而反美,自己產生了一種大衛挑戰巨人的阿 Q 心態,反而是劍走偏鋒了。歷來的挑戰者:歐元已經快撐不下去,而更極端的例子來自太平洋的彼岸,打算壓低匯率剝削人民的廉價勞動力,建立另一個霸權的極權政體,反而導致自己的人民從少壯到中老年人,從勞動、中產到資產階級各種滿出來的恐懼、浮躁與焦慮。單純期待以霸權取代霸權,民族地位就會提升的想法,並不夠先進到符合 21 世紀人類政治體系的發展,更遑論獲得自由世界的認同。


物質生活之外

也許忘了西方列強的國仇家恨,回過來說美金霸權的體系之下,若在美求職順利,能夠用美金來衡量自己勞動的價值,純論物質生活確實與亞洲有顯著的落差。作為一個奉公守法,努力工作的科技業基層工作,追新科技、買精品與去世界旅遊、都已經比全世界其他地方勞動換來的購買力都強勢了。身邊朋友有人即使身在科技業仍戲稱矽谷貧民,是因為真正涉及階級流動的東西:房產與教育,是遠遠突破三倍物價而更令人難以觸及的奢侈品。而灣區的標準過高,導致許多學霸來美,甚至可能從亞洲的高級中產變成美國底端中產。 但說到底物質生活,並不能真正帶給人們快樂。下一篇我們隨著馬斯洛的需求往上走一層,來聊聊在美國生活的東西方文化衝突與價值。

Image Source:Unsplash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