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品是來賣房子的!」 深圳誠品如何讓文化綠洲只剩一地雞毛

大數聚

20200614

7148 Views

原文出自【痛心!誠品敗走深圳!這些商戶們慘了…】,經獨角Mall(微信:mallnews)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Cover Image Source:獨角Mall

文/獨角Mall

誠品生活,終究還是要離開深圳了

6月8日,公眾號《深圳大件事》披露此事後,南方都市報記者徐異菲前往採訪。


引用採訪對象的話說:

「長久以來,人氣不夠,成交量低。深圳文創土壤與誠品生活調性無法匹配,或許成為誠品生活在深圳未能堅持下去的主因。」

誠品在深圳是否收攤尚無官宣,但部分商家已經在打包了。

南方都市報未能取得官方說法。

「截至發稿時,誠品生活方面表示對於撤場並不知情。華潤萬象天地對此消息未給予正面回覆。」

誠品生活深圳於2018年12月15日在華潤萬象天地正式開業,是誠品的第48家店,而誠品生活亦是繼誠品生活蘇州後在中國大陸開設的第二家店。

據了解,在誠品生活深圳引進的137個品牌當中,包含19家中國大陸獨家品牌,14個中國台灣品牌以及50個深圳獨家品牌。

其中,37個文創品牌,這占到了全館品牌近四分之一。


誠品生活,終究還是要離開深圳

6月8日晚,深圳大件事的報導引發了熱議,有商戶爆料誠品有意退出華潤萬象天地,並且已有工作人員在與其接觸商談年底撤場事宜。

誠品生活要撤出深圳終於擺到明面上了,甚至還愈演愈烈。

6月9日凌晨兩點多,誠品的商家The Pizza Factory(披薩工坊)直接在公眾號裏寫信和深圳的粉絲再見。

直言與誠品簽了5年的合同才過1年半,就被無故要求縮短合約撤店。

而且誠品已經單方面停了他們的水電,他們已經在走法律程序。

小Mall在誠品現場看到了這家門店,已經停止營業,目前商家在聯繫誠品,但是一直找不到相關負責人。

其實,早在去年,獨角Mall就已對誠品的境況進行了報導,還受到不少人質疑。


誠品,你真的讓深圳人失望

2020年4月23日,獨角Mall又接到消息稱誠品要撤出深圳,小Mall還曾去誠品現場看過,但因為沒有更加具體的消息,商戶不知情,誠品生活和萬象天地方面也沒有做出回應而不了了之。

而目前誠品要撤走的原因,也是說法不一,有說是誠品想要撤場,也有消息表示是華潤想要收回場地自己管理,雙方已經在溝通協商中。

值得注意的是,處在夾縫中的誠品商戶們,還不知事件走向如何,只能被動接受。

但無論事實如何,誠品這家曾經追求高雅的書店,確實是在「庸俗」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

截至發稿前,獨角Mall向誠品生活和華潤方面致電,均未得到回應。


強勢撤場,誠品「失聯」了

6月9日,小Mall前往現場,實地探訪誠品生活深圳店具體情況。

從現場情況來看,和去年相比,誠品變了。先看幾組對比圖。

第一組左圖是去年一樓場景,右圖是今年誠品一樓一角。

▲圖片來源大眾點評和現場實拍


第二組左圖是四樓場景,右圖是現狀。

▲圖片來源大眾點評和現場實拍

第三組上兩圖是誠品展演廳開展活動時的場景,下圖是該展演廳已經從去年就開始關閉了。

▲圖片來源大眾點評和現場實拍

並且,The Pizza Factory、I’m bread已經被封起來了,Dippin’Dots冰淇淋店也會在10日撤離。

從去年12月就準備入場的姜虎東,到現在還沒動靜。

而在與商家交流的過程中,小Mall發現,有的商家對誠品生活是否會撤離深圳表示不知情。

也有的欲言又止,表示聽說了一些小道消息,但是沒有官宣,現在也不好多說;而有的商家則給小Mall帶來了一些不簡單的信息。

小Mall在整理商家採訪記錄的過程中,發現了以下一些共性。


1)開業半年空鋪嚴重,招商「饑不擇食」

2018年12月15日,誠品生活正式在深圳萬象天地亮相。隨著誠品生活一起而來的,是19個大陸獨家,50個深圳獨家,14個台灣品牌。

華潤置地高級副總裁孔小凱還在開業儀式上表示,希望誠品生活深圳能夠成為深圳人的文化綠洲

然而攜眾多首店高調亮相的誠品,並沒有按照預期的軌跡發展,「文化綠洲」如今只剩下一地雞毛

有現場商家表示,因為沒有人流,沒辦法賺錢,僅僅過了半年左右,誠品就出現大規模空鋪現象。

據了解,目前整個誠品生活只有撈王和伏見桃山,還能有些盈利,其它的店鋪能夠保證不虧,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最迷幻的就是誠品裡面的星巴克,據說是整個深圳所有星巴克門店裡面,業績最差的。

而為了讓誠品生活看起來不會空蕩蕩的,在招商方面,誠品也變得「饑不擇食」。

不管是什麼商鋪,先招進來,就連租金,也好商量,前期按照營業額提點的方式收租,到了後期才開始按月交一定額度的租金。

這就導致誠品在品牌上出現參差不齊,格調降了不止一個檔次。

誠品的人氣更差了。

而小Mall在多次前往誠品的閒逛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就是很多櫃位是沒有店員的

在此次採訪的過程中,小Mall也向商家提出了這個疑惑。

商家表示:「其實,那些沒有店員的櫃位,都是已經撤走了的。誠品為了保證場地好看,就將那些產品留在那裏當擺設,或者是讓旁邊商家將商品擺到空置位置。

不得不說,誠品這一招很有迷惑性,不去了解,真的辨不清到底開沒開業。


2)運營死板,台灣模式照搬深圳,商家積怨已深

相比於品牌招商,在談到運營方面,商家的語氣裏滿滿都是怨氣。

在整個萬象天地裡面,誠品更多的像是一座孤島,自己將自己孤立在外

若是給深圳所有的購物中心排個人氣榜單,深圳萬象天地足以排在前列。

在萬象天地人潮湧動的時候,誠品生活就像一個看客,坐看風雲變化,同時還給自己施加一道隱身術,害怕被人發現。

在誠品剛進深圳的時候,還做過一些引流活動,比如開業3天24小時營業,小王子營銷推廣等。或多或少的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後期,誠品就開始放飛自我了

據商家表示,每個月他們都會給誠品繳納一定的宣傳推廣費用。

然而,交了錢之後,得到的卻是誠品生活內部三個小電視打的品牌廣告,靠近水廣場大門上方的超大螢幕,常年被萬象天地幾個大字霸占。

誠品生活裡面的商家鮮少能夠在上面留名。

同時,萬象天地常常做一些活動,誠品也是能不參加就不參加,結果就是,很多人可能聽過深圳有一家誠品,也知道在萬象天地,但是不知道往哪走。

而誠品邀請一些大咖做的活動,也只是自己做自己的,未曾想過要和商家聯名一起做活動。

此外,誠品來了深圳之後,一直未曾適應深圳的節奏,將台灣的老套路搬到深圳來

現場商家表示:

每天早上九點半之前,所有商家必須派代表來開會,遲到的就會收到罰單;

每天商家在向誠品上傳營業收入的時候出現重復操作,直接罰,而誠品的系統在數據上傳完成後並不會顯示成功或失敗;

商家經營範圍內,一些公共設施出現問題,沒有及時上報,還是罰。

這一系列操作在近1個月更是變本加厲,以各種由頭開罰單的事情多不勝數。

並且,給你開罰單的可能是B或者C管理員,而你的直屬管理員卻是A,所以,就算是找人核對都找不到人。

這裡不難看出,誠品已經不在乎商家的情緒,變著花樣從商家身上吸血

並且,有粉絲表示,誠品在用語上並不人性化。


3)6㎡小攤月租1萬,誠品人流冷清,商家賺不到錢,被租金壓死

一場疫情,給各個行業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購物中心運營商們也紛紛出手,通過給商戶免租、減租的方式,共克時艱。

而在免租期到了之後,商場人流卻還未恢復,面對租金壓力,沒有收入的商戶們不得不與誠品協商,希望能夠獲得減租優惠。

據了解,將於6月10日撤離的Dippin’Dots冰淇淋店,經蘇州誠品介紹,過來深圳的,去年11月份深圳店開業。

這家6㎡的小攤每月租金達到1萬元,加上推廣費用和管理費,每月要給誠品1萬3千多元。

據店長介紹,他們這幾個月的收入,差的時候不到5千,境況好點大概能賣個7千元。

而他們小店的客源,主要來自於一些常客。周一至周五基本沒什麼人,想要靠誠品宣傳推廣拉點新客,也只是奢望。

並且,在疫情逐漸好轉之後,萬象天地3月下旬就恢復了正常的營業時間,而彼時的誠品,每天下午6點就早早收攤,4月將營業時間延長到晚上8點,直到5月份才恢復正常。

人流不足,收入連最基本的租金都付不起,這還沒算人工、材料費用。

而他在與誠品協商減租的過程中,沒有談攏,迫於壓力,不得不提前離開。


4)關於增補協議和切結書的「故事」

4月份,在誠品商家群體中就傳出了小道消息,誠品在跟華潤接觸,有意撤退。

之後,誠品通知商家,要將租約縮短至今年年底,這個小道消息基本被實錘,只差官方宣布了。

但是有現場商家表示,因為找誠品協商一直沒有回應,就向華潤和街道寫了求助信,卻被要求簽切結書。

剛聽到切結書這幾個字,小Mall一臉懵,還在那猜這是什麼東西。等看到內容之後,發現這份切結書很有意思。

該商家表示,他拿著這份協議去找律師諮詢過,這個東西在內地見都沒見過。

租約快到期的一些小商戶在損失較大的情況下,同意了誠品的不合理協議,而像那種簽了長租約的商戶,那就是煎熬。

前期投資相當於全賠進去了,現在誠品要走了,跟誠品協商損失問題,誠品「失聯」了

能夠說話的人,一個都找不到。找華潤,華潤直接是不知道,或者說不知道怎麽處理。

誠品把「拖」字訣,用的可謂是爐火純青。


誠品上半年關6家下半年繼續關

深圳誠品即將要走,而這,不是誠品關店的開始,也不是結束。

5月27日,誠品生活舉行的股東大會上,董事長吳旻潔(誠品創始人吳清友之女)披露,1-5月,台灣地區的業績較去年同期下滑20%。

到6月底,誠品計劃關閉6家門店,下半年也將「用力關」,預計下半年還會再關1-2家店。

據了解,5月31日,全球第一間24小時營業書店誠品書店敦南店關店。

誠品董事長表示:「敦南店熄燈,就像是吳先生的離開,很多人事物是失去後才開始沉澱、意識到影響,我只能說我嚴陣以待!」

然而,這已是進入2020年以來,誠品在台灣地區關掉的第4家店。

就在敦南店閉店當日,誠品士林店也宣告落幕。此前3月關掉南安平店、4月台東店、5月高雄醫學院店。

誠品在以行動證明吳旻潔所說的「用力關」。


開書店還捆綁賣房,誠品或許要更加愛惜羽毛

1989年,第一家誠品書店在台灣開業,那時的吳清友還在認真的追求情懷,但沒什麼人願意為情懷買單,誠品書店虧了15年。

▲吳清友 來源:中歐商業評論

故事的轉折點發生在2005年,誠品真正從「以書為主」轉為了「書與生活並存」的形態,比較典型的就是誠品信義店

誠品也過渡為文化地產,成為了一家本質上是房地產商的書店,這套「商場 地產」的模式,也讓誠品不再虧損,但誠品也開始慢慢「串味」了。

2015年,誠品蘇州店開業,很快成為了蘇州的打卡聖地,但它的更大作用或許在於,成功幫助開發商拉動了蘇州的屋價

▲來源:網絡搜索


誠品生活蘇州是一個綜合項目,其中誠品居所的房子還在2015年賣出了8萬/㎡的高價。

人們恍悟——「誠品不是來開書店的,是來賣房子的」。


德科地產頻道總編輯劉德科曾評價:

「1989年,吳清友開始做誠品的時候,它還只是單純的書房。」

「但兩三年後,就轉型了,從『單一』轉向『復合』,並依靠收取租金來填補賣書的虧空,扭虧為盈。」

「簡單說,就是把一整幢樓整租下來後,僅用四分之一的面積售書,剩下的四分之三轉租給其他品牌。」

誠品本質上就是房地產商,準確說,是一家出色的商業地產運營商。

在深圳,誠品也走上了相似的道路,華潤騰出一整棟樓給誠品,但同時也在打著「誠品之上」的旗號,捆綁誠品來賣它的萬象府。

有業內人士質疑,沒有了誠品,萬象府還是「誠品之上」嗎?誠品終究成了萬象府的銷售道具?

誠品來深一年半就要走,並沒有收獲「愛情」。

有人表示去了誠品之後,失望而歸。

▲圖片來源:深圳大件事

也有人希望,誠品能夠留下來。

▲圖片來源:深圳大件事

但誠品內地之路如此不順,或者也在預示著,在賺錢的同時,誠品也應當更加愛惜羽毛了!


本文獨角Mall(微信:mallnews)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