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J/【預見台灣2050年】300萬戶2020年將面臨孤獨死危機

Dr. J

20191225

12777 Views

image source:pakutaso

子女離開身邊的世代

陳老太太65歲退休後,為了遠離塵囂,賣掉了台北的房子,買了花蓮鄉下地區的小別墅,每天就在透天別墅前面的小空地種種野菜,倒也是非常的清閒;只是子女因為工作的關係,還在台北都會區上班,每個月頂多來探望自己一下,說真的還蠻無聊的,還好老伴還在,彼此間有個照應。

某日清晨,依舊除草、施肥、澆澆水,突然頭一暈,倒在菜圃裡面,還好老伴剛好也來幫忙,看到這一幕趕緊攙扶到房間休息,心想如果老伴走了,沒人發現不就命不保。

王老先生情況剛好相反,本來就住在鄉下務農,可是子女畢業後,在鄉下實在是沒什麼有發展的工作機會,於是紛紛往大都市移動;剛開始,子女還每天打個電話,現在大約一週才聯繫一次,不過久而久之倒也是習慣了。

可是隨著年紀逐漸大了,老房子是三合院,大門還有很高的門檻,晚上在庭院乘涼後走進屋內,一個恍神居然被熟悉的門檻給絆倒,就是那麼剛好,頭撞到了客廳內的原木桌腳,一時之間暈了過去。過了好一陣子,才慢慢地清醒回來,想著這驚險的一幕,好在撞擊力道不大,所以還能清醒回來,如果沒能醒過來而走了,不是要等到小孩返家才能發現嗎?

單獨生活戶突破300萬戶成長

所謂「單獨生活戶」,依據戶籍法施行細則的規定,指單獨居住一處所而獨立生活者。107年,單獨生活戶為2,877,432戶,若以每年2.2%的成長速度,則2020年將會突破300萬戶,也就是說2,300萬人中,有300萬人,高達約13%的民眾是一個人居住。

如上圖,近幾年來房價上揚,勞工薪資成長幅度不佳,單獨生活數的增加戶數似乎與房價有關係,像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9年金融海嘯都是增加數量比較高的年度。

人是群居生活的動物,透過彼此分工、照顧,可以避免各種生活風險,獨自一人居住,不但無法分擔生活成本,像是前面所舉的陳老先生、王老太太的例子,當年輕人往都市移動,加上老人社會配偶可能較早離開人世等因素,都會面臨生活照顧上的風險。如上圖,1997年才131萬戶,然而每年穩定成長的結果,將快速達到300萬戶,不斷攀升的數昂字,也成為政府棘手的問題。

孤獨死的哀歌

日本以處理、清潔往生多日者的「特殊清掃」工作,這幾年的工作量不斷增長,原因在於「孤獨死」的案例逐漸增加;雖然這種清掃工作報酬豐厚約有100萬日圓,但工作內容卻很恐怖,因為往生者被發現後,往往已經離開人世多時,搬離後,「特殊清掃」工作者必須清潔業已發臭的環境,大多數的委託人,也就是往生者的親友都不太願意踏入極度惡臭的環境[1]

有一家公司還將曾經處理過的孤獨死房間製作成模型,許多孤獨死的當事人多是老人,但也有許多宅居的日本年輕人也有孤獨死的現象,貧窮是很重要的特徵,更因為許多是罹患慢性疾病,無法自理產生「垃圾屋」的現象[2]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孤獨死的老人不愛乾淨所導致,但讓我們想想自己如果膝蓋不方便,又住在公寓四樓,聽到垃圾車的聲音,提著一袋子的垃圾卻趕不上垃圾車的無情離去;更慘的例子則是沒錢到早就沒繳水電費,連專用垃圾袋的錢都拿不出來,久而久之只好無奈地把垃圾堆在房間內,直到自己離開人世為止。

避免孤獨死的策略

沒有人希望自己孤獨死去,被發現時還是因為臭味傳到隔壁。各縣市政府必須要介入服務,例如針對獨居老人列冊,可以進行送餐、關懷等補充性、支持性之服務,只是當獨居老人數增加到一定數量,有限的政府資源也難以完善照料,針對未來的狀況,提供下列建議:

image source:Pixabay

一、老人住宅

將多餘的國中小教室改建為老人安養中心,將老人集中到一個區域,或者是民間業者興建專屬於銀髮族居住的老人住宅,只要老人能集中在特定區域內,社工人員不必一下子跑到東區巷道中的老公寓四樓,探訪臥病在床的江老伯伯,接著馬上又驅車前往西區田間的荒廢老宅看看吳老太太多久沒有吃飯了,南來北往的舟車勞頓不但讓社工人員的流動率過高,一個下午可能才探視二到三位,效率非常地低,讓有限的長照資源發揮最大的效益。

只是未來十年、二十年,隨著「第一團塊」的世代逐漸65歲以上,膝蓋不行了,買菜不方便也不願煮餐,希望有人來照料,可是公家提供的便宜安養中心名額有限,必須要排隊多時才能進駐;可是民營安養中心、銀髮住宅價格卻多出至少兩三倍,「便宜擠不進、昂貴住不起」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像是筆者母親之前居住過台北市興隆路的安養中心,排隊人數大概都超過200人以上,這已經是北部安養中心的普遍現象。

不少人觀念中認為安養中心是丟臉的事情,未來需要政府持續製作吸引人的影片,改變老人不喜歡安養中心的看法。

二、老人共居

「共居」可以減輕政府的負擔,例如十幾位老友共同居住在一個透天大樓中,透過老人彼此結盟、互相照料,如果六個人原本有六間房子,五間出租後,共同住進一間比較大且有電梯的住宅,不但能減少獨居人口人數,減輕生活成本,更得以減輕政府長照人力規劃的負擔[3];如果覺得合租、共購或合建,可能日後個性不合鬧翻了,處理彼此間的問題會更麻煩,這時候也可以搬進前面提到的政府或私人的老人安養中心,或民營業者推出適合老人居住的銀髮住宅。

三、青銀共居

最近政府在推「青銀共居」,媒合在市中心擁有不動產的獨居老人,以及沒有很多錢租屋的學生或青年工作者,可以用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甚至於免費與老人共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理想的狀況是年輕人放學或下班後,可以看看老年人是否安好,彼此也可以聊聊天、共進晚餐,甚至於陪陪老人出去採買一些東西,提不動的物品,年輕人還可以幫忙提回家,垃圾車聲音到來時,腳程快、膝蓋好的年輕人可以負責清理垃圾[4]

因為年輕人會往都市移動尋找工作,都市的老年人比例也高,不動產大都掌握在上一個世代的老人中,如果無法將年輕人導向衛星都市,通通都集中到都市核心區域,當然會造成都市核心區域房價高漲、生活品質變差;因此,青銀共居可以降低年輕人租金高漲的問題,也可以解決部分老人照料的問題。

image source:Pixabay

四、科技輔助

無法住進安養中心者,則搭配科技監控,從電話、網路、有無迷路或醫療物聯網的規劃,讓遠在另一頭的社工可以隨時掌控獨居老人的心跳、血壓,有沒有吃藥,是否有跌倒、昏迷等現象,可以讓有限的社工資源集中到需要幫助的老人身上。筆者長時間關注這方面的股票,像是發展醫療物聯網、老人照護監控機制、成人紙尿布、長期照護連鎖企業,都是可以長期考慮投資的標的。

五、與便利商店合作

這些政策規劃、科技技術雖然已經起步多時,政策方向卻未必正確,像是政府提出「長照柑仔店」,想要學習綿密的便利商店,讓街頭巷尾都可以服務老人,立意雖然良善,只是這樣子的規劃內容會耗費太多資金與資源,還不如與便利商店合作,提供長照產品專區,甚至於送藥、送餐的服務外包給便利商店,可行性會比較高。

很多老人在天氣熱的時候,也可以買個飲料到座位區休息,成本不高,還可以三五好友在一起閒聊天;如果不想煮或已經沒有能力煮的時候,便利商店也有很多簡單食物可以滿足老人的需求。

如果少子化、鄉村崩潰化是一些必然的趨勢,砸大錢也難以扭轉這種趨勢,既然無法改變,那就用較低的成本來因應這即將來臨的獨居浪潮、老人世代。只是這一個浪潮來得太快,需要建構的長期照護機制繁多,政府與民間組織要上緊發條,這將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全馬競賽。


補充資料:

[1] 日本獨居老人都是怎麼死的?要價100萬元的清潔服務,讓他看見這國家最悲傷一幕,https://www.storm.mg/lifestyle/137688

[2] 日本清潔公司用模型還原「孤獨死」案件房間模樣 死亡現場真實到令人感到驚悚⋯ https://www.juksy.com/archives/81778

[3] 老了想跟好友住,到底行不行?未來同居新選擇,https://thebetteraging.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detail/201907090029/157883/

[4] 高齡化社會,「青銀共居」能拯救老人孤獨死危機?台日案例剖析背後優缺點,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article.aspx?id=25938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