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員被撞死無賠、美國司機有家歸不得...Uber真的讓生活更好嗎?

大數聚

20190927

8589 Views

原文出自「Uber 式零工是「庶民經濟」還是「宿命經濟」? 三個祖父級駕駛給了我答案」,經原作者鱸魚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開小卡車打零工的祖父

最後一趟是從市中心去機場,這次來的竟是一輛小卡車。他本來是建築工,因為長期沒有案子所以出來開車。他打算不久就搬到矽谷,去跟當服務生的女兒同住,將來在那兒開Uber。想必他是不想給女兒帶來經濟負擔。

當時下大雨,15分鐘的路走了35分鐘。那一趟車資是美金$9.6,Uber扣三成,再扣除油錢、折舊、維修和保險,我估計他實際到手的連四塊錢都不到。35分鐘賺四塊錢,這是最低工資的一半。下車時他遞了名片給我,說他會修房子。我注意到他的手在微微顫抖。我說也許有機會用得上他的服務。

搬到矽谷後,他這個年紀打零工或開Uber會更辛苦。矽谷有太多新移民在零工市場比耐勞,也比價低。他也許不知道在舊金山有25%的Uber駕駛睡在車上

這些人負擔不起矽谷昂貴的房租,只能住在偏遠的城市。由於距離遙遠堵車又嚴重,所以他們每週有好幾個晚上睡車上。電視新聞報導過,很多Uber駕駛後車箱都放著寢具。其實不只是矽谷,美國的主要城市都有Uber駕駛睡在車裡的情況。矽谷只是比較嚴重而已。

矽谷競爭更激烈,而且都是年輕人。當然我沒有告訴他這些。我只希望他對在矽谷的未來充滿期望。

下面是美國廣播公司報導丹佛市Uber駕駛晚上睡在車上的新聞 :

是「庶民經濟」還是「宿命經濟」?

你不做有別人要做;錢再少也比沒有好

這三位駕駛都說Uber把價錢壓得太低,所以必須以長工時換取收入。這種零工經濟靠的就是全民皆兵,誰都可以來做,所以他們永遠不缺人。這些駕駛自己也知道本來就是彈性零工,這把年紀也不可能做別的,所以價再低他們都會做,彷彿自己也理虧似的。我感受到的是「你不做有別人要做;錢再少也比沒有好」的宿命氛圍。他們沒有不做的選擇。

在矽谷不常聽到這樣的抱怨,也許是因為那裡多半是兼差賺外快,而且年紀輕,開Uber不是唯一的選項。

這些弱勢老人心態上這樣認命,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無法理解Uber為什麼可以利用弱者的認命來持續打造自己的王國。

有時候想想,不知道Uber帶給這些人的是機會,還是學會認命。

不久前舊金山的Uber駕駛才走上街頭,在Uber總部門口抗議酬勞太低,無法在舊金山生存。其中一個標語寫的是:

Uber CEO : 年薪 4500 萬美元 vs. Uber駕駛 : 每小時 9 美元!

另外還有標語寫著:

你住豪宅,我們睡車上

兩年前一位Uber駕駛和當時的CEO,為了低價剝削的問題在車內發生爭吵。這一段短片在網路上曾造成轟動。事後CEO還為此道歉。

冒牌的便宜

舊金山的法定最低工資是每小時15元,但是舊金山Uber駕駛平均時薪只有9元,而且沒有健保休假和福利。因為他們是零工而非員工,所以不受勞工法約束。紐約計程車駕駛,每小時是15 元,而且享有健保、休假及所有該有的福利。

在這樣不公平的基礎下,計程車業要如何與Uber競爭?

與其說計程車是一個該被淘汰的產業,不如說這根本是一場不公平的競爭。

所以 Uber 的便宜又大碗,不就是砸投資人的錢所建構出來的假像?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身為一切追求高科技的我們,總傾向認為只要對消費者有利就是對的,只要創新就是好的。

可是一旦離開這個角色,從那些成就便宜又大碗背後認命的角色來看,Uber的好,竟然讓我覺得有些歉疚。我也很想繼續享受,做個一切都對我有利的消費者,可是一旦知道了他們的小故事,我就很難再心安理得地接受這種「冒牌的便宜」。

Uber還能撐多久 ?

今年第一季,Uber虧了10億美元。這頭虧損,另一頭又把價格壓到最低。所以這種令消費者鼓掌叫好的廉價模式根本就不可行。但是他們仍以市場一半的價格,幾乎把傳統計程車產業剷除。現在敵人消滅,市場也拿到了,那下一步呢?一季虧損10億美元的大洞要如何填補?

是回歸到市場價格?好意思嗎?還是再壓低駕駛所得?那邊已經走上街頭了,還壓得下去嗎?

Uber敢肆無忌憚地虧損,是因為賺錢根本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看中的是下一階段的自駕車(自動駕駛),現在只是過渡時期。未來要走入自駕領域,最重要的就是AI背後無所不在的資料。現在全球 3百萬的Uber駕駛也就順理成章,成了收集資料的工具。只是這些人遲早都會成為被汰換掉的零件。

Uber的如意算盤是先搶市場先機,再搭建數據。如果是商品的話,Uber的作為就叫做「以低價傾銷掠奪市場」,聯邦公平交易委員會應該是要調查的,但是我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輿論。

我們都聽說過一個偉大的理論:企業存在唯一目的就是利潤。現在這個理論竟然也無法自圓其說了。不管下一輪的新理論是什麼,我確信庶民繼續會是輸家

image source:unsplash

真實庶民的宿命

回到那三個祖父級駕駛⋯⋯要說這種年紀應該在家裡含飴弄孫,似乎太過陳腐,但至少他們不應該再為維持基本生活而工作。

美國人均所得是台灣的2.6倍,可是我完全看不出這個數字帶給他們比台灣老人多一點點的幸福。好萊塢的深宅大院不是美國,這才是。

人均所得只是一個國家的門面數字,庶民數字是每月的生活費。一個比爾蓋茲在帳面上可以挽救100萬個窮人,也可以讓這些人永遠不必出來打零工──那就叫做「人均所得」。不管再富的國家,底層庶民都是一樣艱辛。

在富有的國家生活在底層,心理上只會更苦更認命。因為那個動人的人均所得,只有可能讓你更憐憫自己而已。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