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實現的支票、撒冥紙抗議的居民 誰才是公宅殺手?

大數聚

20181226

1448 Views

原文出自【公宅政策不應捲入沉默螺旋】,經主跑北市都發局政治線記者鍾泓良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編輯選文

編輯選文

北市前都發局長林洲民因大巨蛋、公宅執行不力,被逼退黯然離開柯文哲團隊。不過事實上,公宅政策真的執行不利嗎?主跑北市都發局的政治線記者鍾泓良點出了關鍵因素「反對者恆大聲,支持者鴉雀無聲」,首長開了一張不可能實現的支票,上司的過錯卻是下屬的責任。

image source:pixabay

筆者是第一個在2017年5月點出柯文哲「4年2萬戶 8年5萬戶」不可能實現的記者,理論很簡單,「都發局不可能在剩餘的一年半時間完工,甚至發包完畢。」

不可能實現的夢,公宅面臨的難題是什麼?

記得採訪當時跟都發局周旋快一個禮拜,因為我們都知道實情,因此更清楚命題沒有錯,但對於即將選舉備戰的人,並不好看,但我只是簡單說「開的支票,要算總帳。」

採訪當天,直接面對局長、科長、主秘,旁邊則有媒事組同仁、都發局秘書關心。我也因為這是嚴肅題目,擺出自己平常不會擺的嚴厲表情,開始針對公宅戶數跟遇到的困難進行爭鋒。採訪進入十五分鐘左右,局長林洲民終於受不了動怒,認為這是在審問犯人嗎?採訪中止五分鐘,讓雙方冷靜。

二度採訪開始,其實我不用問你們,也很清楚都發局在公宅面臨的難題是甚麼。我認識三年的主秘開始說明公宅溝通的過程面臨的挑戰,以及面對「反對者恆大聲,支持者鴉雀無聲」的情境,連被我認為一向生冷的主秘也開始哽咽。

公宅說明會的日常:撒冥紙、公務員被里長襲擊

我當然知道。因為都發局被抗議者撒冥紙,大聲嘶吼;服務同仁被里長襲擊胸部挫傷;議員提出反公宅連署;公宅被嫌棄應該要跟垃圾場、墓園等鄰避設施擺一起,要求鄰避設施回饋金;文山區的特色就是文教區,把這種教育水平不高的人進來,就沒優勢;引進愛滋病患;小燈泡事件再現等等,我人都在。

我也曾經因為跑完公宅說明會後開始質疑人生,覺得這個社會怎麼會是這樣?但後來即使休假,再遠再晚再沒有新聞性,我都還是願意多跑幾場說明會。原因無他,因為讓這些人見光,才是對於都發局同仁的保護,以及讓社會的壓力去影響政策的制定。

image source:FB/鍾泓良

執政者開了一張不可能實現的支票,努力的執行者卻被犧牲

台北市公宅或許沒有達到預期的戶數目標,這是真實,但你不可以否認努力要完成你的政治承諾的那群人所付出的努力。相反的,市民應該要思考,執政者開出的任何政治支票的制定,是否原本就符合現實考量。林洲民離開市府前說:「所以當有人五次以上告訴我公宅執行不力,我說我聽不懂」、「公共住宅台灣第一名,沒有任何人可以詆毀都發局在公共住宅的成就!有沒有人詆毀,有!」

剪綵風光誰看到前人辛苦,下屬的功績是上司的功勞,上司的過錯卻是下屬的責任。

公宅政策不應捲入「沉默螺旋」

柯文哲在二○一四年七月公布公宅政策,以「買不起,總要讓人住的起」為口號,打動高房價下的無殼青年。他上任後也將「四年兩萬戶,八年五萬戶」列為重點政策。如今政府、議會及社會對於公宅政策已捲入「反對者譁然,支持者漠然」的「沉默螺旋」,不僅讓現實戶數不理想,未來也將充滿堪憂。

公宅目標初期就形同不可能任務,然而新政府一頭熱,既有事務官過去有公宅經驗也僅能摸摸鼻子賣命,從不放過任何公有地,到在第一線遭居民怒吼、羞辱都選擇隱忍,但卻未讓現實數字大有起色。眼看大限將至,上位者也默默調整政策,「四年兩萬戶」的動詞從原本「完工」、「開工」,到如今的「編列預算」,更不惜妥協自砍戶數,卻也傷了堅持執行的公務員。

image source:FB/鍾泓良

反對者恆大聲,支持者恆默聲

而筆者參與近廿場公宅說明會,見識過信義廣慈、萬華青年營區撒冥紙、文山華興段居民喊公宅將引入愛滋病患等,更多是赤裸指責公宅就是會拉低周邊房價。但會中鮮少聽到支持公宅者明確表達訴求,一問竟是害怕當下氣氛及傷害鄰里和諧;如此消長,反對者恆大聲,支持者恆默聲,形塑公宅成為北市最新鄰避設施。

地方聲音也影響市議會態度,原本支持議員礙於選民壓力選擇沉默,不支持的更挾民意見縫插針,為公宅設下層層關卡,再要求市府以順應民意之名減量;此例一開,各地便競相模仿。「居住正義」大旗光鮮亮麗,但也重如泰山,難憑一方就能單獨揮起。當公宅在台灣高房價下成為勢在必行政策時,支持公宅的市府、議員及居民均在反對方大聲喧嘩下選擇沉默,捲入「沉默螺旋」時,又將如何期待有更多進展?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