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醫大入學考「技術性調分」刪女性名額! 從日本醫界性別歧視看台灣男女職場現況

九號球

20180819

631 Views

首圖來源:Pixabay


前陣子日本東京醫科大學(下簡稱東京醫大)遭媒體爆出醫學系入學考試不公,為了降低女性考生錄取率,透過技術性「調分」讓女性考生與部分重考生的成績比男性考生低分。

觀察2009年至2018年東京醫大醫學系男女錄取率折線圖,很明顯地可以看出,2010年女性合格率高過於男性,但2011年女性錄取率卻從10%驟降至4%,且錄取率再也沒高過於男性。

0819_1

image source:Twitter @livedoornews


事實上,一開始檢調人員是針對賄賂相關事項對東京醫大做調查,查證是否有政府高層為了讓自家小孩進入東京醫大「走後門」與醫大做利益交換,沒想到查弊案的過程中卻發現考生調分事件。

以今年(2018年)東京醫大為例,共有2,614人報考,錄取171人,錄取率僅6.5%。男女報考人數分別是 1,596、1,018人。第一階段筆試後,男性考生有303人通過筆試,合格率為 18.9%,女考生僅 148人通過筆試,合格率為 14.5%。經過二階段的評比,最後男女考上人數分別是 141人和 30人。女性學生通過入學者的比率遠低於男性(女:2.9%;男:8.8%)。

而東京醫大就是在一階、二階測驗時針對特定人選進行調分,進而達到控制男女錄取率的目地以及讓部分考生「走後門」。

0819_2

image source:Twitter @livedoornews


如果單看男女性通過測驗的比例,可能會得出女性能力與男性比較起來相顯遜色,甚至得出女性不適合醫科的結論,然而,這並非能力的差異,而是校方刻意打壓,更值得被注意的是,這落差懸殊的比例背後隱涵女性進入醫科門檻被架高以及職場性別歧視的問題。

然而,即便媒體爆出東京醫大如此嚴重的性別歧視問題,仍有評論認為這樣的手法是「必要之惡」,更突顯醫界根深蒂固的性別偏見。針對這樣子的行為,東京醫大也有自己的一套說法,他們認為女學生從醫大畢業投入相關職場後,可能因結婚、生育等原因辭職或轉換跑道,造成醫院人力不足,因此為避免醫療環境被大幅影響,才藉由「調分行為」,控制女學生比例。

doctor-650534_1920

image source:Pixabay


日本媒體深入訪查醫界從業人員,有相關人士指出這樣子的狀況並非僅侷限在東京醫大,而是早已在醫學系行之有年的慣例,只是有查出來跟沒被查出來的差別罷了。在醫療現場上的情況更為惡劣,女醫師因懷孕生產在升遷上遭受差別對待,以及生產回歸職場等都是一大問題。從學校到職場,刻版的歧視思維,造成無法打破的惡性循環。

根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公布的報告指出,目前醫療相關從業人員主要是由女性組成,然而,女性在高技術職業(highly skilled occupations)當中仍未得到重視。事實上,各國醫師性別比例狀況不同,在日本和韓國,只有約20%的醫師是女性,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在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女性比例卻超過70%。

這張圖是2015年與2000年女性醫師比例圖,過去十五年來,女性醫師比例的確持續增加,但各國狀況不同,仍有待繼續觀察。

0819_3

image source:OECD


台灣的部分,依照教育部統計大專校院科系別學生數,2017學年度醫學系、牙醫學系、中醫學系一年級男女學生人數,女性人數皆低於男性。

0819_4

以行政院性別平等會性別統計資料庫的統計,2018年台灣醫療職場上西醫師、牙醫師、中醫師總數性別比例,男性:77.5%、女性:22.5%。西醫師的性別比例最懸殊,約為八比二。2017年與20216年的狀況皆是如此,比例沒有太大的變動。

0819_5

對比先前媒體的報導標題「醫師女力崛起 每5名醫師就有一人是女性」。如果將台灣現況與國際資料放在一起比較,其實台灣的成長空間還非常大,但這樣子的標題卻可能誤導大眾對於職場上性別差異的認知。

這幾年,性別議題開始被社會重視,政府陸續推出相關政策推動性別權力平等。然而,從東京醫大事件可再次看到職場上的性別刻版印象對女性仍有決定性的影響,不論是工作機會或者升遷競爭有相當程度的侷限。不論是醫療職場或是其他行業,都仍被傳統性別觀念影響著,將女性矮化或者有意無意的壓迫。觀看日本事件時,台灣應將此做為警惕,避免落入同樣的惡性循環。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http://bit.ly/2KgJFC7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