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皇登帝是走回頭路?研究顯示或將成民主化加速器!

劉珞亦

20180319

1656 Views

首圖來源:wikipedia


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因為取消任期,引起整個世界高度關注,不過最值得關注的,這樣的「取消」,確實改變了整個中國的政治結構。一直以來,中國作為一個威權政體,最常被討論的就是中國甚麼時候會「轉型」為民主政體,然而許多人認為,這次習近平的稱帝,是讓中國民主化更加的遙遠。

但其實有相關的研究指出,稱帝,或許更是加速民主化。

「威權」政體的分類

在1999年時,美國政治學家Barbara Geddes在她的文章<What do we know about Democratization after twenty years?>中就對於此有深入的研究。

他認為威權政體大致來說分成三種,分別為「軍事政體」、「個人型政權」、「一黨專政政體」。

所謂的「軍事政體」,是指軍官來決定統治者,而且這些軍官在政策上會具有影響力;而「個人型政權」,原則上就是指獨裁者,因此若有任何人想要進入政治的領域,都必須要由當時的獨裁者來考量;而「一黨專政政體」就是指只有一個政黨可以掌握所有的政治資源,掌握所有政策制定的權力,當然可能會有其他合法的政黨,但是那些合法的存在也是被創造的。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種分類?Barbara Geddes用的標準是「如何」得到權力,例如「軍事政權」中就是以軍事高級管理團隊來決定領導者;而「個人型政權」則是以「個人」來領導,並非像軍事政權中還有團隊的色彩,且作者認為通常領導者都會用「戒嚴」的方式來架空憲法,讓自己充分享有整個統治的權力;而「一黨專政政體」則是以「黨」的組織作為中心,在黨的內部會有一定的競爭可能性。

三種政體的比較

在「軍事政權」底下,是所有威權政權當中最容易倒台的,因為作為威權,有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抓住權力」,畢竟你要維持權力的「久」,這是威權最主要的目的,因此「軍事政權」在這樣架構底下就會顯得比較不利。

首先,軍人本身對於「政治參與」比較沒有興趣,還是會想要保持「軍人」的身分,最重要的是,他們有「退路」,也就是繼續當「軍人」這樣的身分,這種想法會使得若要發動「政變」抑或是「維持」軍事政權,會容易讓其他軍人看風向,只要不利,就保持中立就好,所以容易內部分裂。最好的例子就是1981年的西班牙軍事政變,因為軍方想要回到軍事政權,但是國王說服其他各區司令支持他,最後政變失敗,沒有流任何一滴血的失敗政變。

而「個人式政權」,因為都是領導者的人際網路所組成的,所以也難以推動改革,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所有資源權力都掌握在一個人手上,其他人都會變得容易追隨領導者,畢竟只要違反領導者,就會容易受到不好的對待。

但是這樣的狀況會有一個危機,就是在於領導者過世,如果領導者過世,所有事情都會容易崩潰,Barbara Geddes認為主要來自於幾項不穩定的因素。第一,領導者的支持基礎很小,主要都是來自於他身旁的裙帶關係;第二,支持者的支持基礎都是來自於「忠誠」和「物質生活」,所以領導者的去世,當然就沒有「忠誠」的對象,另外若經濟出現問題,也會讓整個支持體系出現崩壞的可能性。

最後,「一黨專政」的政權主要的利益會體現在「派系競爭」,在作者的研究裡面她發現如果在執政團隊中,有納入所有的派系,就會形成最穩定的政局,所以在型塑政局中,目標就會在於「拉攏」其他派系,而非去把其他派系清除,而且是一黨專政相較於前面兩種政權,更需要「制度」的制定來維繫,所以在一黨專政的政權當中,往往都會看到合法的反對黨,這也會讓反對的力量被吸收掉,反而不容易激起大規模的抗爭。最後,一黨專政政權不需要擔心領導者的死亡,因此成為威權政權中最為穩定的政權。

哪種威權政權最穩定?

根據Barbara Geddes在1998年的調查,軍事政權平均的壽命為7年、個人型政權為19年,一黨專政則是為35年。所以看得出來一黨專政是最為穩定的威權體制,當然不外乎上面所說的理由,Barbara Geddes還認為最大的問題在於「社會問題」的處理方式,她認為軍事政權容易形成「內部分裂」,但也因為如此,比較有空間進行談判來進行民主轉型;而個人式政權則是容易進行鎮壓的方式,激起民眾的反叛,而最後推翻政權;但是一黨專政的政權,通常都會有比較彈性的作法來處理這樣的問題,如前述,主要的競爭在於內部派系的鬥爭,所以在黨的內部就會有衝突發生,較有機會以妥協或是其他彈性的方式來回應社會。

威權政權

中國這樣,真的比較好嗎?

雖然這樣的研究是在1999年所發表的,在時空背景已經有很大的變化底下,到底還適不適用,是很值得質疑的,但至少透過這樣的研究,可以確定的是若中國以為這樣是最好來穩定政權的方式,答案絕對是打上問號的。

在一黨專政底下,至少還有一種「民主的假像」,一方面讓人民以為國家有選舉就是民主社會,另一方面政治的競爭在黨內至少有狹窄的「空間」,這樣的「假像」至少可以有「假面」的穩定,並且透過派系的競爭來回應社會的可能性。

但如果這樣的假面拿掉,帶來的是更暴力的「個人式政權」,從社會科學研究來看除了明顯的是減少威權政局的壽命,另外一方面,在國際政治上會不會造成其他國家更多的緊張,而有圍堵中國的行為,都值得觀察。

民主才是唯一的出路

民主制度雖然不是最好的制度,但至少她是現況底下最好的制度,至少在民主社會的制度底下,我們可以擁有自由,我們擁有人權,我們擁有批評政府的權利,因為這是作為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利。

「你不能自由的講,就不會自由的想。」在威權體制下,任何自由就是一種夢,不論哪一種威權體制存在,都是人類前進的阻礙,反抗或許才是唯一的出路。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