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讓她們勇敢發聲!調查顯示94%的娛樂圈女性都曾被「潛」

大數聚

20180302

659 Views

首圖來源:Pixabay



原文出自好莱坞对性骚扰做了一个调查,94%的人me too了 ,作者顾天鹂,本文獲 好奇心日報 授權轉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自 10 月 15 日以來, #MeToo 運動由哈維·溫斯坦醜聞發酵,演變成了一場席捲 85 個國家的全球運動,數百萬女性和部分男性打破沉默,或是走到台前指控性騷擾者,或是揭露行業潛規則。4 個月內,從好萊塢到矽谷到新聞界,150 多位男性名人受到指控。

過去數月的相關報導往往是受害人陳述自己的經歷,《USA TODAY》則進行了一次更為廣泛、更加定量的調查。這場聯合了國家性暴力資源中心、影視從業女性協會、創意聯盟的調查,覆蓋了 843 位在娛樂業工作的女性,職位涵蓋制片人、演員、編劇、導演、剪輯、攝像等,主題圍繞她們遭遇或見證過的不當性行為(sexual misconduct)。

最終數據讓人吃驚——94%,這就是好萊塢女性工作者遭遇性騷擾的比例。也就是說,幾乎每一個參加調查的人,都承認自己經歷過某種形式的騷擾和攻擊,對方通常是手握權力的男性;有 21% 的參與者說,她們曾經被迫做出至少一次的性舉動。

這種「性騷擾」的囊括範圍可能比部分人想像得更廣,它包括:不合時宜的性相關評論和接觸、向女性提出發展性關系的要求、強迫女性和自己發生性行為或者做一些性意味的舉動、未提前通知的情況下在試鏡中要求女性裸體等等。

加州大學性別平等研究中心的總監 Anita Raj 表示,對於這個結果要保持一些謹慎,但是從總體上看,它「具備可信度且重要」。「這個百分比高於一般的工作場所性騷擾,但我們都知道每行每業是不同的……94% 其實並不讓人震驚,它只是說明(性騷擾)在好萊塢是普遍存在的,在好萊塢的背景下,如何界定『職業性的交流』非常模糊。」

201802231816307C8AfeWRBswTHoUl

「這些情況是如此之常見,以至於已經被視為正常的事情。」一位被調查者說,「對我來說,這包括在耳機裡聽到的厭女和騷擾言論,以及大大方方摸我並對我評頭論足,我過去 20 年都承受了,把它視為在這個男性主導的產業裡工作而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這項調查還發現,只有 1/4 的女性會向人提及這件事,大部分擔心會在工作和私人領域遭到報復。其他不投訴的原因還有「沒證據」、「不確定能不能算性騷擾」、「感到羞恥」等。而在少部分報告和投訴的事例中,騷擾者得到懲罰的概率剛過 50%,這「懲罰」還囊括了口頭警告這一沒什麼實際效應的措施。沒有一起案例最終鬧上了法庭;少數情況下,投訴者會被開除。

20180223181512S94pNOr3tPCAQzkl

值得一提的是,這項調查存在一定的侷限性,比如它是一項發郵件邀請業內女性自主參與的調查,這些自願參與者的樣本屬性並不足夠明確。

不過,性騷擾的相關調查已經在全球展開。

放眼其他行業和全球各國,有關性騷擾和性侵的數據也值得警惕。2 月 21 日,一項受 #MeToo 啟發的在線調查揭示,美國有 81% 的女性和 43% 的男性經歷過性騷擾;去年,聯合國公布的數據顯示,全球 35% 的女性遭受了身體暴力和性暴力,1.2 億未成年女性被迫發生性關系,每個洲的性騷擾數據不同,亞洲的越南(87%)和印度(79%)是重災區,南美和歐洲並不落後多少,埃及女性則報告了 99% 的性騷擾比例。

這場運動從演員艾莉莎米蘭諾 於 10 月 15 日發布的一條推特「如果你被性騷擾或性侵了,請用『me too』來回覆這條推特」開始,一周後,它已波及 85 個國家,擁有 1700 萬推特討論。

相應地,美國全國性侵、虐待與亂倫熱線接電量飆升,11 月和 12 月接電量分別比同期增長 25% 和 30%,2017 年的總數 204980 通,為該組織自 1993 年成立以來的峰值;DC 性侵危機中心則彙報了兩倍於平時的周接待人數,更多受害者開始尋求法律和心理援助。

12 月初,《時代雜誌》將年度人物授予了這群「打破沉默者」。金球獎和葛萊美頒獎典禮上,明星們開始佩戴 「Time’s Up」標籤和白玫瑰,以示自己對反騷擾和反歧視的支持。

不過 #MeToo 的焦點似乎從未偏移——曝光那些手腳不乾淨的上位者。《洛杉磯時報》在去年 12 月 30 日刊文稱,自它開始以來,幾乎每 20 個小時就有一個名人深陷性騷擾指控。

超過 1/3 的人完全否認了指控,盡管他們中的部分人被多人投訴,其中包括被 310 人指控的導演詹姆斯·托貝克;16% 的人選擇辭職和退休;包括皮克斯的約翰·拉塞特在內的 4 人被公司要求“休假”;有 2 人選擇了自殺。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真正有調查結構介入的案例,只占 2%。

20180223181547GmqwagvePlrkp8L6

運動的一些隱含問題陸續暴露了出來:

瑪格麗特·愛特伍麥可·漢內克等人指出,現在這種「被控即有罪」的評判邏輯已經接近於當年的獵巫運動,被指控的人沒有經過司法調查就不得不接受一些處理,這有違程序正義;

法國演員凱撒琳·丹尼芙稱,這場運動已經出現了極端化的風險,反對性自由、性表達的保守主義萌芽,它在眼下快成了「新清教徒主義」;

某種程度上,這項運動也阻礙了與之無關的、藝術的自由表達。好萊塢的創意編劇室在頭腦風暴時開始不自覺地自我審查,擔心觸碰那條邊界;伍迪·艾倫則因陳年舊案被業界集體抵制,新片前景不明

產業內部的權力失衡、根深蒂固的性別壓迫和不完美的法律程序共同造就了如今的局面。#MeToo 為受害者的勇敢表達提供了機會,但最理想的結果應該是從本質上推動與之相關的立法、設立更科學的投訴制度、強化司法調查的過程、加強相關犯罪的責罰等等。它不能替代法律,而應該讓法律改革。

好奇心日報footer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