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國家的護照最值錢?「國籍質量指數」QNI出爐!

大數聚

20180520

1563 Views


原文出自「「國籍質量指數」出爐,哪個國家的護照最值錢?」,作者溫欣語,本文經好奇心日報同意轉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法國。


和一個在貧窮國家出生,人生會被戰爭和暴力打斷的嬰兒相比,一個在富裕國家出生的嬰兒可能會活得更長,更健康,擁有更多機會。 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但是如何計算不同國家的國籍所帶來的價值一直是個難題。

尤其是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公民身份早就不只是一個人在自己國家裡擁有的權利,還包括他們在全球享有的機會和福祉。

Henley & Partners 是國際上第一個推出國籍質量指數(Quality Nationality Index)(簡稱 QNI)的咨詢公司,該公司和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的歐盟憲法教授和公民權利專家 Dimitry Kochenov 合作,推出了 QNI 指數,今年是他們第三次發佈該指數。

國籍質量指數衡量了四方面的數值,自由旅遊,自由居住(公民能在多少個境外國家工作或者生活,無需手續或者手續極其簡單),經濟實力和個人發展。其中旅遊和居住自由度參考了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經濟實力參考了世界銀行,個人發展參考了聯合國的數據以及和平和穩定指數。

18052001

教授 Kochenov 認為國籍質量指數涵蓋了兩方面的價值,「QNI 包括了國籍的內在價值,也就是公民在自己國家生活的質量高低和個人成長機會的多少,同時也包括外在價值,即允許公民在境外國家追求多元化的,高質量的機會。」

100% 為滿分數值,法國國籍總得分 81.7%,全球排名第一,比德國稍高一點,德國得分為 81.6%。德國國籍保證了公民能在一個強大且穩定的經濟體里工作和生活,但法國總分略勝一籌部分原因是法國此前是殖民帝國,自由居住度比分比德國更高。排行榜里最後一名是位於非洲大陸東部的索馬里,得分為 13.4%。

去年很多國家對伊拉克進行了簽證限制,因此伊拉克成了下降名次最多的國家,下降了 15名。上升最快的是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分別上升了 20 和 19 名,這主要來源於 2017 年他們和申根國家簽署了免簽證政策。

QNI 指數揭露了一個普遍存在的誤區,很多人認為經濟發達的國家也是國籍質量指數較高的國家。拿中國舉例,中國是全球經濟巨頭,但是國籍質量指數很低,排名第 59,列支敦士登公國(歐洲中部國家)的經濟和中國比起來不足掛齒,但其國籍質量指數在全球排名靠前。

18052002

旅遊自由度排名最高的是德國,德國公民到 176 個國家可以享受免簽或者落地簽,瑞典人則享受 175 個國家的同等待遇,美國和澳大利亞都有 170 個免簽/落地簽國家。

中國和加拿大都是經濟大國,但是「他們把自己的公民鎖起來了,」 Kochenov 說,中國只有 60 個免簽/落地簽國家,印度更少,只有 50 個,這兩個國家的免簽/落地簽國家數甚至少於世界上的小型經濟體國家,比如塞舌爾、湯加和密克羅尼西亞,這些國家的免簽/落地簽國家數是 142,113 和 108。

當然,不能光看數字,俄羅斯國籍可以享受 100 個國家的免簽/落地簽,但是這 100 個國家中沒有一個是富裕國家。

Kochenov 教授認為只有給公民提供到美國和申根國家,也就是世界上最主要的兩個商業和旅遊目的地的免簽或者落地簽,這個國籍才算的上是「真正有價值的」。因此,並不驚訝,俄羅斯在國籍質量指數里排名僅為 63。

18052003

英國的國籍質量指數今年下降到了第 13 名,去年也沒能進入前 10。英國脫歐嚴重影響了英國排名,因為這直接導致英國喪失 30 個世界領先國家的居住和工作權利。當然,這也會影響其他歐洲國家,這些國家一直以來和英國保持緊密聯繫。

美國上升了兩名到第 27,美國比其他歐盟國家的指數更低,一部分原因是和歐盟成員國比起來,他們只能在一些很小的經濟體國家裡自由生活和居住,因此自由居住指數相對低。另外,美國因為核武器爭執且經常介入其他國家的武力戰爭,因此不太「太平」,動蕩指數更高。

雖說加拿大的旅遊自由度還說的過去,但加拿大對公民開放便捷定居和工作的國家只有 2 個。「加拿大向我們展示了你可以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但還是尊崇著 19 世紀的古老想法——一個國家,一個公民身份,一個土地權利。」 Kochenov 教授指出雖然加拿大人在自己的國家裡享有很多權利,「但他們並不鼓勵自己的公民到其他地方工作或者生活。」

在居住自由度方面,中國的分數為 0,意思是中國人想到任何國家居住或者生活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你需要辦的手續和花的時間成本可以說是全球最高。和中國一樣「名列前茅」的還有越南、菲律賓、巴基斯坦、埃塞俄比亞等國家。

今年的 QNI 數值被形容為「雙輸」的局面,無論是歐洲還是英國,國家國籍質量都在降低,而那些快速增長的經濟體,例如中國、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美國,這些國家的指數每年都在不斷升高。不過歐洲國家仍然佔據著國籍質量指數前列,而新興經濟體可能需要一個世紀才可能顛覆這一局面。

「很明顯,我們的國籍直接影響了我們的個人機會,比如我們是否能自由旅遊,自由做生意,活得更長、更健康, 獲得一個更有價值的生命,」 Henley & Partners 的董事長 hristian H. Kälin 說。

但這同樣也帶來了巨大的遺憾——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的國籍決定了我們的機會和野心,而不平等現象很難扭轉。

 好奇心日報footer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