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奧斯卡也沒人看?創下10年來收視新低,美國電視業難抵頹勢!

大數聚

20180309

580 Views

首圖來源:oscar



原文出自奧斯卡創下收視新低,這背後是整個美國電視業的衰落,作者周哲浩,本文獲 好奇心日報 授權轉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當地時間 3 月 4 日舉行的第 90 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收視情況創下了歷史新低。根據尼爾森的數據,這屆奧斯卡只吸引到了 2650 萬的觀眾。上一屆的奧斯卡創下了九年來的新低,即使是最後「信封門」的烏龍事件也沒有讓它避免收視窘境。這一屆的奧斯卡仍然選擇請華倫比提和費唐納薇來擔任最佳影片的頒獎嘉賓,但這個應該是有意制造出來的熱點並沒有扭轉奧斯卡的頹勢。第 90 屆奧斯卡收視相比去年下滑 19%,跌到了歷史的最低點。

201803061702144ZXmruK7dRjOqaUt

這背後固然有頒獎典禮本身的原因,比如奧斯卡的電影並不是符合大眾口味的商業電影,普通人對它們沒有深入的興趣,了解最終的結果對他們而言已經足夠。又比如大家並不見得喜歡在電影的盛事典禮上看到越來越多的政治元素。

但內部因素之外,更主要的則是整體電視行業的衰落。內容選擇平台的增多讓電視台一家獨大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不只奧斯卡,其他一些大型活動的轉播收視情況也紛紛遭遇了近年來或者歷史上的最低點。

2016 年 9 月艾美獎 1138 萬的收視人數則是平了 2015 年歷史的最低紀錄。幾個月前,60 歲的葛萊美遭遇了九年來的收視新低。體育賽事方面,剛剛結束的冬奧會的收視人數也是有記錄以來的最低。(過去 20 年中,收視最好的冬奧會是 2002 年的鹽湖城冬奧會,它平均吸引了 3190 萬的觀眾。)就連美國電視節目收視的霸主超級盃也沒能逆流而上,費城老鷹擊敗新英格蘭愛國者的比賽是自 2009 年以來收視最低的。

20180306170241htIl8gjGbCKi3BRx

早在流媒體之前,互聯網的興起就衝擊過電視行業,互聯網豐富了人們的娛樂選擇,把人們的注意力從電視機前挪開。作為回應,電視的內容被移動到了電腦屏幕和手機等移動設備上。

從 Netflix 的《紙牌屋》開始,流媒體開啟了自制模式,逐漸擺脫對於內容授權的依賴。這次電視行業面對的挑戰更加棘手,靠轉移內容緩解剪線(cord-cutting)潮的方式行不通了,競爭點成為了內容本身,在這方面電視行業並不占優勢,反而是不惜為內容一擲千金的 Netflix 頻出精品。

諸如「Netflix 是否殺死了電視」的話題在過去幾年開始頻繁被媒體討論。分析師 Michael Nathanson 在 2015 年的一則分析中通過對收看時間的計算指出,2015 年觀眾收看電視的時間相比前一年減少了 3%,這其中有一半的時間花到了 Netflix 上。另外還有幾個具體的數字可以說明問題:在裝有 Netflix 的家中,CBS 的收視情況相比沒有裝 Netflix 的家庭要低了 42%,Netflix 造成的 ABC 和 NBC 的收視時間減少則分別為 32% 和 27%。

在 Netflix 之外,近年還湧出了亞馬遜以及 Hulu 這樣的流媒體在與電視爭奪觀眾。下圖是一則統計了 1500 位青年對於影音平台選擇的調查,他們收看 Netflix 的時間幾乎是電視直播節目的兩倍,花在 YouTube 上的時間甚至更多。把直播、點播和付費內容加上,電視的收看時間剛好與 Netflix 打平。

20180306170418ewFoiYsWOT9pv8St

流媒體們對內容的投入仍在繼續。Netflix 在宣布要在 2018 年推出 80 部原創電影後,又宣布會推出 700 部原創的電視節目、電影和特別節目。它還從 FX 電視網挖來了制作出《美國犯罪故事》等熱門劇集的瑞恩·墨菲。Amazon買下了《魔戒》的電視劇改編版權,要打造自己的「權力的游戲」。《侍女的故事》讓 Hulu 在業界的名氣響了起來。蘋果作為內容領域的後來者也已經與史蒂芬史匹柏、珍妮佛安妮斯頓這樣的明星確立了合作。

面對流媒體的競爭,電視自然也加強了內容的制作,HBO 《權力的游戲》便是其中代表。節目的操作模式也有所改變。拿迪士尼旗下的 ESPN 為例,它的旗艦節目《SportsCenter》增加了網路特供內容。

另外,電視減少或終止了對流媒體內容的授權,並且紛紛推出自己的流媒體服務。

迪士尼去年 8 月宣布終止與 Netflix 的授權協議,並打算自己推出兩款流媒體,其中一款是為 ESPN 推出的 ESPN Plus。一方面,這是順應觀眾的習慣,就像電視內容曾從電視屏幕上轉移到電腦和手機等移動端那樣。另外一方面,這也可以看做是通過流媒體反哺電視的嘗試,ESPN Plus 並不會播放在 ESPN 廣播頻道上的內容,流媒體只是個補充,它或許可以通過一些花絮激發起人們對賽事的熱情從而成為電視的訂閱用戶。

好奇心日報footer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