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歧視與偏見」的言論並不是霸凌!身而為人我們都有質疑、指責的資格

大數聚

20200315

2344 Views

原文出自【身而為人,我們為什麼應該要抵制「歧視與偏見」的言論?】,經原著Moonrogu授權轉載原文,未經同意者請勿任意轉載!

文/Moonrogu

這幾天,本土知名藝人吳宗憲對於憂鬱症的發言再度引起台灣各界撻伐,而當事人的態度,也理所當然毫不意外的「不認為自己有半點問題」。

也許過去在綜藝節目得到的掌聲與歡笑,讓吳宗憲的觀念始終沒有隨著環境與時代的演進而有所改變。他依然習慣去脈絡、將特定族群標籤化,作為其上節目時用作引發娛樂效果的訕笑話題。也許就是過去的風采,讓他擺脫不掉這種表達方式。他習慣了。

值得慶幸的是,這個社會並沒有像吳宗憲一樣活在過去。在這兩天的討論聲音中,我們可以發現,越來越多人明白,缺乏理解的言論是對「活在陰影之下的人們」最直接的傷害。越來越多人,願意用行動發聲,去試圖理解、保護這些曾被忽視的群體,讓他們不再是孤單一人。

Image Source:Unsplash

台灣社會能走到這一步其實很不容易。畢竟在過去,我們都曾在充滿歧視與偏見的環境下成長。


資訊媒介,決定了我們的樣貌

今年過年的時候回老家一趟。如果你曾打開電視就會知道,通常這種年節時刻,各大電視台都會重播以前的綜藝節目,來當作過年的餘興。

初二閒閒沒事打開電視來看,當時電視正在播放十幾年前十分熱門的深夜綜藝節目,螢幕上的主持人正在模仿原住民的某些特徵(但實際上原住民根本沒有這些特徵,都是他人賦予的)。配上罐頭音效,誘導台下的觀眾、參與來賓,以及螢幕前的觀眾發笑。

很好笑嗎?

如果是當年還沒碰社會運動的我,還沒了解弱勢困境與原住民在台灣處境的我,搞不好真的會笑出來。畢竟當年就是這些綜藝節目把我們塑造成「會笑」的模樣。

可是,它該是能被拿來取笑的事情嗎?絕對不是。

你必須理解的是,原住民在台灣的聲量一向鮮少被重視,這即便是放到現在都還顯而易見的現象;更別提在過去,整個社會都企圖用歧視與偏見去形塑他們的樣子、貼上不對等的標籤。這也導致人們習慣於拿原住民來取笑、娛樂,卻又忽視他們的聲音、甚至說得出「懂得笑就不會恨了」這種話。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同性戀、新住民,甚至是這次事件的憂鬱症朋友們:因為偏見,所以他們被去脈絡的話語貼標籤。因為聲音不被重視,所以很自然的被拿來取笑。

Image Source:Unsplash

過去社會的新聞媒體、這些綜藝節目,都是用這種方式在對待少數、娛樂大眾。連帶也製造出我們這些被偏見養大、曾經愚蠢噁心的人。


當少去歧視、減少偏見之後

前陣子,我在一些教育工作者的討論串中得知,現在的國中生、國小生,只要提到同性戀、性別認同的話題,他們基本上都覺得「那有什麼嗎?」反而是作為導師的這些工作者覺得自己擔心太多了。

這是很令我震驚也很驚喜的事情。因為這群年紀比我們還小的學生們,已經擁有我們花了好幾年才能打破的認知。他們早就具備人權的基本常識,早已實現了我們國小老師父母最愛提到、但連他們自己都做不好的「尊重與包容」。

為什麼同樣是走在求學成長的階段,我們與他們的認知與素養有如此差距?

也許,原因就出在那些老舊的綜藝節目逐漸式微了。老式的訕笑型笑話、拿他人鮮血溫暖大眾笑容的話語沒有地方得以發展。相對的,網路社群如Instagram、Youtube等新興媒介逐漸進入學生們的日常生活圈。他們能更不受框架約束、不受資訊媒介的侷限,去接觸更廣泛、更多元的聲音。

Image Source:Unsplash

這都是隨著世代推進、環境改變所造就出來的結果。儘管這還得歸功於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努力爭取言論自由、努力消弭歧視的少數人所爭取得來的友善環境。要不是有他們在,也許那些老舊的歧視與偏見還會被延續下來,影響我們的新世代。但至少就現階段而言,台灣社會至少是往好的方向走


表達意見不是霸凌,是為了讓這個世界更友善

儘管我們都知道,這個社會的歧視依然存在、偏見從未消失。就像吳宗憲這樣。

這也證明了我們絕對不能停留在現階段就此滿足。我們勢必得為了延續友善,花費更多心力去向還未能脫離過去思維的人說服、解釋,試圖讓台灣更美好、讓更多人不會因為某些人的「一時之言」承受無可挽回的傷害。

Image Source:Unsplash

面對自己引起的爭議,吳宗憲認為這是「網路霸凌」,似乎對自己現在的處境感到非常委屈;然而,我們也未見他對自己的言論做出徹底、果斷的道歉。他不明白,他的一句道歉或許無法消除「已經受傷的人」被加深的傷口,也不見得能對社會帶來多大的改變。但至少他的道歉能帶來一點微小的彌補。我們去指責、去議論吳宗憲,甚至指出他的不是,只要不涉及謾罵與人身危害,我都不覺得這些言論有半點霸凌的成分在。

吳宗憲是公眾人物,即便隨著世代改變以及過去的所作所為累積的惡業,讓他的公眾影響力早已大不如前。但他依然具有高度的媒體聲量,去影響他所能影響的群眾對特定族群的觀點,影響那些聲音尚未被重視、卻無辜受傷的人的身心狀態。

身而為人,我們是有人性的。我們都有資格去質疑、指責製造傷害的源頭。我們不是在期望要改變特定人物的思想,也不是想要將誰逼至死境。

我們想做也該做的事情一直都很簡單明瞭:

不要讓他人受到傷害、我們要保護他們。不要讓他們獨自承擔,讓他們知道這個社會一直有我們在。不要讓他們承受痛苦,卻無人能夠出手伸援。不要讓歧視與偏見四處瀰漫,我們要試圖讓這個社會更加友善。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