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被「標準答案」強暴...看見罷工的力量 她曝空服員考試有思想審查!

大數聚

20190522

2608 Views

本文節錄自【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一書,作者莎拉,由高寶書版提供,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image source:flickr/peter burge

既生花,何生草?

友航是台灣成立的第一間國際線航空公司,剛成立時由官方全力支持經營,揹負著為國共內戰後播遷來台的國民黨政府開拓國際能見度的使命。

雖然一九九五年後,官股逐漸撤資,也漸脫離過往的政治宣示色彩,轉型為民營航空公司,執行一般商務航空業務,但有鑒於這樣的歷史背景,官方色彩還是相當濃厚,甚至官股也不是完全退出,仍佔有一定份量。這樣的公司結構使得友航多少有些「公家」色彩,福利自然是不能太差。況且有官方的支持與扶植,如同郵政、電信、大眾運輸等產業一樣,我們大概會清楚知道,除非台灣滅亡,不然這間公司是不可能倒的,多給人一種「鐵飯碗」的保障之感。

而我所服務的公司是首間為促進市場活絡、良性商業競爭而成立的非官方國際航空公司,資金大多來自民間一般投資人,沒有「非死不可」的國族主義渲染,依據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運作,經營策略以投資人利益為導向。在這樣的公司成立前提下,如果飛機、油價、航權、機場租金……等固定成本無法省略的情況下,又想做到台資企業力求的cost down,人力成本自然是首當其衝第一個被開刀的對象。

空服員示意圖。image source:flickr/總統府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在2016年因應友航罷工,台灣勞工意識抬頭的風聲鶴唳之際,我的公司才終於開放全球所有航點外站,空服員住宿飯店「一人一間」。在此之前,有超過一半的航點外站都是兩人一間房;而外站津貼也在公司開航二十年後,破天荒終於首度調升,完全符合台灣GDP的漲幅步調,不過調漲之後也大概還是友航外站津貼的三分之二而已。

而我們公司的員工,在面試階段都要接受一份適職測驗,題目大約有五道,大多是「你認為服務的真諦是什麼?」一類、生活與倫理的八股題型。天知道我是個從小只要上作文課就會在心裡大放鞭炮表示慶祝的怪胎,在面試階段,認識的姐姐告訴我有這份測驗,要我好生準備之際,我還全然不以為意,覺得自己就算用腳寫都能寫到PR值九十八。

「我不知道今年的題目會是怎樣,『不過』,姐姐突然放慢語速,以示莊重:『我知道一定會有一題,就是問你贊不贊成公司成立工會。不管妳其他題目答得有多爛,這題一定要寫不贊成,不然絕對不會被錄取。』」我在姐姐語重心長的告誡下,屁顛屁顛地面試去了。

在考試的那天,考卷一發下來,果然一眼我就瞄到了那鼎鼎有名的一題。在長達十六年「標準答案」教育的無情強暴下,我有再多天馬行空的幻想,也只敢對言情小說裡的驃驥大將軍傾訴,所以我第一時間馬上就在那題目下的空白處率先謄了「不贊成」三個大字。

至今我仍清楚記得自己寫的不贊成理由是什麼:「如果一間公司愛護員工至已超過工會可以爭取的範圍,何苦需要工會呢?」

2016年,友航罷工後,見證了蚍蜉撼樹之力,我的公司有超過半數空服員拋去自己曾經寫的「不贊成」,冒著考零分的風險,聯名加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達到與資方團體協商的門檻,而我也是其中一個。當初考的那道題目,聽說消失於自此以降的新進員工之中,成為傳說。

突然有點明白了為什麼那些曾經經歷過戰爭、極權壓迫的人,比如戰犯、慰安婦,在經歷創傷來到盛世太平的現在,仍要那麼積極爭取一句道歉,不肯放下。我想,那是因為一個人生在世上最難過的一件事,或許就是無法為自己堅持的信念從一而終,而這種信念非得要經過某種艱難,不論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才能自身體上脫穎而出。然而人性的溫暖彈性,往往令大部分的人被社會祥和的表象欺瞞,也不是很明白所謂「信念」是什麼,所以這些人想以痛苦寫下的記憶告訴我們:不要忘記,才有警惕

<才不稀罕當空姐:這才是飛機上的真實人生>

在各大書店和網站都可購買

- 博客來 https://pse.is/HVQ7P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