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譯/進大學瞬間歧視就開始了!東大教授給新生最震撼致詞 「等待你們的是不公的社會」

大數聚

20190423

6220 Views

image source:flickr/Wei-Te Wong

在今年的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入學典禮上,上野千鶴子名譽教授的致詞就好像一顆深水炸彈,在日本引起了極大反響。

抛開關於女性主義的議論,很多字句,都切中要害,直抵人心。完整譯文如下,送給所有在漫漫求學路上努力著的學生們,特別是女生們。

▲日本東京大學大學部入學典禮,上野千鶴子教授致詞。video source:YouTube

女學生們面對的現實

對於這個選拔考試的公正性,你們想必是深信不疑的。若是出現了不公正,一定會氣憤不已吧!

但是去年,東京醫科大學被查出考試不公,他們對女學生和複讀生的差別對待已經確認無疑。文科省對全國81所醫科大學醫學部展開了全面調查,結果是這樣的:

女性學生的入學難度更高,換句話説男性學生的合格率相比女性學生合格率的比值,平均為1.2倍。

被查出問題的東醫大的該數值為1.29,最高的順天堂大學為1.67,處於前列的還有昭和大學、日本大學、慶應義塾大學等私立大學。

比1.0低的,也就是女生更容易考入的大學有鳥取大學、島根大學、德島大學、弘前大學等地方國立大學的醫學部。

順帶一提,東京大學理科3類的該數值為1.03,雖然比平均值要低,但是也高於了1.0,這個數字應當如何解讀呢?統計很重要,因為基於統計的考察才能成立。

女學生比男學生更難合格,是不是就意味著男性考生的成績比較好呢?公佈全國醫學部調查結果的文科省負責人作出了這樣的評論:「男生處於優勢地位的學部,除了醫學部沒有其他的了,無論是理工科還是文科基本都是女生更有優勢。」也就是說,除了醫學部以外的其他學部,女生的合格難度都低於1,唯獨醫學部的數值在1以上,這似乎意味著需要做出點解釋吧。

事實上,有各種資料可以證明女性考生的偏差值比男性更高(即成績更好)。

首先,女學生們為了避免落榜,會傾向於選擇更有把握的目標學校。

其次,東京大學入學者中的女生比例長期無法跨越「2成之壁」,今年甚至比去年更低,僅為18.1%;統計上的偏差值正態分佈並沒有男女之差,因此會來參加東大考試的女生原本就比男生更加優秀。

第三,原本4年制大學入學率上就出現了性別差。根據2016年的學校基本調查,4年制大學入學率男生為55.6%,女生卻為48.2%,有7個百分點的差距。這個差距並非成績的差距,而是信奉「兒子上大學,女兒上短期大學」的父母的性別歧視的結果。

image source:維基百科

最近獲得諾貝爾獎的馬拉拉‧優素福扎伊在來訪日本時強調了「女性教育」的重要性。但那不過是巴基斯坦的事,跟日本沒什麼關係吧?「反正是女孩」、「因為不過是女孩」像這樣澆冷水的事情,我們管它叫意欲冷卻效果。馬拉拉的父親在被問到「您是如何培養您女兒的」的時候,他回答說「不折斷她的翅膀」。正如所言,很多的女孩子們,都早已被折斷了那雙所有小孩子都曾擁有的翅膀。

等待著拼命努力進到東大來的男生女生們的,又是怎樣的環境呢?在和其他大學舉辦的聯誼活動中,東大的男生會很受歡迎,但從東大女生口中,卻聽到了這樣的聲音——在被問到「你是哪個大學的?」的時候,會回答「東京……的……大學……」。究其原因,說是不知為何若是聽到「東大」對方就會退縮。為什麼男生在自稱東大生的時候就可以挺胸抬頭視為榮耀,女生卻要躊躇不決呢?說到底,男性的價值所在與成績的優秀一致,女性的價值所在卻與優秀的成績之間存在著扭曲。

女生自小就被期待著「可愛」,然而可愛又有什麼價值呢?被愛、被選擇、被保護,這樣的價值中包含著絕對不要威脅到對方的保證,所以對於女生們而言不管是成績優秀也好上了東大也罷,居然都是需要隱瞞的事情。

(2016年)發生了東大工學部和大學院的5個男生對私立大學女生進行集團性猥褻的事件,加害者中3人被退學,2人受到停學處分。作家姫野KAORUKO以這個事件為原型寫了一本名為《因為她腦子笨》(彼女は頭が悪いから)的小說,去年還以此爲題在學校裏開了論壇。

「因為她腦子笨」是在調查過程中加害的男生實實在在說出來的話。若是讀過這本作品,便可知道社會是用怎樣的眼光來看待東大男生的了。

據說,東大至今都還有本校女生實質上不被允許參加、只有校外女生才能參加的男生社團。半世紀前我的學生時代有同樣的社團存在,沒想到半世紀後的如今還依然健在,我深感震驚。這個三月,東京大學男女共同參與計畫擔當理事和副校長已經對於這種違反《東大憲章》所宣導的平等理念、排除女學生的行為予以警告。

如今你們所經歷過的學校,還算是表面平等的社會,在偏差值競爭上男女無別。但是,在你們進入大學的瞬間,隱性的性別歧視就已經開始了。等你們出了社會,還會有更多明目張當的性別歧視肆意橫行。東京大學,很遺憾,也不過是其中之一。

學部裡的女生比例約為20%,大學院裡修士課程的女生比例為25%,博士課程則為30.7%。再之後,進入研究職位以後,助教的女性比例為18.2,准教授11.6%,教授則只有7.8%。這甚至比國會議員的女性比例都還要低。學部長、研究科長15人中只有一位女性,歷代校長則從未有過女性的身影。

作為女性學的先驅

研究這種問題的學問誕生於40年前,即女性學,之後被逐漸稱為性別研究(gender studies)。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還不存在女性學這一門學科。正因為不存在,所以才被創造了出來。女性學誕生于大學之外,又進入到大學之內。

25年前,我赴任東大之時,成為了文學部的第三名女性教員,之後擔任在講壇上傳授女性學知識的工作。開始研究女性學之後,世間變得充滿了未解之謎。為什麼要規定男性在職場工作,女性在家裡做家務?主婦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做什麼事的人?餐巾紙、衛生巾還未發明出來的年代,月經用品都用的是什麼?日本歷史中出現過同性戀嗎?

這些內容因為誰也沒調查過,所以也就不存在所謂的先行研究,因此無論做什麼都會成為這個領域的先鋒、第一人。在現在的東京大學,做主婦研究、少女漫畫研究、性少數研究能夠獲得學位,正是因我們曾埋頭于全新的領域、戰鬥而來的成果。而曾刺激我奮起的,正是永無休止的好奇心和對不公正社會的憤怒。

學術之中也有冒險。有如日落西山般的學科,也有如初生朝陽般的學問。女性學就是這樣的冒險。不僅限於女性學、環境學、情報學(資訊科學)、殘障學等很多新興領域相繼誕生,因為時代的變化在渴求它們。

image source:flickr/Wei-Te Wong

由變化與多樣性開拓出的大學

在我看來,東京大學正是由變化與多樣性開拓出的大學。聘用我,讓我站在這裡便是證明。在東大內,有國立大學首位在日韓裔教授姜尚中老師,有國立大學首位持有高中學歷的教授安藤忠雄老師,也有身患盲聾啞三重殘疾的教授福島智老師。

你們在經受選拔之後來到這裡。據說培養每一位元東大生所需要的政府費用一年為500萬日元(約合新臺幣138萬)。從今往後的4年間,等待你們的將是極其優越的教育環境。這份優越,在這裡有過執教經驗的我可以作擔保。

你們應該是抱著「努力就能獲得回報」的這份信念而來。但是,正如開頭所提到的違規入試一樣,即使努力也無法獲得公正回報的社會一樣在等著你們。並且請不要忘記,你們所想的「努力就能獲得回報」的這份信念,不是因為你們努力的成果,而是受環境的恩惠使然。你們能夠在今天想到「努力就能獲得回報」,正是一直以來你們周圍的環境在激勵、在背後一直扶持著你們,表揚你們成績的結果。在這世界上,有即使努力也無法獲得回報的人、想努力也無法努力的人、太過努力以至於身心受到摧殘的人,也有「就憑你」、「反正我這種人就是不行」等在開始努力之前積極性就遭到打擊的人。

請不要把你們的這份努力,僅用在自己獲得最終勝利的這件事情上。這份受惠的環境與能力,請不要用來貶低沒有受惠的人們,而應該用來幫助他們。不要逞強,承認自己弱小的一面,互相扶持著生活下去。雖然是女權主義這項女性運動孕育出的女性學,但女權主義絕不是讓女性的言行舉止像男性一樣,也不是讓弱者變身為強者這樣的思想。女權主義是追求讓弱者能夠以弱者的身份受到尊重的思想。

在東京大學學習的價值

等待你們的,是以往的理論無法驗證,也無法預測的未知世界。一直以來,你們所追求的是有正確答案的智慧。而今後等待你們的,將是充滿沒有正確答案的疑問滿載的世界。若要問學校內為何需要多樣性,那是因為全新的價值誕生在系統與系統之間,誕生在異文化產生摩擦之處。不必將它限制在學校範圍內。東大有國外留學和國際交流、支援解決日本國內地區課題的相關組織。請你們追求未知,探索周圍的世界吧,不必害怕異文化。人只要是還活著,無論在哪裡都能夠活下去。無論是在東大這塊招牌完全不通用的世界、或是任何環境、任何世界、哪怕是成為難民,也請你們努力學習生存下去的智慧。我堅信,在大學中獲得的價值,並不是掌握既有知識,而是掌握住令此前誰也未曾接觸過的知識誕生的知識。孕育知識的知識,我們稱之為元知識。而讓學生掌握元知識,正是大學的使命。

東京大學,歡迎你們的到來。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