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劉也救不了的利潤「猴群管理」能嗎?用數據看華碩下一步怎麼走

李建勳

20190108

1322 Views

編輯選文

編輯選文

2018年底華碩宣布設立雙執行長制,由兩位工程師出身的CEO出任。華碩先前找來孔劉代言,欲搶救低迷的人氣,不料還是創下利潤新低,如今「猴群管理」能否挽回?擔任企業顧問、擅長網路行銷的作者以數據分析華碩走向。

image source:FB/ASUS

遙想2017年筆者寫了一篇華碩在組織調整時找孔劉代言手機,是對的時機嗎?引起廣泛的討論,內容描述華碩當時找韓星孔劉代言卻遭媒體報導華碩組織改革或財務調整不如預期,其實行銷操作在當下很難去評斷對與錯,因為我們不是品牌端無法得知這些操作是否再年初行銷策略規劃時就排定。

後筆者從網路聲量數據中再次寫了「錢砸錯地方?數據觀察孔劉代言反讓zenfone 4產品失焦!」來驗證第一篇文章為何描述,華碩的整體行銷操作似乎沒有打到消費者的痛點,後2018年一個一個媒體震撼彈被拋出出現在您我社群媒體版面上被探討,從孔劉也難救Zenfone華碩利潤創八年新低,「猴群管理」能挽回嗎?到華碩將走雙執行長經營模式,而這些內容不管是華碩自己公關發稿,還是媒體預策我們先拋開,還是從數據中來觀看,到底華碩營運行銷怎麼了?!

從以上數據中可以看到,消費者對於台灣的品牌華碩是熱烈關心的,只是華碩所做的操作對於這些隱性的消費者而言無感!

為何無感呢?筆者認為華碩在初期3C市場瓜分的時期,中國市場尚未有足以抗衡之品牌,輕忽了中國快速崛起後的民族情還操作,後隨者行動市場的蓬勃發展,連帶中國市場的手機普及率也隨者人口紅利水漲船高,看似中國的發展似乎和華碩無關,這會間接影響華碩的全球銷售布局嗎?

華碩怎麼走下一步?

短期間筆者認為以經營者角度思考是難的,但消費者習性的轉移卻是快速轉變,新族群的誕生(戰後嬰兒潮及婦女幼童)大量的出現,連帶動了營運行銷宣傳的操作轉移,從中國品牌小米和OPPO的操作就可以略知一二,雖然華碩看似操作也朝此方向調整,甚至主打中低階手機牌,但在消費族群和國情不同的行為下,筆者認為華碩錯估了情勢,反而把原先的品牌價值被拉到和中國品牌同等級,這讓需要搶便宜價格和只需要上網手機的族群及原本喜愛華碩品牌價值的族群兩方都不討喜

其它操作上中國進入台灣市場,靠著大筆行銷預算撲天蓋地外,只要是新數位行銷行為傳播方式,似乎都沒放過,而這部份筆者認為已經轉移成中國軟體進入台灣市場可參考,而低價策略的競爭(中國本身內需支撐,但筆者從媒體新聞中似乎沒看到華碩以全球其他市場來布局反擊),反而不到兩年期間將優勢花光!

image source:FB/ASUS

在行銷宣傳上,除了既有的明星代言,貼圖和贈品銷售外,似乎看不出數位操作上的新把戲?!這才是讓華碩在手機端上真正的傷害阿….

2019新的一年即將開始,看似華碩的變革「1、雙執行長」、「2、投入AIoT」、「3、聚焦電競與專家用戶市場」;或許我們能再期待台灣之光的華碩是否能華麗轉身?筆者認為不管任何的變革,在營運行銷無法了解目前行動思維生態下和消費者了解的傳播行為,還是走既定認知的品牌操作,最後的結果或許會和2018年般,不甚看好!!希望以上是筆者多想,最後期待華碩品質能夠再次發光發熱,而非叫好不叫座的看似找到方向實則迷失於迷霧當中,期待明燈出現。



全球時事變化莫測,火速追蹤大數聚FB,給你不一樣的角度觀點



 追蹤大數聚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FacebookShare MessengerShare Line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