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見台灣2050年系列》2044年火化場不足想「好走」也難!

首圖來源:Pixabay

漫長的火化之路

住在彰化二林的阿花,她的父親近日內往生,享壽85歲,找了一家葬儀社協助處理後事。葬儀社老闆阿輝報告了處理流程,其中談到了火化的過程,表示「告別式必須要排一大早的場次,否則會來不及。」

阿花疑惑地問:「下午不行嗎?」

阿輝猛烈地揮了揮手說:「不行啦!彰化沒有火化場,以前送到雲林還來得及,現在雲林拒絕收我們的遺體,只好跑到比較遠的台中。」

阿花哀傷又有點疲憊的面容:「要跑這麼遠,怎麼會這麼麻煩……」

火化場是嫌惡設施

火化場、殯儀館、加油站等都屬於嫌惡設施,住家附近如果有嫌惡設施,通常會影響房屋價格;一般民眾反對在自家附近興建火化場的理由,通常是以環境空氣汙染和噪音為主,但真正的理由應該是會觸霉頭、不吉利、心靈上的恐懼。

目前彰化沒有半座火化場,西南地區鄉鎮的居民想要送到雲林縣進行火化,業已遭到拒絕,必須路途遙遠地運送到還願意接受彰化縣火化案件的台中、南投,甚至於是嘉義[1],未來這些縣市協助火化久了,難免也會如同雲林縣一般的不滿,你們彰化人不喜歡火化場,難道我們就喜歡嗎?

彰化縣長魏明谷深知建設火化場的急迫性,早在2016年初就看到許多討論彰化縣火葬場的新聞[2],只是當地民眾也很難接受火化場就在家鄉的安排。例如埔鹽鄉代表會一聽到縣府想要在埔鹽鄉蓋火化場,趕緊召集人馬跑到鄉公所門前舉白布條抗議,民眾群情激憤,還與警方有了肢體衝突;甚至於自救會的會長居然是鄉長楊福地,楊福地表示:「我是民意選出來的鄉長,絕對會和人民站在一起。」[3]

到了今年,彰化縣的火葬場還是沒能解決,明(2018)年又到了地方選舉的時刻,在選票考量的壓力下,看來暫時不會找到答案,必然又要等到下一任縣長上任後,才能看到火化場的曙光。

火化場夠嗎?

如前所述,火化場會遭遇到地方人士極大的排斥,畢竟死亡這件事情不是人人都喜歡面對。其次,與台灣人口發展極為類似的日本,也面臨到火葬場不足的困境,受到日本眾議院與各界的重視[4];可以推估台灣的未來,也極度可能會面臨到日本今日所面臨火葬場不足的困境。

日本為因應都市化新增火葬場恐怕會愈來愈困難,民間企業早在2008年提出了一個「火葬船」的概念;火葬船總重約2600噸,裝有四個火化爐,船上還設有舉行葬禮的場所,火葬船還可以在火葬之後,鳴笛為亡者祈福[5]。只是從網路資料來看,沒多久就沒有後續的消息,這個點子應該已經胎死腹中;換言之,預見火化場不足並不難,但是解決火化場就很困難了。

[1] 彰化沒火化場告別式都一大早 魏明谷:興建刻不容緩
[2] 彰化縣選址興蓋火葬場以嫁娶女兒為譬喻
[3] 火葬場又想蓋回中彰化?埔鹽鄉人民憤怒抗議
[4] 火葬場不足に関する質問主意書
[5] 火葬場不足 日本財團擬推動「火葬船」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新聞轉載

盧希鵬

Dr. J

中正大學法學博士,主修法律經濟學,中央大學等兼任助理教授,台灣法學基金會董事。迄今出版32本法律、資訊與財經類書籍,在自己的部落格「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也有大約1,700餘篇文章的分享,希望透過不同角度的思考來看待這個世界。 Line:m36030

作者臉書

留下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