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個資外洩扎克伯格向國會道歉,透露未來終還會有付費模式?

首圖來源:nation

原文出自「扎克伯格:改變世界,還是卑鄙小人?」,作者李斐然,本文自百度-人物轉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扎克伯格花了將近5個小時,為自己創造的科技烏托邦辯解。在這裡,有人衝著他大喊,「你的用戶協議爛透了」,也有人反問他,「你不覺得自己壟斷了這一行嗎?」「你不覺得自己的權力過於強大了嗎?」

這也許是這位一直把自己藏在社交網絡幕後的創始人,最接近公眾的5個小時。

18041501

 

「扎克伯格先生,你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昨晚你住在哪家酒店嗎?」

在美國國會大廈舉行的聽證會上,參議員理查德•德賓盯著證人席,拋出了這個問題。坐在台下的是馬克•扎克伯格,Facebook公司創始人兼CEO。他事先進行了詳盡的準備,甚至專門聘人訓練自己流暢應對,可似乎沒人教過他如何回答這樣的率直問題。他慌了神,臉漲得通紅,尷尬地搖頭:「不,我不願意。」

「好吧,那麼你能不能分享下,這禮拜你都跟誰發過訊息,他們各自的名字是什麼?」

「參議員先生,不,我不想在公開場合分享這樣的信息。」

「我想這就是問題所在——隱私權。但是以『連接世界』為名,你出賣了多少現代美國人的隱私?」參議員德賓說,「Facebook收集了什麼信息,它們被發送給了誰,而有沒有人提前告知我、徵求我的同意,這是大問題。想想你的用戶,你對他們公平嗎?」

Facebook在全世界擁有超過20億用戶,每天有超過14億人登陸使用,這個數字是美國人口總數的4倍。如果這些人組成一個國家,它們將成為僅次於中國的人口第二大國。超過45%的美國人通過Facebook獲取新聞,它塑造了許多人的數字生活。

但就在上個月,一個來自加拿大的年輕人打破了這個數字帝國的神話。加拿大人克里斯托弗•威利曾就職於英國劍橋分析公司,離職後他突然出現在媒體面前,爆料劍橋大學教授科根開發了一款應用於Facebook的問卷調查,看似是性格問卷,但只要有一個人下載嘗試,就能獲取與他相關的其他300名好友的個人信息,而科根違反Facebook相關協議,將用戶資料以8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劍橋分析公司。

最終,近8700萬Facebook用戶數據流出,威利說劍橋分析通過左右這些用戶在Facebook收到的推送,影響他們在美國大選中對候選人的態度,最終幫助特朗普當選,這些數據也「不知道被複製了多少次」,甚至有可能存儲在俄羅斯。而Facebook在2015年就知曉這件事,從未告知用戶信息已洩漏,也未主動要求竊取信息的APP從平台下架,直到威利的爆料,才著手處理。

後知後覺的用戶們憤怒了,「刪除Facebook」一時成為熱門標籤,用戶紛紛刪除賬號,Facebook股價也隨即大跌,最高跌幅超過18%,據彭博社數據,Facebook市值一度蒸發590億美元。

作為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為此要連續兩天面對國會,在美國參議院、眾議院聽證中解釋公司的所作所為。美國東部時間4月10日下午舉行了第一場參議院聽證會,主題是「Facebook、用戶隱私、信息的使用和濫用

扎克伯格花了將近5個小時,為自己創造的科技烏托邦辯解。在這裡,有人衝著他大喊,「你的用戶協議爛透了」,也有人反問他,「你不覺得自己壟斷了這一行嗎?」「你不覺得自己的權力過於強大了嗎?」

這也許是這位一直把自己藏在社交網絡幕後的創始人,最接近公眾的5個小時。

18041502

像大人那樣

國會大廈位於華盛頓,這對扎克伯格來說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地方。這是他第一次作為證人參加聽證會,以往遇到類似情形,出現在現場的要麼是專業律師,要麼是公司高管,而今年34歲的他始終保持著穿灰色T恤的硅谷程序員形象,一如他開創這家公司時的20歲那樣。

只是,這次不一樣了。扎克伯格規矩地穿上了藍色西裝,打上了領帶。抵達國會後,迎接他的是堵滿整個大廈走廊的記者,閃光燈閃了一路,衝著他來的提問也吼了一路:

「好多人都說想讓你辭職。你會辭職嗎?」

「你到底有沒有幫特朗普贏得大選?」

「扎克伯格先生,你對那些刪除賬號的人有什麼想說的嗎?」

「馬克,你現在害怕嗎?」

扎克伯格沒有回答任何問題,一路沈默,只是偶爾衝鏡頭擺出標準化的微笑。渴望答案的記者們只能跑去找更多聲音,為扎克伯格事件表態,甚至在半路上攔住了散步的美國白宮經濟顧問庫德魯:「扎克伯格本週會作證,政府是否有意願對Facebook加強監管?」

「我唯一關心的是,扎克伯格會穿什麼來?他會穿白襯衣、乾淨西裝、打個領帶嗎?他會像個大人那樣,像個大企業的負責人那樣體面地出現,還是會給我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那玩意叫什麼來著?連帽衫?」西裝革履的庫德魯故作正經地說。團團圍住的記者顯然不滿意這樣的回答,繼續追問關於監管的答案,但老辣的庫德魯只模稜兩可地說了句,「我想我至少能教他改邪歸正。」

穿T恤的扎克伯格是長期以來公眾眼中的Facebook形象。這是一個由哈佛肄業生創造的科技烏托邦,年輕的程序員在辦公室滑著滑板,穿著運動鞋上班。一切生意來自一個簡單的圖景——你可以在互聯網上聯繫上你的朋友、同學、家人等等,分享生活樂趣,這讓你感到「連接世界」的樂趣,而這能讓扎克伯格這樣的年輕人塑造一個市值數百億美元的科技帝國。

曾經無數次有大公司想要收購他的Facebook,開價高昂。彭博社採訪歷任想要收購Facebook的賣家,扎克伯格沒有去會議室,而是拉著來收購的人到自己的豪宅做客,然後毫無掩飾地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你看到了,我過得很好,我不需要別的東西。Facebook是我這輩子想出來最棒的點子,我再也不會有更好的主意了,我是不會離開它的。」

在他的第一次接受採訪的時候,他光著腳走在辦公室里,穿著白T恤和短褲,拿著喝了一半的啤酒,歪在沙發上開始了採訪。他經常在鏡頭前面說錯話,手足無措,緊張地一直流汗。儘管如此,早年的報道還是喜歡這樣形容——這個年輕人即將改變世界。

這個年輕人的確改變了世界,只是這個世界沒那麼令人愉快。在他預先提交給眾議院的書面證詞中,他承認Facebook未能及時防範「假新聞」和「仇恨言論」散播、「用戶隱私數據」遭竊用、外國勢力利用平台「干預」2016年總統選舉,並為此道歉。

「我一直聽說這樣的傳聞,Facebook會利用手機硬件獲取音頻信息,進而豐富你們的用戶信息,這件事有還是沒有?」參議員皮特斯提問。

「您是指關於我們使用麥克風監聽信息、用於廣告投放的陰謀論嗎?」扎克伯格說,「我們並沒有這麼做。」

18041503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數聚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

留下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