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嗎?聯合國全球幸福指數出爐,台灣排全球23、亞洲第一!

首圖來源:pixabay

原文出自經濟學人發布 2018 全球城市生活成本榜單,大連比北京高?,作者董芷菲,本文獲 好奇心日報 授權轉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聯合國近日發布《世界幸福報告 2018》, 幸福指數最高的十個國家已經連續三年沒有變化,不過他們之間的名次略有升降,今年北歐四國芬蘭、挪威、丹麥、冰島包攬前四名。

這份報告的來源數據來自 2015-2017 年蓋洛普世界民意調查,如慷慨程度、社會支持、腐敗程度、自由選擇權。也有世界銀行彙編的部分數據,比如按購買力計算的人均 GDP 和居民預期壽命。

每個國家或地區參與調查的人數約為 2000-3000 人,受訪者需要對自己的生活狀況打分,最高 10 分、最低 0 分。調查機構對六個打分項目施以不同的權重,然後再加上「反烏托邦和修正指數」(可理解為主觀幸福感)得出最終的幸福指數排名。

幸福是件很主觀的事情,所以

中國最新的排名是 86,前後兩個近鄰分別是北非摩洛哥和靠近中東地區的亞塞拜然。由於這份榜單的統計方法很看重受訪人的主觀幸福度,因此儘管中國經濟水平和社會治安總體好於利比亞、巴基斯坦等時不時發生汽車炸彈爆炸的國家,但後者強烈的宗教信仰可能使其居民主觀上比較幸福,因此在綜合排名上,巴基斯坦比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都要高。

20180319190328sPc1YyMnre6WTLvl

事實上,幾個東亞鄰國的排名普遍比較靠後。日本排第 54、韓國排第 57,兩國經濟水平都很出色,但是韓國的自由選擇和腐敗程度得分落後,拖累整體排名。日本則是主觀幸福感偏低。

2016 年,日本的加班時間遠遠超過其它發達國家,員工平均工作時間是 1719 小時,而德國、法國和英國的平均工作時間分別是 1371、1482、1674 小時。而中國香港居民的主觀幸福感更低,跟倒數第四名的坦桑尼亞差不多。台灣因為居民主觀幸福感比較高,排名第 26。

同樣因為居民自己感到更幸福而排名靠前的國家和地區還包括智利(第 25 名)、巴西(第 28 名)、巴拿馬(第 27 名)、墨西哥(第 24 名)等拉美地區,遠超過香港等地。盡管這些國家在電視節目中出現的形像多是黑幫和毒品。大部分歐洲、亞洲居民為自己幸福感打 5 分,而拉美地區打 7 分和 8 分的人占比最多。

同時,由於身處全球城市化進程,今年的報告尤其關注搬進城市農村戶籍居民(「農村移民」)的幸福指數。

中國農村移民收入高了,但幸福指數卻比農村居民低

長久以來,身份與幸福的關系都是一個有趣的話題。現代心理學的研究表明,與身份有關的個體特徵如相對收入、社會地位、年齡、性別、教育程度等都顯著地影響了現代人的主觀幸福感。

對於處在轉型期的中國來說,很多人在扮演著多重身份的同時,也在經歷著社會身份的迅速演變。這些不同的身份及其變動會影響他們的幸福感。

從 1990 年到 2015 年,全世界 19% 的人口從農村轉移到城市。中國城鎮人口新增 4.63 億,累計增幅 30%,其中超過一半是農村移民。而且中國社會科學院助理研究員孫三百 2015 年的一篇論文指出,與未遷移者相比,遷移者的收入平均增長為 44. 3% 。

20180319190351gVd5FtDUyXSv09kl

然而從幸福指數看,農村移民的 2.4 分低於農村居民的 2.7 分。而且受訪人包括至少在城市居住 7 年以上的人群,他們收入比以前高、比在農村的親戚高。

報告認為造成這一現狀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這些移民原本對於城市生活有更高的期望,結果事與願違:從工作、住房、醫療、教育,中國戶籍限制使得他們可能在這些民生的方方面面受到周遭人群或者客觀政策的「歧視」。

農村移民在城市主要從事體力勞動工作或者自由職業者。工作的不穩定和上升渠道缺失,使他們對未來加薪基本不抱希望。超過 55% 的受訪者期待今後五年工資小漲,而期望未來五年工資大漲的人只有 7%。

201803191904042cVynFeDAzs8RKbY

他們在城市也沒有太多可以投靠的人,平均每個受訪者在城市只有 7 個家人和朋友。來到城市後,65% 的人住在沒有取暖設施的房子裡,因為工作打拼沒有時間以及教育限制,32% 的人選擇把孩子留在農村。這些孩子也成了今天我們口中的「留守兒童」。

北京大學中國社科院的一份研究指出,儘管當前戶籍制度改革已經在中小城鎮放寬了落戶條件,但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卻是外來移民更為集中的地區,這些地區落戶門檻並沒有顯著降低。在大城市,一些管理者和本地居民過於擔心這些城市的擁擠效應,並將進城的農業轉移人口視為低素質人口,擔心其融入會導致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人口爆炸。

20180319190431fPVlcuIK4ZJN1v76

巴菲特最近說一個人有 10 萬但不開心,你把他手裡的錢變成 100 萬,他還是不開心。這話當然很雞湯了。

但他提到的具體原因倒是很有道理,「當你有 100 萬美元,然後環顧四周,看到另一個有 200 萬美元的人時,你的幸福感就會消失。」

對比這件事,有些煩惱是有錢人和工薪階層都會有的。在聯合國的報告中,即便有些農村移民已經在城市站穩腳跟,但他們同時會跟城鎮居民和周邊其他城市的農村移民做比較,收入上如果有落差,也會刺激到他們。

而留在農村的居民儘管收入水平是在三類人群裡最低的,但他們卻比農村移民幸福。研究提到的一個原因是農村居民可能會要求移民到城裡的親戚接濟自己,這在提升農村居民的同時,也加大了農村移民的負擔。

不過這也促成農村移民即使幸福感降低但仍願意留在城市。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蔡玉萍提出,所有中國農村至城市的移民都是工作移民,他們遷移的動機都是「打工」或「外出務工」,他們遷移的目的都是獲得更高的經濟收入。

很多時候,做艱難的選擇是為了家人、後代或者自己的未來。生活的選擇往往不是幸福感高低那麼簡單。

好奇心日報footer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數聚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

留下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