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不CARE閱聽眾,數位轉型有鬼用!

首圖來源:indietips

網路、社群崛起,使媒體產業面臨巨大迫切的數位轉型壓力,這不是新聞,是十年前大家就知道的老調。

可是,近年當「媒體寒冬」等詞開始被頻繁地提起,我開始懷疑「數位轉型」真的是媒體業的終極目標或救命丹嗎?還是無論媒體是否數位轉型成功,都注定沒救?

我不知道。

在工作過程中數位轉型轉得越多,就覺得越絕望,因為發現問題的癥結根本就不是媒體數位化與否,而是媒體根本上與市場和使用者需求脫節。

傳統媒體工作者滿心滿口數位數位、喊到喉嚨沙啞,卻鮮有聽到誰把使用者、閱聽眾和市場掛在嘴邊、放在心上。

前陣子跟朋友聊到,身為一個新聞媒體從業人員,我們總是記得自己是記者、是編輯,有挖掘真相的使命、有把版面編得有內涵的任務。

但我們卻常常忘記,我們是一家企業的員工,我們的工作是經營一個具體的產品,並成功地把它丟到市場上,賣出去,賺錢。

哈囉?我們是企業耶!

信不信由你,「賺錢」跟「業績」兩個字基本上是不存在編輯部的作業範疇中的。(羨慕吧?真是幸福企業)

真的,我每天在編輯部晃來晃去,從來沒見過業務部的同仁,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幹嘛。

如果站你在編輯部大喊「我們要幫公司賺錢」,你的同事可能會嫌你俗氣充滿銅臭,知識工作者怎麼可以這樣?當然,也沒有人會質疑自己每天做這些事情到底幫公司獲利多少,自己又憑什麼拿薪水或要求加薪?

「是啊,所以我一直覺得你們媒體是投機業,仗著過去資訊不對等的利基在賺錢,但這根本不是合常理的商業模式,所以現在沒得獲利只是回歸正常、剛好而已。」在科技公司工作的朋友回說。

我無法反駁。

這是非常弔詭的事情,大部分製作媒體內容的工作者作為產品營運者,理應要對產品有全面性的掌握;但事實上媒體人除了會採訪寫作編輯之外,對產品、企劃、行銷、業務、市場,幾乎完全沒有概念和專業。

把這狀況拉到一家正常的企業來看,嗯,這公司應該早就倒了吧!

沒錯就是這麼離譜。但因為過去媒體的商業模式相對單純封閉,只要掌握或獨佔資訊傳播渠道、把內容做出來、把空的版位時段賣給廣告主,就能拿到錢了。

(產品?什麼?我們在做的是產品嗎?那是什麼?能吃嗎?)

所以一直以來(在網路崛起之前),這個「特種行業」都沒出過什麼大問題,即使媒體企業從來都是一個「根本稱不上正常公司的公司」也沒關係。

但出來走跳久了總是要還,畢竟哪有天天過年的?

沒搞清楚「媒體在當今社會的角色定位究竟為何」雖然是個大問題沒錯,但這種大哉問我們一時答不出來就先算了;退一萬步想,商業市場是由生產者、產品、消費者組成的,轉型之前,至少先把媒體在市場上的現況搞清楚啊

生病的時候最忌急病亂投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在我看來,所謂「數位轉型」就是半吊子搞不清楚狀況的作法,只做了表層的急救。

廢話,大部分使用者轉往網路、數位載具是顯而易見的現象,但顯然數位化帶來的媒體本質的巨變,不光只是「換個環境」這麼簡單而已,如果因此就「只」把工作重心放在「從原本的媒介轉移到數位媒介」,嗯,那就繼續等死吧。

因為一定會死的。

然而如果能找到數位時代「媒體產業的本質該是什麼」、「非數位媒介的特質和吸引人的點是什麼」的答案,我相信即使內容呈現在傳統的非數位媒介上,媒體仍有繼續活下去的可能。

但在那之前,媒體起碼得先把自己變成一家正常的企業,和正常企業裡面的員工,對市場跟消費者/使用者樣貌有基本的認識,才有後話。

也許有人會反駁,說媒體作為第四權,對社會有更重要的存在意義,比方說監督政府企業、伸張公平正義、揭弊或記錄歷史什麼的。

得了吧,所有傳產要式微時也都是這樣說的啊。不是要否定新聞學,但貧賤夫妻百事哀,你以為你是慈善機構還是唐吉軻德嗎?少不食人間煙火了,先吃飽再說好不好?

不要嫌我講話難聽,以上鞭打罵的人當中,當然也包含我自己。所以我找出了「2016年台灣媒體白皮書」(附上原始報告連結,如果我解讀有偏誤的話,請以原報告資訊為準),試著非常粗淺地了解媒體市場現況。

我們從三個層面來檢視:

一、誰是消費者/使用者?—閱聽眾的輪廓(上)

二、各種媒體的使用狀況—不同媒介的普及率(中)

三、錢從哪裡來?—廣告量、品項和廣告主排名(下)

※警告:這篇文章完全沒有要提供你什麼洞見、有建設性的觀點、建議或有效作法,請勿錯誤期待。(有的話我還在蹲這裡寫文章幹嘛?)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新聞轉載

渴膩怒

雖 然Excel函數只會用Sum和Average,但仍喜歡硬幹式地玩一些資料,藉此找出嚴肅議題中有趣的現象,或在輕鬆的話題中找出有洞見的觀察。總是被 資料混搭後產生的「隱藏秘密」給驚艷到無法自拔。因為討厭大家沒有根據而鬼打牆地亂吵架,所以也暗中希望數據分析能夠作為讓眾人閉嘴好好一起喝個下午茶的 和事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