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萬富翁的挑戰!「捐贈誓言」如何掀起慈善變革?

首圖來源:ANR

在《財富》 500 強公司創始人、全球增長最迅速的互聯網公司 CEO 以及新晉奶爸的頭銜之外,馬克祖伯克(Mark Zuckerberg)又多了一個新身份 —— 慈善家。去年 12 月,在歡慶妻子普利希拉·陳(Priscilla Chan)誕下女兒 Max 的同時,扎克伯格還宣布將把自己所持 Facebook 公司 99% 的股票盡數捐給慈善事業,而他的想法只是為了讓下一代的世界更美好。不過,這些聽起來單純美好的願望,看起來誠意滿滿的數字,卻沒能打動所有人。


相比起祖伯克,比爾蓋茲(Bill Gates)對大眾們是一個更耳熟的名字。

2009 年,比爾蓋茲和巴菲特(Warren Buffett)將全美國最有錢的人召集了起來,希望可以說服他們為慈善事業盡一份力。這場被視作有潛能改變美國人慈善行為的晚宴,最終有了一個官方的名稱和口號 —— 「捐贈誓言」(The Giving Pledge)。

2010 年,馬克祖伯克也宣誓成為「捐贈誓言」行動的一員,並承諾會將自己大多數的財產逐漸捐贈給慈善事業。

這場由兩位前世界首富牽頭發起的運動,目標不只是改變富人們、甚至普通人對待慈善的態度,還掀起了一場對慈善的變革。加入「捐贈誓言」的億萬富翁們,可以選擇在生前逐步履約,當然也可以在死後完成履約。只是,作為一個並不具備任何法律效應的宣言,「捐贈誓言」對富人的約束更像是意識上的。

即便如此,對蓋茲夫婦和巴菲特來說這並不是最大的挑戰。

大多數富人們顯然不願主動分享他們所坐擁財富的具體數字,當然也沒局外人可以捅破這層迷霧。《福布斯》和《胡潤》等這類商業雜志發布的富豪榜單只是一個預估數字,就連比爾蓋茲也說《福布斯》所披露的數據並不準確;而巴菲特則更加直接,他在 2009 年曾公開表示有兩位伯克希爾的股東完全可以躋身至《福布斯》美國最富有的 400 位有錢人之列,卻「意外」漏選。

說服富人們加入「捐贈誓言」行動也是難上加難。根據《財富》公布的數據,2008 年有 3.8 萬人做過財產稅務公證,他們的總資產為 2290 億美元,但其中只有不到 1/5 為慈善事業提供過總額為 280 億美元的捐助,這個數字僅僅占他們總資產的 12%。回過頭來,「捐贈誓言」的目標是讓這個比例增加至 50% 以上。

參加慈善晚宴的受邀人通常還都有這樣那樣的顧慮,他們最關心的問題是:捐多少錢才算是足夠多?畢竟,貧困、教育、醫療健康、環境和文化等世界性問題都不是投點錢便能馬上得以解決的問題,應對和處理這些問題對他們來說像是把有限的錢投入到無底洞。

幸運的是,蓋茲夫婦和巴菲特的堅持不懈帶來了回報。自 2009 年發起之初,如今已經有超過 150 位的億萬富翁加入了「捐贈誓言」行動,其中有一些耳熟能詳的名字,比如:Salesforce 創始人馬克·貝尼夫(Marc Benioff)、Bloomberg 創始人邁克爾·布隆伯格、Airbnb 創始人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Tesla 創始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甲骨文創始人拉裡·埃利森(Larry Ellison)等。

加入這個行動的不光只有男性富豪。2013年,Spanx 創始人莎拉·布萊克莉(Sara Blakely)成為首位加入「捐贈誓言」的女性宣誓人。Spanx 是一家主營女性內衣的公司,作為一家私人控股的企業,作為創始人的布萊克莉持有公司 100% 的股權。2012 年,在登上《福布斯》雜志封面後,布萊克莉接到了一通來自比爾蓋茲辦公室的電話,後者說想請她一起吃飯。創立 Spanx 前後,布萊克莉一直在好友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維珍集團創始人,也是首位加入「捐贈誓言」行動的英國人)的指導下從事著幫助女性的公益事業。

062916_Sara_About_Hero_Border-web

(image source:sarablakelyfoundation)

對於像莎拉·布萊克莉這樣白手起家的新晉富豪來說,成為「捐贈誓言」的會員不僅能夠對慈善事業有更廣泛的接觸,還意味著打通人脈關系。「對我來說,這是百年一遇的機會,這裡可以讓我學到很多東西。」

2016 年 6 月,蒙牛集團創始人牛根生也宣布加入了「捐贈誓言」的行列,他是中國大陸首位加入這一行動的企業家。截止 2016 年底,捐贈誓言所募得的資金總額超過了 4000 億美元。

但對懷疑論者們來說,富人們願意如此闊綽地拋金撒銀,說到底還是為了避稅。

尤其是以《紐約時報》和《福布斯》為代表的主流媒體。在馬克祖伯克的聲明發布之後,媒體們或援引法律專家的觀點,或調用經濟學家的數據,大抵都是為了證明祖伯克在這宗披著慈善外套的交易中獲益不菲。即便祖伯克隨後澄清了這些猜測,但《紐約客》依然不依不饒地指責他在規避稅款。

的確,現行的稅務制度讓捐贈的門檻低了很多,但就像 Quartz 作者威廉·麥克斯基(William MacAskill)說的:「不管祖伯克們通過什麼樣的方式減少納稅,站在一家企業管理者兼捐贈者的角度上來說,都是合理的。這不是祖伯克們的錯,錯就錯在稅收制度本身。」況且,從祖伯克捐出的數額和持續的時間來看,這絕不算是一筆劃算的買賣。何況,和我們這些人一樣,富人們也有他們的情結,比如像馬克祖伯克這樣,為下一代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再想想,我們到底為什麼要對有錢人投身做公益表現得這麼嫉惡如仇呢?當一個普通人為某個基金會捐助了幾百塊錢、或者只是當了幾天志願者後,他通常都會得到贊賞和表揚,因為在我們的社會,奉獻被視作是一種高尚的道德。但當我們將這個普通人換成一個身懷數億資產的富商巨賈,這筆錢後面再多出 5、6 個零的時候,他成了一個目的不純的投機者。

毫無疑問,關於慈善捐款和避稅的爭論會不斷持續下去,各式各樣的陰謀論也會繼續上演,但最終,祖伯克們都會讓這個世界較前一秒更美好一點。與此同時,比爾蓋茲和巴菲特會繼續讓「捐贈誓言」扮演改變世界的角色,與其四處亂噴,你也該找點更重要的事情做了!

文章來源:Tech2ipo,作者 CCCCCurtis,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數聚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