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全民直播時代即將來臨?

首圖來源:nextmag

2016年被稱為直播元年,據第3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6月,網路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25億,隨著一對多直播的火爆,一對一直播新形式也開始崛起。

近日,剛成立不久的一對一影像服務平台鏡玩獲華睿控股 500 萬元天使輪投資,是中國首家綜合類一對一直播台。另有專注秀場的一對一直播平台秀聊,專注於 K12 教育的一對一直播平台菁優 i 培訓,而新東方也在 2014 年上線一對一直播式高端留學咨詢產品,還有一對一視頻聊天交友軟件 Tiki 等。

今年里約奧運期間,傅園慧首次嘗試直播,在映客上的首秀雖然聚集到一千多萬粉絲圍觀,卻因為性格耿直未展現其調皮可人的一面,並頻繁拒絕用戶刷禮物而使得場面尷尬。此前,網絡紅人 PAPI 醬也曾在多個直播平台上同時直播,因為未能達到粉絲預期,「一直播」和「花椒」兩個平台未漲粉甚至反掉粉 150 萬。

papi醬

(image source:bilibili)

隨著越來越多「名人」嘗試一對多直播失敗,讓業界拋出一個疑問,連粉絲無數的傅園慧、PAPI 醬直播都會因為準備不足失敗何況普通人,此前一直被宣揚的全民直播時代將來臨被質疑。

不過,一對一直播平台出現讓人看到希望,相比一對多直播的進入門檻之高,不以內容吸引而以需求驅動的一對一直播反而更占據優勢,那麼一對一直播的悄然興起能帶來真正的全民直播時代嗎?

 

區別:一對一 VS 一對多

一對一直播是相對一對多直播而存在,直播形式最早是 PC 時代的秀場、遊戲競技,並移植到移動互聯網上,據艾媒咨詢發布《2016 年中國在線直播行業專題研究》顯示,2015 年中國在線直播平台數量近 200 家, 大多是一對多直播,簡單來說就是播主直播吸引粉絲來觀看打賞,人氣最高的播主同時觀看人數能達到千萬級別。相比之下,一對一直播顧名思義,是通過技術手段限制,只允許一個播主對接一個觀客,雙方因形式上的不同有著很大的差異。

一對多直播更像自媒體,對於活躍在一對多直播平台如花椒、映客、光圈等上的播主來說,為了利益最大化需要制造不斷的娛樂化內容(比如唱歌、跳舞、講段子等),並激勵用戶打賞盈利,行業馬太效應很明顯。papi 醬、傅園慧直播首秀被批無趣,就是因為現在一對多直播模式更像媒體,而兩者在娛樂即時發揮上有所欠缺所致。在一對多直播領域少了娛樂性,即使名人直播依然難以收獲好效果。

一對一直播更像是影片共享、影片社交,人人服務人人,屬於直播市場的長尾領域,強調精準匹配,更接近視頻社交。相比一對多直播,一對一直播更純粹,無論播主還是觀客,雙方的對接不在是靠有趣內容,而是真實需求。如果拋開一對一直播這種形式差別,同美國直播平台 Periscope 更具相似性。

比如在鏡玩上,提出讓人類「千里眼」夢想成為現實的口號,用戶可在上面發布:以地理位置為主的需求「觀看兒時幼兒園,觀賞千裡之外的埃及金字塔,觀看城市某條街餐館的人流情況等」;基於興趣為主的需求「想和處女座的一起聊天,想聽女生清唱周杰倫的歌,無聊找人聊天等」;基於學習的需求「找個大神教一下 PS,學習英語,商超行銷方案怎麼寫等」,還有基於媒體為主的需求「某地發生大事件求直播等」。當然在鏡玩上一切不受限,另外如秀聊、菁優 i 培訓、Tiki 都是專注某一領域的一對一直播。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數聚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