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不是選民投出來的?10個關於美國總統選舉的趣事!(下)

首圖來源:bignews

(還不知道美國的選舉制度?快點前往上集!)

Q:何謂搖擺州?誰又是搖擺州?

A:如下圖所示。

美國和台灣一樣,也是有些州死忠支持某些黨,也有一些州會在每一次選舉中做出不一樣的選擇,這種現象稱為「搖擺州」,而正因為美國採取「贏者全拿」,所以有些候選人經常在那些州呈現放棄的狀態,反正輸一票等同於全輸,不如把力氣花在搖擺州上面比較有效率,而現在被稱為搖擺州的有下列幾州。

06

Q:俄亥俄州(Ohio)是章魚哥?

A:真的就是!

俄亥俄州是美國總統選舉中最為有趣的州,因為他根本就是每一次總統選舉的風向,俄亥俄州自從1964年來,每一次哪一黨拿下俄亥俄州,他最後就會贏得那場選舉,所以俄亥俄州也是美國兩大黨必須要去爭取的對象。而現任的州長為共和黨的卡西奇,也有參選這次的共和黨初選,也輸給了川普,不過卡西奇在任內對於俄亥俄州的施政,得到許多選民的支持,所以由過去的「經驗」來看,說不定這次對於共和黨必較有利喔。

07

Q:台灣喜歡中立,但美國是不是媒體都會宣布自己支持的對象?

A:沒錯!

在台灣,雖然各媒體也都會有自己比較支持的政黨以及候選人,但似乎各媒體還是偽裝成自己屬於比較中立,所以也不會明白的支持哪一位候選人,不過這個現象在美國剛好相反,美國的媒體在每一次總統大選都會很明白的宣布自家所支持的對象,例如著名的「紐約時報」在這次宣布支持民主黨的希拉蕊,下面圖片是「紐約時報」從1860到現在每一次支持的對象。

08

從上圖可以知道「紐約時報」已經連續15次支持民主黨了,相對的,著名的福斯(FOX)電視台則是明顯的支持共和黨。且媒體的支持從1992年也開始出現分水嶺,在1992年之前媒體大多都支持共和黨,但在其之後現在大多媒體比較傾向支持民主黨。

相較於我國媒體對於政治是比較含蓄,美國的媒體之所以會有支持的政黨,理由在於他們認為政治就是一個公共參與,媒體當然需要參與,而且也有義務將他們集體共同智慧,呈現於讀者前。

Q:美國的藝人也會有偏向哪一個政黨的現象嗎?

A:有,大多傾向支持民主黨。

和台灣媒體一樣,台灣的演藝圈是保持中立甚至是比較保守,所謂的「政治歸政治」在台灣是清晰的。但在美國政治和演藝的界線是模糊的,美國的藝人會很明確的表態自己所支持的對象,而美國的演藝圈也因自由開放及對於人權議題的關注,所以大多的藝人比較傾向支持民主黨,例如喬治庫隆尼長期都捐政治獻金給民主黨、麥特戴蒙也是長期的民主黨支持者;而歐巴馬本身自由的風氣也得到許多黑人及同志藝人的支持,所以在他競選時,碧昂絲、小賈斯汀、「工人皇帝」布魯斯史普林斯汀及「民謠之父」巴布狄倫都高調的支持歐巴馬,而這次小勞勃道尼以及凱蒂佩瑞也都宣布支持希拉蕊。

相較之下共和黨是得到比較少演藝圈的支持,但也不是沒有,在1980年代赫赫有名的共和黨籍的美國總統「雷根」,在當總統前就是一位演員;而前加州州長的「阿諾史瓦辛格」,也是共和黨的。

Q:美國人那麼愛表態,難道連他們的最高法院法官(類似我們的大法官)都會表態嗎?

A:是不會,但他們由誰提名,並且有甚麼樣的意識形態已經提供了答案。

美國的最高法院(如同我們的司法院),是由9位大法官組成,而這9位提名都是來自於總統,所以總統一定都會提名傾向自己意識形態的大法官,如共和黨一定都會提名保守派,民主黨則會提名自由派,而這也是美國兩黨最大意識形態的差別,而近年來美國最高法院比較多的時期是有5位比較偏向保守派,4為偏向自由派(當然這樣的分類不至於精準),所以大家也可以猜到,那5位就是共和黨所提名,另外4位就是民主黨提名的。

因此,當2000年BUSH V GORE的案子,最後最高法院確實做出對於共和黨的Bush有利的判決,且比數也是形成5:4,因此也被人戲稱「共和黨提名的大法官把共和黨籍的人送進總統府」。不過若這次由川普來代表共和黨,說不定保守派的大法官就會兩難了。

10

台灣從第一次總統大選到現在不過才20年,和美國至今200多年是不能比擬的,不過仍有一些事情值得借鏡,比如當他們對於意識形態去做辯論,議題的支持與否是用個人堅持的價值來區分時,我們可能還停留在國族認同來區分政黨,甚至把價值認同的「意識形態」當作負面用語,而導致對於議題討論時出發的角度是比較模糊的,只能比較依賴政黨來作為依據。

不過隨著民主發展的成熟,當越來越多人知道政治的參與並非過去威權時代的那樣肅殺,而是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有關係後,相信我們距離美國的民主成熟度一定會越來越近!(萬一川普當選後,說不定就更近了XD)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劉珞亦

東吳法律系畢業,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專攻法律與政治,對世界上任何國家的政治及選舉制度都感興趣。法律白話文的共同作者,曾經有幸登上過TEDx,希望可以把任何一切的知識轉換成白話且有趣,認為知識的傳遞不應該用專業築成高牆來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