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施旖婕(下):41J的憂鬱與煩悶

首圖來源:tupian114

(前情提要:還不知道「施旖婕/41J」是誰的讀者,請參考上集

施旖婕,是真實存在的一位新聞記者。根據鄉民的人肉搜索紀錄,她是政大新聞系第67屆的畢業生,生日6月4日,今年30歲。

施旖婕,並非一開始就是「獵奇死亡與性愛奇聞的41J」,她在學期間擔任聯合報系校園特約記者,製作了政大與韓國高麗大學締結姊妹校的新聞。畢業後到了《今周刊》工作,也曾製作金融海嘯、次貸風暴、雷曼兄弟倒閉的新聞,採訪吳念真與王偉忠在那段「金融鳥日子」裡如何認真度過每一天。(寫到這裡覺得自己有點像跟蹤狂,懇請41J女神原諒。上一個讓我產生如此研究熱情的是「中學生女神」紀卜心‧‧‧‧‧‧)

然而2013年施旖婕到《蘋果日報》工作後,一切都崩壞了!「施旖婕/綜合外電報導」卻成為:

「你知道嗎?自慰能治鼻塞!」

「女遭面具男性侵 犯人竟是老公」

「美研究:男人走路變慢想跟女人上床」

「女人奶像哪種水果?從乳房看個性」

諸如此類這些新聞的代言人。《蘋果日報》有如分水嶺一般,讓施旖婕從普羅大眾想像裡的新聞記者,變成專為獵奇性愛奇聞服務的「女神41J」。

 ■41J的關注範圍:獵奇、情色、性侵、國際、國際

 說41J是「獵奇與性愛新聞的代言人」有點不公平,在我連續15天、186則「施旖婕/綜合外電報導」的觀察中,發現41J的關注範圍其實還包含了其他領域,主觀歸類後,約可分為以下六類:

  1. 反恐類=IS、北韓、恐怖攻擊等新聞
  2. 國際類=兩岸、貧富差距、疾病、搞笑、駭客、戰爭衝突等新聞
  3. 慶典類=耶誕、跨年等季節慶典活動
  4. 獵奇類=死亡、昏迷、車禍等新聞
  5. 情色類=淫男、拜金女為主流
  6. 性侵類=無需分類,各式各樣的性侵都會入選‧‧‧‧‧‧

投影片6(雖然情色、獵奇、性侵的比例最高,但「41J新聞」其實還包含了反恐兩岸、疾病、國際衝突、貧富差距等問題。)

 

其中「反恐」可能讓大家滿意外的,施旖婕的外電報導經常有伊斯蘭國(IS)與北韓金正恩的消息,當然裡面有許多是性奴隸、集權政府荒淫無道的新聞,可是也有「印度空軍基地遭恐怖分子襲擊6死」「紐約6千警力戒備恐襲 時報廣場平安跨年」這類的消息。

雖然情色、性侵與獵奇「裸體加屍體」的方向滿令人無言(合計占了186則新聞裡的122則,65.59%),不過41J也會關注貧富差距、重大疾病疫情、國際政治衝突等事件,必須還她一個公道。有時出現恐怖攻擊、重大傳染病等新聞,41J也會對照多個媒體來源,做出綜合整理甚至在即時新聞做出後續更新,可以看出用功的地方。

此外,在本次觀察的15天內,41J有10天都做了「○月○日世界各報頭條搶先報」的服務,為網友摘錄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到》、英國《泰晤士報》、日本《朝日新聞》、韓國《朝鮮日報》的當日重大新聞(列入上圖的「綜合類」)。

也許關注這些認真的議題,是41J在「衝點閱次數」的工作要求下,做出的小小掙扎也不一定?

 ■41J的資料來源:英國第一、中國其次

 我們也好奇,究竟41J的取材來源包含哪些國家、哪些媒體呢?根據統計,41J的取材以英國研究占了47.85%最多,其次是中國的18.82%。而來源媒體的前三大全都是英國媒體《每日郵報》、《鏡報》與《BBC,這三家可說是41J的取材三神器,從情色、反恐到離奇死亡事件,都不缺來源。

有趣的是,雖然次數不多,但41J的取材國家遠達俄羅斯、馬來西亞、巴西、奈及利亞等。每次只要奈及利亞的《PULSE》網站做出各式性愛統計,41J便會馬上取材過來使用(例如「看完長知識 10件陰莖的驚奇事」、「男人期望女人褻玩『寶貝』 有10招必看」),若你google「施旖婕 奈及利亞 PULSE」會出現各式離奇的性愛新聞。

而英國《每日星報》更是製作性愛數字統計的高手,無論「男女腦內都有淫蟲 平均每小時亂想1~2次」、「世界5大性傳奇 噴精、吸精冠軍在此」,只要有數字統計與排名的性愛新聞,都是41J的取材好夥伴。

投影片4(41J的取材國家,10則以下的統一歸入「其他」)

投影片5(41J的取材媒體,5則以下的統一歸入「其他」)

 

■41J的煩悶:扁平、刻板的世界觀

 綜觀41J的這186則新聞,共同特色是「標題殺人法」以內容農場的經營法則在衝點閱率。無論摘錄的內容是200、350或500字,大多數只看標題就夠,內容並沒有超出標題太多。

此外,41J提供的「綜合外電報導」的內容極度扁平,只是不斷加深既有的刻板印象。例如講到IS就是砍頭、處決、抓性奴隸;中南美洲就是瘋狂監獄暴動、毒梟做惡;中國就是淫男高官與拜金女、鮑鮑換包包;非洲就是處女檢查;印度就是性侵之國;至於日本就更不用談,各式變態情節、AV女優絕對會出現。

 ■41J的憂鬱:媒體工作者,為何崩壞?

 我曾在雜誌社工作,現在是自由撰稿人,也算半個媒體人。我相信沒有任何新聞從業人員,會想每天寫文章只為了不斷加強鄉民式的刻板印象(印度就是性侵之國、恐怖份子都是瘋子、強國拜金女就是那麼不要臉等等),並以成為41J為傲。我也很難相信施旖婕在成為「女神41J」的過程中會有多開心,我想,女神光環大概很令她憂鬱。

寫下這篇文章的前幾天,有位今年正在念高三的朋友對我說:「媒體不就喜歡這種灑狗血的新聞嗎?真實性不足是問題嗎?媒體哪可能求證啊?」對於新聞媒體的目標,他的相信,和我的相信肯定不一樣。

研究41J,並不是想拿「新聞記者施旖婕」來鞭屍,反而是想「認真研究一件荒謬的事,來凸顯整個結構的荒謬之處」。到底是什麼樣的艱苦的工作環境,才讓台灣最大的新聞媒體出現了「41J」這樣的「女神」:

每年4500篇獵奇性愛文章,123萬字的刻板偏見,只為了衝擊點閱率?

30歲,科班出身的新聞記者,卻得每天上班8小時、日復一日產出14篇內容農場文,只為了讓公司和自己存活下去。這樣的卑微的工作現實,是台灣今天媒體從業人員面臨的困境,或許很荒謬,但它正在真實上演。

劉 揚銘

雜誌編輯出身,不成熟的專欄作者,未來可能會當作家?一隻眼睛看經濟學、管理學、社會學,另一隻眼睛看制服美少女。曾任《經理人月刊》主編,現為udn鳴人堂、Yahoo新聞專欄作者,寫過一本《高校制服戀物論》,努力寫文字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