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竟然和Google正面開戰了!?戰場竟然還是Google最擅長的搜索領域!

首圖來源:tech2ipo

想知道人們對於每時每刻發生在世界各地的事情的看法?Tom Stocky 正在努力攻克這個難題。這聽起來更像是 Twitter 要做的事,但 Stocky 是 Facebook 的員工,正在負責 Facebook 的搜索引擎項目。

Facebook 上每天會產生 15 億次搜索,但大部分都只是人名——比如在酒吧有了一次曖昧的邂逅之後,回去偷偷搜索對方的名字。去年 10 月,該公司悄悄開放了 Facebook 上所有公開資料的搜索,而不是只有朋友發的或公共主頁發佈的內容。Stocky 的團隊負責開發了這個新功能,通過一種算法計算出上萬億條消息的排序。在加利福尼亞門羅帕克的 Facebook 總部,Stocky 說,「我們真正想做的,是把 Facebook 變成一個能讓你知道發生在世界各地的任何交流、對話的網站,使 Facebook 也能隨時隨地發現新鮮事兒。」他們不知不覺(也可能是有預謀)地引用了競爭對手 Twitter 的高管們最喜歡的宣傳語。

那麼,Facebook 會成為下一個 Google 或 Twitter?Facebook 上增加一個好用的搜索工具對社交網路來說影響重大。人們一旦知道了自己發過的消息將對所有人可見之後,可能會立刻去更改隱私設置。有的人可能會狂刷焦點,就像現在的 Twitter 一樣,為了吸引眼球不顧一切地製造大新聞,使整個社交網站的時間線上都充斥着各種時政熱點。這樣 Facebook 就變成了又一個 Twitter,只不過它有 16 億用戶而不是 3.2 億。它也可能變成 Google,只不過更個性化,更多地以人脈為導向。

 Victor Anthony 是 Axiom 資本管理公司的分析師,他說,「如果 Facebook 真得做搜索引擎,Google 應該會很有壓力。如果他們真能做成的話一定能通過搜索賺大錢,對 Facebook 來說太划算了——至少幾十億的收入。」

但首先,要做成還需要很多前提。

馬克 · 扎克伯格 2004 年在哈佛創立 Facebook 時,一個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搜索。那時的大學生都會上傳自己的個人資料,可以通過搜索加好友。這麼多年過去了,Facebook 做了一些變動,強化了搜索條,將其置於首頁最醒目的位置,但是總體來說,無力回天。

2010 年,該公司與微軟達成合作:允許必應搜索結果出現在 Facebook 上。兩年後,Facebook 開始嘗試自己的社交數據庫網路爬行器,當時被稱為圖像搜索。2013 年 1 月的新聞發佈會上,扎克伯格親自介紹了這個產品。它需要用戶以一種高度程式化的方式搜索問題,像在和機械人講話一樣:「我的在長島讀高中的住在費城的朋友」或者「喜歡國家公園的Google員工」。不出意外,這種玩法完全沒有流行起來。一年後,扎克伯格向彭博社承認「圖像搜索」的最終效果連預期的一半都沒有達到。

招兵買馬,重振旗鼓!

Mike Vernal 是 Stocky 的上司,搜索項目的負責人之一,他說,之所以努力嘗試做新的搜索引擎,背後的原因是大多數 Facebook 上的發文都很有趣,不應該過了 5 個小時後就淹沒在新的發文中,應該只要一搜索立刻就能找到。人們在討論 Bernie Sanders(佛蒙特州獨立派參議員)的稅收計劃,分享晚餐的食譜,曬最近的旅行假期等,這些內容可能有着更持久的價值。Vernal 說,「我們相信,12 小時或 24 小時之後,這些訊息之中依然蘊含著寶貴的智慧和財富。」

兩年前開始,該公司啟動了招募計劃,從競爭對手的公司挖了不少搜索工程師,構建新的硬體和基礎設施,以撐起儲存量巨大的數據中心。

Facebook 做搜索引擎和其他任何網站都一樣,都是從索引開始。任何人在 Facebook 上發了貼文都會被立刻掃描其中的關鍵詞。接下來,Facebook 的計算機會詢問一些關鍵問題:值得寫入嗎?存在語法錯誤或拼寫錯誤嗎?作者發的文經常收到讚和評論嗎?根據其過去寫的內容,他是該領域的意見領袖嗎?

什麼時候人們一有問題就想到找 Facebook 搜答案,那我們才算是成功了。

Girish Kumar 是 Facebook 搜索工程的主管,曾經是微軟必應搜索的負責人。他說,「為了使 Facebook 的搜索結果更準確、更優化,我們需要保證所有內容即時更新——每張照片、每個視頻、連結、分享、讚以及評論——都會在幾秒內反映在我們的索引中。」

你每進行一次搜索,公司都會進行幾千次詢問才能得出最好的答案,然後再基於時間與相關性進行排序。 Kumar 說 Facebook 的算法會將來自原始來源和權威新聞的搜索結果排在前面。朋友用戶會對結果很滿意,而品牌商家、公眾主頁、名人以及陌生人也會一樣滿意。

FhfvLxRz7tU61O1ShsfD_HtIL7SY

(改進前後的界面對比。image source:tech2ipo)

 

這個過程經歷了反覆的試錯。公司雇了上百名測試人員,既有全職員工也有兼職,花了大量時間不停地在社交網絡上進行搜索。Stocky 說,就在幾個月前搜索結果還沒這麼理想。搜「Turkey」的時候會出現火雞菜譜還是土耳其呢?當時的 Facebook 沒有將手機定位在伊斯坦布爾這一因素考慮在內。

大部分人用一個新的搜索算法是不信任的,在使用過程中他們會幫助它變好。當你點入一個連結並分享了一篇文章,Facebook 會用搜索工具提供給你一個連結,展示有多少人在談論相關的事,並給出別人也分享過的其他相關的貼文。當你用 Facebook 檢索餐館或其他地點的時候,Facebook 搜索會找出其他去過的人並展現其評論。Nicolas Dessaigne 是 Algolia.com(一個企業內部使用的搜索工具)網站的 CEO,他說,搜索功能的存在感越低,越能培養出 Facebook 用戶的使用習慣。

Mark Mahaney 是 RBC 資本市場的一名分析師,他說,用主搜索條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人們可能並不想改變使用 Facebook 的習慣。「他們認為 Facebook 是與自己的朋友進行交流、分享的地方」,儘管 Facebook 提供了一些與Google不一樣的東西——納入了朋友的權重,但這家公司「必須得給出更好的搜索體驗才能讓人們願意用他們的搜索引擎而不是 Google。成功的機率很渺茫啊!」

Facebook 搜索引擎已經收到了一定的成效——至少為公司的高管們。去年,Stocky 在測試服務的時候,需要買一個嬰兒監視器。他搜索了兩個品牌的名字,找出了曾經發佈過相關內容的朋友,給他們都發了消息並借他們的舊監視器試用——搜索不一定非得是全球的交流,但 Stocky 希望改變現狀。

他說,「用戶也應該能夠感受到陌生人的視角和體驗。什麼時候人們一有問題就想到找 Facebook 搜答案,那我們才算是成功了。」

 

文章來源:bloomberg,由 TECH2IPO / 創見 二因斯坦編譯,譯文創見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數聚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