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開玩笑!最新研究指出:貧困或許會使人體大腦產生驚人變異!

首圖來源:tech2ipo

在貧困環境下成長的人或許會患上「貧窮後遺症」。貧困會給人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在貧困環境下成長的人往往會被扼殺多種潛力,嚴重的話甚至還會因此患上抑鬱症。研究人員一直希望找到這些結果之間的聯繫,以識別貧困個體之間的發展差異。目前的研究結果顯示,貧困或許會使我們大腦的連接機制發生變異。

和那些家境較好的孩子相比,受貧窮困擾的孩子的大腦連接機制出現變異的幾率往往會更大。這些變異將會影響孩子們的記憶和壓力應對功能,他們對於情緒的控制能力會被削弱。這個刊登在《美國精神病學雜誌》(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的研究表明在貧困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往往在情緒控制方面會有所欠缺,這也很好地解釋了為何貧困和抑鬱等負面情緒之間總是存在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項研究的關鍵信息是貧困確實會給人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因此,如果說現在人們還沒有動力去處理貧困等負面環境給人們帶來的深刻影響,這次的研究結果正好可以作為採取行動的警醒。」研究報告的首席作者迪安娜 · 巴克(Deanna Barch)說道,她是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的神經系統科學家。

迪安娜和她的同事在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將貧困作為她們的研究課題,但在對抑鬱症的發展過程進行了 12 年的研究以後,迪安娜和她的團隊成員決定研究貧困將會對人們的心理造成哪些影響。她們首先收集了 105 位孩子在 3 到 6 歲期間的臨床及人口統計數據,然後在這些孩子成長至 8 到 12 歲時再對他們的大腦進行掃描。

在大腦掃描的成像中,研究人員可以通過高分辨率圖像研究大腦的結構和功能區域。大腦的結構圖像可以通過血液流動描繪大腦的活動情況。在研究中,研究人員會讓孩子盡量放鬆,以便觀察孩子在休息狀態下的大腦活動情況。

儘管這 105 位孩子的背景分佈和美國同齡總體人口特徵非常相似(分別來自低、中、高收入的家庭),但觀察結果顯示他們出現抑鬱和情緒異常等情況的頻率要高於美國青少年群體的平均數據。在這種情況下,研究人員萌生了對來自不同社會經濟群體背景下的孩子大腦結構進行研究和對比的想法。

(image source:tech2ipo)

研究人員發現,來自貧困家庭的孩子的大腦有兩個區域(分別為「海馬體」和「杏仁體」)的面積往往會更小。更令人驚訝的是,貧困孩子的這兩個大腦區域和大腦其他部位的連接機制(即功能聯繫)也和一般人存在差異,這個發現從未在任何研究報告中出現。

「海馬體的作用是幫助我們管理應對壓力的能力和記憶功能,而杏仁體則可以幫助我們應對周邊環境所出現的『突出事件』,不論這類事件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迪安娜說道。儘管單純針對這兩個區域的活動數據也非常重要,但迪安娜和她的團隊還是決定將更多的精力放在這兩個區域和其他區域(特別是前額皮質)之間的連接變異上,以便找出這些變異對於孩子行為所產生的影響。大腦的前額皮質對於情緒、感知和注意力的控制非常重要。

在過往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人體大腦的海馬體和杏仁體這兩個區域往往和前額皮質呈現負相關的關係,當一邊被激活的時候,另一邊總是會停留在沉睡狀態。因此,前額皮質通常會中和掉海馬體和杏仁體所醞釀的情緒。但這項研究的結果顯示,在家境貧困的孩子的大腦中,這 3 個區域的負相關關係往往會更弱。在這個情況下,孩子出現過激情緒的幾率會進一步加大,而抑鬱和其他異常情緒無疑將會加劇情緒的爆發。

迪安娜表示,目前她們尚不清楚人體的大腦是否會對這種連接機制上的異常慢慢進行自我修復。

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Columbia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的發育神經系統專家納塔利 · 希若米 · 布里托(Natalie Hiromi Brito)認為,這項研究的重要意義在於發現了大腦聯繫、貧困和負面情緒異常之間的聯繫。但納塔利認為這次研究對象所選取的樣本帶有較高的抑鬱癥狀,因此研究人員應該選取更具代表性的樣本重複研究以確保研究結果的可信性。

目前在美國尚有 1600 萬名兒童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因此這類研究的意義非常重大。納塔利補充道:「我們可以從這類研究的結果得知,針對積極情感和認知發展的早期介入對於孩子的後續發展非常重要。」

 

文章來源:arstechnica,由 TECH2IPO / 創見 阮嘉俊編譯,譯文創見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大數聚

透過數據,我們聚集各領域的專家,檢視時下重要議題及產業趨勢。當我們聚在一起,用數據說話,說出有意義、有價值的新觀點。歡迎加入我們,一起用數據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