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下限與言論自由的下限

首圖來源:readmoo

相信已經有很多人巴不得讓川普閉嘴。自宣布角逐2016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提名以來,各種性別、族群、宗教歧視的言論,從那像耍賴屁孩時時癟著的嘴角噴出來,不斷刺激美國大眾與媒體的神經。於是,他成了媒體最愛的一個笑話。

川普再也不是笑話

美國數位原生新聞龍頭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7月宣布將所有川普的新聞歸類在娛樂新聞,就代表大部分媒體將川普視為笑話的態度。Pew民調中心2013年的「新聞在臉書的角色」報告中,會在臉書上看新聞的用戶,73%固定看娛樂新聞最高,全國性政治新聞55%排到第4,社群平台上大家最愛的是娛樂,還有麼比等待嘴臭的川普踩到大地雷那一刻更好笑的?包括我在內,恐怕大家都抱著這種等著看笑話的心態。

-1 (1)

 

隨著幾次黨內電視辯論亂放砲,川普的黨內民調卻不見下滑。直到12月7日,再也沒有人覺得好笑了。在加州聖伯納第諾槍擊案後,川普提出禁止穆斯林入境的言論,哈芬頓郵報老闆亞莉安娜親自撰文說:「我們笑不出來了(We Are No Longer Entertained)。」她宣布,川普競選新聞不再歸入娛樂新聞。

操縱媒體的川普模式

川普誇張的言論,向來被看成任性富豪口無遮攔,但Vox的Andrew Prokop不這麼想。他認為,川普每次踩在政治紅線上的發言,都是為操縱媒體而精心設計的動作,從來就不是什麼口不擇言、無知自大的本性流露。而只要川普秀下限,就有一群早對政治正確不耐煩的保守選民加深對他的支持。

Andrew Prokop分析,一宣布參選,川普就以「墨西哥移民都是強暴犯」搶佔目光;第一次黨內電視辯論FoxNews主持人Megyn Kelly暴露他的無知空洞,於是之後他立刻在CNN暗示Kelly是月經來了,馬上又是頭條。隨後他宣布稅務計劃、幾次電視辯論表現不突出,讓對手群有了成長空間,於是這回他大踩宗教自由紅線。

華盛頓郵報John Sides運用Crimson Hexagon的社群分析工具,將川普在共和黨角逐者中的民調與新聞曝光率比較,兩者有高度相關:

-1 (2)

 

於是我們可以歸納出一個川普模式:

臭嘴秀下限→媒體搶報→保守選民支持→運用支持度宣傳政見→支持度下滑→臭嘴再秀更下限

結論是:川普的下限,就是沒有下限。只要能搶到曝光率就好。

 言論自由的界限

眼看共和黨內川普一枝獨秀下限,我們不禁會問一個問題:也許川普沒有下限,美國人民對言論的包容也沒有下限嗎?

PEW在2015年11月公布一分各國對民主各項原則的態度調查,名為「全球支持言論自由原則,但反對某些形式的言論」。調查對象包括38國超過4萬個樣本,詢問關於民主的幾項原則:言論自由、出版(新聞)自由、宗教自由、公平選舉、性別平等,並設計8個問題計算各國言論自由指數(Free Expression Index),當中5題屬於言論自由:是否容許公開批評政府政策、或冒犯少數族群、或呼籲暴力抗爭、或冒犯他人宗教信仰、或性呈現(sexually explicit,與性相關的呈現,例如裸露);另外3題是關於出版(新聞)自由:是否容許媒體報導大規模政治抗爭、可能造成經濟動盪的議題、國家安全敏感議題。調查發現:

-1 (3)

1.美國的言論自由指數5.73(滿分8),世界第一,全球平均4.07

2.有95%美國人認為應容許公開批評政府政策,只低於黎巴嫩(98%)、西班牙(96%)。全球中位數80%。

3.美國人67%認為應容許發表冒犯少數族群的言論,也是世界第一。全球中位數35%。

4.容許發表冒犯他人宗教信仰的言論,美國人有77%贊成,世界第一。全球中位數35%。

5.美國人52%容許性呈現的言論,只落後西班牙(70%)。全球中位數26%。

6.有44%美國人同意容許鼓吹暴力抗爭的言論,只落後波蘭(60%)、菲律賓(50%)。全球中位數25%。

7.支持報導大規模政治抗爭的美國人有86%,排到10名外。全球中位數78%。

8.有81%美國人支持報導可能造成經濟動的議題,只落後西班牙(83%)。全球中位數59%。

9.認為應該讓新聞機構報導國家安全敏感議題的美國人佔35%,落後於2/3受訪國家。全球中位數40%。

以上可以歸納出:比起新聞機構的出版(新聞)自由,美國人更重視保障個人的言論自由;只要不涉及國家安全,幾乎什麼言論都可以講、都可以報導,個人言論差不多是沒有什麼下限。所以會有個沒下限的川普,正好是美國言論自由副產品。

至於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這人類歷史上千千萬萬顆人頭換來的民主原則,值不值得為了川普一個人而改?這就是美國人民如今面臨的價值選擇了。

 

參考資料

The Role of News on Facebook

A Note on Trump: We Are No Longer Entertained

Donald Trump’s call to halt Muslim immigration is getting exactly the reaction he wanted

Why is Donald Trump declining in the polls? The media strike again

Global Support for Principle of Free Expression, but Opposition to Some Forms of Speech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張約翰

原本是新聞工作者,現在是高等遊民,資深阿宅,高中、大學都沒畢業卻在大學教課的傳播博士生。前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兼專版中心、數位內容中心主任,管理規劃言 論、國際、專題、生活、族群、性別版內容,印刷版與數位版編採刊流程規劃、監督、執行。前台灣科技大學講師,目前任職於世新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