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節目在哪兒?還原台灣電視圈真相!

首圖來源:nydailynews

Happy Friday Night、週末下午,人們通常不是出去社交、戶外活動,就是宅在家看電視,電視機前的你是不是正拿著遙控器轉啊轉,卻沒有任何一台是讓你會想停下來的?最後只好關掉電視,回去滑手機、睡回籠覺。電視圈繼金鐘之後不斷傳出「寒冬季」的說法,你可知道為什麼台灣的電視圈如此慘淡?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已經對這些陳腔濫調的節目厭倦到極點?以下幾點大剖析!

 

市場真相一:人家在高規格砸錢做效果,我們卻在製作費!

台灣電視劇平均一集60分鐘的製作費落在40萬到200多萬中間不等,最近版權成功賣給其他國的《16個夏天》平均一集砸下的金額則是超過260萬,在台製戲劇中已是超級高標,但是大家都知道在台灣這種規格的電視劇並不多見;對照大陸劇平均每集都在200萬起跳、韓劇平均290萬起跳、熱門的上看1500萬的、日本平均1500萬,都是非常常見的價碼。

一出場就輸一半了,台製電視劇只好繼續上演灑狗血的;資金會很直接地反應在排場、道具製作、藝人上、鋪陳上更不用說,看看陸製的《武則天傳奇》和韓製的《來自星星的你》排場就知道;台灣說穿了就是內需市場小、加上政府對於文化產業資金支持一整年不到1%,明顯比不上中、日、韓,創意人才當然是往錢多的地方走,題材發揮空間大,很典型的反差就是台灣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一部穿越過去或到未來的戲劇,這答案大家都可想而知。

1 (5)

 

綜藝節目近幾年在台灣一直以慘淡經營在生存,以韓國綜藝《Running Man》為例,擁有大型後製團隊,節目問題都是現場公佈,並不會是先跟主持人套好詞,藝人們的反應在「臨場感」這點上就很給力!一集製作費平均高達250萬台幣的費用,與台灣不到30萬相比,創意我們可能不比人家差、但是錢還是很現實的問題。再者像《中國好聲音》、《奔跑兄弟》,高薪請台灣的哈林、張惠妹、蕭敬騰,人家敢給明星每季上千萬人民幣的酬勞,每集製作費平均是台灣的35倍、加上大陸廣大的收視人口。回頭看台灣早期的《超級星光大道》,製作費雖然算高、但做了2.3年就沒續集了,現在剩下豬哥亮一人主持三台,和一些製作費低的談話性節目,沒收視又要省成本,老闆又說責任制、後製人員一人當三人用,難怪流失不少人才。

 

市場真相二:外購的比例是自製播出量的3倍!

對電視台而言,外購節目相較於自製節目而言:風險低、省時間,重點是成本低,購買陸製的《武媚娘傳奇》一集只需要75萬,聰明人都知道怎麼選,再者自製的話萬一收視率不好、還外銷不出去,最大衝擊就是股東的錢賠光了,那想做下一部就會難如登天!數據統計指出,「緯來育樂」、「台灣綜合」、「高點育樂」和「年代東風」4台外來劇比率很高,用戶一周內看見的各台節目外來劇比例可是高達50%!

 

以電影方面,國片以重量級的衛視電影台為例,一年購片版權費4億元以上,近年來台灣電影自產的多,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首播,一部片即高達2000萬台幣、《陣頭》1500萬,《海角七號》有800萬,《賽德克巴萊》上下集合計要2500萬以上。若跟買國外電影的首播版權買一部一般的首播權約新台幣80萬、好一點的則在80~190萬間不等,可以發現差別有多大!

 

市場真相三:惡性競爭出現廉價節目和重播率高!

台灣電視台由5大系統業者所壟斷營業,終端消費者每月支出600元在有線電視,可以有上百台頻道,但這天下掉下來的可不是寶、卻是炸彈!先來看看你繳的600塊怎麼被瓜分呢?系統業者收費每月600元,頻道業只分到20元,每個月還得播100部片才能填滿時段。再者系統業者付給頻道業者的授權金本來就不高,導致製作公司投資意願弱,市場不投資節目製作費就少。錢一少,藝人們工作機會少,名氣大的你也請不動囉!開始出現廉價卡時段隨時可能喊卡的節目(像黃子佼的「校花來後」(現已停播)、謝祖武和沈玉琳的「麻辣同學會」),最終電視上平均一天只有2.88小時是新的內容,加上有線電視不再是接收訊息的唯一管道,有MOD、手機、網路,各種機會出現,業者也就更不會投注很多心力在同一媒介上。

1 (1)

 

市場真相四:人家都拼到要輸出文化產業了!

大陸的娛樂產業不再是複製、開始出原創節目或是買入版權改寫再輸出、韓國政府砸錢保護本土節目,瘋歐巴歐尼的韓粉一堆,從1998年開始,韓國文化觀光部的年度預算是4億美元(約120億台幣),大約佔了韓國當年國家總預算的0.62%,人家不僅做文化輸出,還帶動旅遊人潮;反觀台灣製作費低落,不少人才出走,產業進入冬季,還很難外銷出去。台灣最近在CNN上出現的戲劇竟是多年前的隋棠、溫昇豪主演的《犀利人妻》,原來外國人是這麼認識台灣戲劇的!

1 (2)

 

再來台灣的法規很多,對於廣告有諸多限制,包括節目內的「置入行銷」不能太過,不像大陸寬鬆,《我是歌手》有洗衣精大字樣,製作費相對不容易募資。

台灣電視業並非沒賺錢,經濟產值一年將近八、九百億,其中一成歸到五個無線台口袋裡,其餘各四成五分別被數十家頻道業者與系統業者拿走,但無線台、頻道業者整體而言都沒有賺錢,只有寡佔的系統業者一年賺了幾十億,又轉投資到頻道業身上,其實背後老大就是那十幾個。

要說數量最多的節目類型,不外乎就是「全民開講」這類談話性節目,因為這種節目製作成本最低,所以大家不顧品質不斷搞出新節目。據一位電視台主管透露,一般談話性節目,若不是請大咖藝人,一集大約十萬元就可以搞定,就連下個月收盤的「康熙來了」,每集製作費也只落在30~40萬之間。

總結這些環環相扣的影響之下,有些專家看法是應該對系統業者加重抽稅、或是加強無線數位化不被有線頻道所受限或是重修NCC規範(台灣電視台背後的警察)。雖然最終釜底抽薪的方法我們都還再尋找,或許是每個月600元吃到飽的錯、或是系統業者壟斷市場的錯、但品質好壞很重要取決於國家廣電三法和NCC的規範,在無線與有線業者間取得平衡,讓頻道業者不再為了低成本而一直外購或重播,期待電視圈從惡性循緩中慢慢復甦;因為我們不知道哪天一起床、對岸老大或美國一哥已經在電視圈統一天下了。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溫 先生

身 為「DailyView網路溫度計」全台第一時事網路大數據分析平台的總編輯,「流行在哪兒,我就在哪兒。」是他的口頭禪,在他KUSO的文字背後,運用 的是以網路爬文技術取得的巨量資料,再透過語意情緒分析、獨家關鍵字詞庫,才能解析出最熱門的網路議題,並且產出最專業的網路大數據調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