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兩個世界!是貧是富大不同?

首圖來源:sadmoment

去年看到一篇報導《名校經濟課‧‧‧‧‧‧快跟上時代了》,標題下得著實令人好奇,這些歐美名校裡的教授不乏是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或候選人,為何其經濟課卻被學生認為跟不上時代呢?理由原來是「傳統教學內容與現實脫節,無法因應全球經濟問題」,什麼樣的經濟問題呢?貧富不均、全球暖化等議題。

人稱「日本趨勢大師」的大前研一,在2006年出版《M型社會》一書,內容以日本為主要觀點,指出社會上的中產階級將朝著低所得階層靠近而逐漸消失,形成高低所得階層增加的極化現象。簡單來說,就是指貧富差距擴大,財富過度集中於少數人身上,而多數人則必須去分配剩下的極少數所得,可以想見其衍生的社會問題會有多嚴重。

下圖為日本的「五等分位差距倍數」,或稱大島指數(Oshima index),即最高20%家庭所得為最低20%家庭所得的倍數,數據愈大表示所得分配不均的程度愈高。日本由2001年的4.68驟升至2002年的6.36,正如大前研一於2006年提出的M型趨勢,2014年的6.43更是近十年來的高點。咦‧‧‧‧‧‧日本不是從2010年啟動QE,放了大量的錢到市場上,錢究竟在什麼地方流動呢?或者該問在哪一群人之間流動呢?

1 (1)

 

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揭曉,原本呼聲最高的《21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提(Thomas Piketty)與該獎失之交臂,雖然他沒獲獎,但其著作早已喚起人們對全球貧富不均議題的關心。在這本書出版的幾年前,由網路雜誌《Adbusters》發起的「占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運動,在2011年9月17日吸引數千人參與,並持續一段時間。其訴求點在於財富過度集中在社會金字塔頂端,現場甚至有人舉著標語:「和社會百分之一的最頂層對話」,衍然為「99%」抗議「1%」的活動。

究竟美國財富分配不均的情況有多嚴重呢?下圖是美國的五等分位差距倍數與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吉尼係數介於0到1之間,愈接近1表示所得分配不均的程度愈高。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美國為了多家「大到不能倒」的企業,想方設法要穩住整個金融情勢,美國聯準會(Fed)決定推出QE救市,在市場上投入大量的錢,相同的問題:「這些錢在什麼地方或是哪一群人之間流動呢?」QE之後,美國經濟確實在近幾年回溫,然而,所得分配不均的情況卻更加惡化,五等分位差距倍數由2008年的14.67上升到2014年的16.62,財富的流動顯然過於集中在某一群體上,使得差距擴大。

1 (2)

 

事實上,M型社會已是全球普遍的趨勢,而不僅是日本獨有。皮凱提在《21世紀資本論》中提到:「自1970年代以來,富裕國家的貧富差距再度擴大,在美國尤其嚴重,該國在2000至2010年間的所得集中化程度,已經回到1910至1920年間的紀錄高峰,甚至略微超越。」

下圖是歐洲與美國的財富分配不均情況。從1910到2010這一世紀間,美國財富階層前百分之十的總財富占比由81.1%下降到71.5%,跌幅約10%,歐洲則是由89.5%降至63.9%。在二十世紀中葉之前,歐洲的財富分配不均情況較之美國嚴重,但在這之後,美國的財富分配不均現象就比歐洲來得明顯,雖然二者的情況略有下降,然而幅度卻沒有想像中的大。仔細想想,美國財富階層後百分之九十的人要去分配剩餘的30%財富,莫怪乎有這「占領華爾街」運動了。

1 (3)

 

既然M型社會或所得分配不均已是全球普遍存在的現象,那麼回頭來看看我們自己吧。

「別人的生命是鑲金又包銀,阮的生命不值錢。」這句經典歌詞道出台灣當時許多人的心聲。在那個經濟起飛,GDP成長率常年維持在5%以上,不斷創造經濟奇蹟的年代,為什麼這句歌詞會描繪得如此令人深刻?經過十幾年,將時序拉到現在,大家對此又有何種的體會呢?

依據行政院主計總處2015年10月公布的《103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可支配所得按戶數五等分位組之所得分配比當中,最高所得組(前百分之二十)占比約維持在40%上下,而最低所得組(後百分之二十)占比在1980年代尚有8%,至1990年代降至7%,而自2001年起則維持在6.5%上下,也因此拉開了近十年來最高與最低所得組的差距。

1 (4)

 

若依據五等分位差距倍數或吉尼係數,則更清楚發現我國所得分配不均的情況有逐年擴大的跡象。五等分位差距倍數的高點出現在2001年的6.39,自此便停留在6%之上振盪,2014年的最新數據則為6.05。至於吉尼係數也呈現出相同的走勢,自1990年代起便未曾低於0.3,2001年來到0.35的高點,而2014年則為0.34。不論是五分位差距倍數或吉尼係數,二者皆在2001年受到全球網路泡沫衝擊經濟而達到高峰,之後便停留在高水準,至今似乎未見改善。

1 (5)

 

進一步將所得群組細分,可發現所得最高5%與最低5%的倍數愈趨擴大,顯示所得分配不均的現象愈加明顯,由32.7倍升至近年來的96.6倍,將近百倍的所得差異,不免又再令人想起那句歌詞,這也刻劃出低所得族群心中的一種不平吧。

1 (6)

 

皮凱提認為:「財富分配問題之所以重要,不只是為了探討過去的歷史而已。‧‧‧‧‧‧瞭解當初貧富差距為何以及如何縮小極為重要。」因此,了解財富分配不均的現象並非要去仇富,而是要面對、接受這樣的問題,重要的是如何去處理。

各國財富不均的現象日益嚴重,當中有一個共同點-財富世襲,這裡並不是要談「家世背景」,而是要談任何人心中可能都有的一種觀念-特權,也就是心裡認為誰才有資格或誰就是有資格擁有多一點。特權現象在每個人腦海中想必都有各自的畫面,當這樣的觀念形成一種風氣,漸漸地就會使公平的機會愈來愈少。若能打破這樣的思維,就可有效整合資源進行分配,使其資源運用得到最有效益的結果。

談及貧富不均,從一開始都是把重點放在「所得(錢)」上面,然而,這只是貧與富的其中一種定義。記得有一本書《窮得只剩下錢》,書中有一則故事的女主角非常有錢,但她卻認為自己唯一剩下的也只有錢。人生真正該思考的是「價值」而非「價格」,當了解自己所需要的勝於自己想要的,或許就能追求真正屬於自己的富有(價值)吧。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胡 文正

運用最詼諧的文字,搭配最簡單的數據,只做最嚴謹的研究,卻能帶給大家讀起來最輕鬆、但卻是最精準的經濟觀點。現任中信金融管理學院研究員,曾任經濟日報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前元智大學管理學院講師、元培科技大學應用財務管理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