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承受之重?國家人民的債重量!

首圖來源:moneyaware

這段時間,有機會到一些學校跟學生互動,談談財經知識對生活、工作的重要性。我常會問一個問題:「如果今天你已經在工作,但你並沒有投資如股票之類的有價證券,那麼股市的變動和你有沒有關係?」這個問題或許讀者也可以思考看看。

舉個簡單的例子,當我國股市表現「青筍筍」的時候,這個綠可不是代表景氣穩定的綠燈,而是會讓「號子」裡幾乎看不到人的那種「空頭」的綠。這個時候常常會聽到「資深」股民們喊著:「國安基金應該要進場護盤。」這個「國安基金」是什麼呢?國安基金全名為「國家金融安定基金」,根據其管理條例,可運用資金的總額為新台幣五千億元,其中有三千億元額度可借用郵政儲金郵政壽險積存金勞工保險基金勞工退休基金公務人員退休撫卹基金所屬可供證券投資而尚未投資的資金。

例子講到這裡,多數的學生就大概了解箇中含意了。不過,在此不是要談國安基金或政府四大基金,只是由於最近大家常常在談論政府四大基金是否會邁向「破產」之路,因而由這起個頭,主要來談談「國債」。

債務,可怕嗎?債務其實不可怕,但若還不了債時就很可怕。記得父母親那一輩,甚至是祖父母那一輩的人,對於金錢的觀念是有多少才敢花多少,其實大部分都還是存下來以備不時之需較多。到了我們這一輩,已不知是從何開始,又是如何開始,信用交易慢慢普及,突然間發現:「只要一卡在手,要什麼都有。」這樣的消費模式,看起來是對民眾、商家,還有國家GDP都有很好的貢獻,直到爆發卡債風暴,大家才驚覺:錢是不能這樣花的。

2015年國際上發生了許多重大財經事件,最受關注之一乃是「希臘債務危機」,除了關心希臘當時究竟還不還得了到期的債務,以及是否能獲得新一輪的紓困案,其中有個比率則被大家拿出來討論,就是「債務占GDP百分比」。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2015年10月的《Fiscal Monitor》,20國集團(G20)2014年的債務占GDP百分比以日本的246.2%最高,2015年預估達到245.9%,推估到了2018年就會超過250%。若依世界銀行(World Bank)公布的GDP數據,日本2014年的GDP為4.6兆美元,那麼其2014年的未償債務則高達11.3兆美元,這個數字是不是令人相當訝異呢?至於前述的希臘,2014及2015年的債務占GDP百分比分別為177.1%與196.9%,推估2016年會達到206.6%,之後會再逐年遞減;若依希臘2014年的GDP來估算,其2014年的未償債務亦高達4,200億美元。

1

 

看了同為亞洲國家的日本以及2015年特別受到關注的希臘,那麼,我國的債務占GDP百分比又是如何呢?根據財政部國庫署2015年9月公布的資料,2014年未償債務(不含外債)近新台幣5.28兆元,2015及2016年則分別推估達新台幣5.45及5.61兆元,至於債務占GDP百分比,2014至2016年分別為32.8%、32.5%及32.6%。相較之下,是否覺得我國情況還在可接受範圍呢?

2(中央政府債務未償餘額占GDP百分比)

註:

1.債務為一年以上債務

2.2014年(含)以前為審定決算數,2015年為預算數,2016年為預算案數。

3.債務未償餘額不包含外債。

 

「債務占GDP比」這個值其實滿有意思的,若比較日本與希臘二者,直覺應該是日本最有可能出現債務危機,但為何是希臘呢?難道是這個比值沒有意義?在Reinhart and Rogoff(2010)合著的《Growth in a Time of Debt》中,提到「當政府債務超過GDP的90%,則經濟成長會放緩,GDP年成長率大約減少1個百分點。」(When government debt exceeds 90% of GDP, countries suffer slower growth, losing about one percentage point on the annual rate.)。當時該篇論文被廣泛地討論,歐元區更因此設定了60%的上限。然而,後來被一位博士生發現論文其中之一的表格數據有問題,Reinhart and Rogoff之後也承認90%這個門檻有問題,但仍堅持「舉債不能夠沒有一個上限」,這個堅持個人倒是滿認同的。

此外,2013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的席勒(Robert J. Shiller)也曾針對「債務占GDP百分比」提出一些看法,其中之一便是兩者單位不一致,比值的意義恐怕沒有意義,不過,他也提到,當政府為其短期負債的部分再融資時,此比率確實可作為風險的評估之一。實務上,該占比一般也確實被債券投資人用來衡量一國在未來的償債能力,然而,重點還是在於國家的現金流量是否足以因應其債務。

那麼,政府債務跟誰有關呢?沒錯,跟你我有關。財政部在2015年10月7日發布的最新國債鐘統計,平均每人負擔債務為23.1萬元,意思是不論男女老少,甚至是剛出生的嬰兒,就已平均負擔23.1萬元,若以家戶來算,一戶若有3人,則一家負擔約69.3萬元。

3

 

若依各縣市來計算的話,結果會是如何呢?

4

 

就總負債而言,以高雄市的2,552億元最多,台北市與新北市分別名列2、3名,而平均每人負擔也以高雄市的9.2萬元最高,台北市的5.2萬元居次,而新竹縣則以4.2萬元名列第3。這樣的結果是否就表示這幾個縣市的民眾很不幸福,或是說這幾個縣市政府最有可能面臨破產呢?

前面就曾提到,負債並不可怕,是還不了債才可怕,所以還是要根據各縣市政府的現金流量是否足以因應債務為主。確實,債台高築總是會增加可能的違約風險,因此開源與節流必須同時進行,若政府一味地節流,可能就會面臨如美國2012年底的財政懸崖危機,同樣地,若一味地舉債度日,恐怕又會落入另一個困境。因此,這些國人的「債重量」可以作為一個參考依據,提醒政府需要作好財政規畫與資源配置。

中華傳統強調「節儉」是一種美德,乍聽之下與現今強調要刺激消費、刺激投資、增加政府支出的救經濟政策相違背,然而,細細省思,節儉的意義不在於什麼都不消費,而是懂得自己需要的是什麼,不是一再消費想要卻可能沒有用的。如同一位朋友所說,買一個1萬元的商品,每天使用得很開心、很便利,跟買一個10元商品,但卻擺在一旁完全無用,二者相較之下,那10元商品反而顯得貴了。所以,政府在編列預算時,真正該思考的是民眾需要的是什麼,以及國家發展需要的基礎為何,把預算花在刀口上,相信民眾也會很樂意承擔這樣的債重量。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胡 文正

運用最詼諧的文字,搭配最簡單的數據,只做最嚴謹的研究,卻能帶給大家讀起來最輕鬆、但卻是最精準的經濟觀點。現任中信金融管理學院研究員,曾任經濟日報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前元智大學管理學院講師、元培科技大學應用財務管理系講師。

留下您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