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商機還是銀髮危機?居家照顧服務人力短缺

首圖來源:strategicsociety

商機?不是危機就要偷笑了!

長期照顧服務法在立法院待了四年,終於在104年的五月中旬通過,106年上路,台灣總算有一套管理長照機構與人力等相關照顧資源的專門法,不再是把照顧管理安置於身障福利、榮民福利、醫事服務等法中。馬政府自2008年起開出的長照保險支票,一直到2015年的現在才跨出第一步,更別說保險法的草案還在討論中,服務法更要兩年後才上路。已有 280 萬老年人,78萬失能者的台灣,到了2060年時,將有41%的人口是65歲以上的老年人,那照顧人力有多少呢?內政部長照中心公布的長照需求中,有6成的照顧需求為居家照顧服務,而目前全台居家照顧服務員的人數約 8500 人,也就是每位服務員照顧平均照顧 329 位老年人,人力大缺!

按照 WHO 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一個地區內65歲以上老年人口超過全人口的7%時為「高齡化社會(aging society)」;老年人口達14%時為「高齡社會(aged society)」;老年人口達20%時為「超高齡社會(super-aged society)。從台灣的高齡鄉鎮地圖可以看出,台灣的雲嘉南以及新北市東部地區、台東花蓮地區等地,高齡化程度嚴重,若再對比行政院的長照服務網計畫,便可發現,除台東花蓮值得慶幸,有在地的門諾基金會以及一粒麥子基金會等服務夥伴投入足夠的長照能量,其他如雲嘉南,乃至於高雄、彰化、新北,都非常缺乏長照服務人力。p1 (1)

(image source:freepik)

高階人才外流的台灣,基礎服務人力也快留不住!

相信大家都有認識的朋友在當"醫生與醫事人員",父母親友對他們的印象如何?專業嗎?值得尊重嗎?希望自己的家人小孩投入醫護產業?現在我們把上面的’醫生與醫事人員”代換成”看護/與照顧服務員”,再問問看父母親友,甚至是問問自己,我們希望自己的家人小孩投入這樣的產業嗎?不願意?別擔心,筆者自己恐怕也不願意。答案的轉變不是沒有原因的,台灣的 Cost Down 文化讓我們習慣以 “物理成本” 來計算事物與服務的價值,否定創新以及專業投入,也間接否定了專業人力的存在,薪資停滯、缺乏專業尊重的習慣讓各行各業深受其苦。多年前護士改制為護理師,總算提昇了一些對護理人員的尊重與辛勞體恤,無奈改不了整個產業結構與文化,依舊在近年不斷看到護理人員被壓榨過勞的新聞,醫護專業人員都有如此慘況,遑論照顧服務人員?台灣每年的長照相關科系畢業生約有 4000 人,若是加上護理背景的學生,每年的畢業生總數高達 30000 人,不時也能聽到打工度假遊學的學生在澳洲、歐美等地擔任保母或是照顧服務者,照顧人力理當不虞匱乏才是,為何還會缺上好幾千人,甚至萬人之譜呢?

在台灣擔任照顧服務員,必須通過90小時的課程培訓,結訓後憑結業證書即可從事照顧相關工作,不需要取得照顧服務員丙級技術士執照也無妨。政府自實施長照十年計畫以來,一直努力推廣訓練課程,由各地非營利組織與學校協辦課程,亦規劃失業補助班級,配合職訓輔導機制,多年來已經有80,000人左右結訓,而政府統計照顧人力的需求約30,000人,為何還會缺人?看了數據才發現,全台灣現有居家照顧服務員約8500位,僅達培訓人數的1/10,若再加上機構服務人力,則約25,000人,僅有不到三成的結訓學員投入照顧,原因有三,一沒薪水誘因、二沒職涯發展、三沒專業尊重。

p1 (2)(image source:freepik)

現有長期照顧人力學生人數

101學年度高等教育階段長期照顧相關所系科(含長期照顧類、護理類、治療學類及社會工作類)現有學生人數達45,198人,另專科教育階段現有學生數則達39,862人。

p1 (3)(image source:freepik)

p1 (4)(image source:freepik)

一、沒有職涯發展

“就像只有初心者可以使用的線上遊戲。就算你好不容易練好了戰士,二轉時,卻問你要不要改當魔法師"

現行居服體制中,沒有規劃完整的升遷機制,較為明確的多是在任職五年後有機會升任居家服務督導員,但升遷之後的職能職務跟原有的服務員技能大相逕庭,影響服務員的升遷意願。一般說來,技能相關的服務職類中,在經驗累積之後,多半有機會成為指導員或是教學引導者的角色,就像餐廳服務員也會有個領班,之後還有機會升任店經理。但在居家照顧服務中,不是從照顧變成教人照顧,而是轉為評估、開案、縣市政府核銷、衛福部資料填寫謄打、每月服務記錄與數據確認…等,跑案家、接電話、溝通派遣、排班管理外,還得精通報表數字,許多照顧服務夥伴縱使有機會,也因為工作性質以及技能的轉變而不願意升遷,“就像只有初心者可以使用的線上遊戲。就算你好不容易練好了戰士,二轉時,卻問你要不要改當魔法師。” 

二、工作薪資低

”不管打Boss還是打史萊姆,得到的經驗值都一樣"

「在醫院一天的是1500,在外奔波一天也是1500,幫人洗一次澡是1500,四處幫人洗澡也是1500,急難有護理師是1500,急難自己處理也是1500。我為什麼要當居家照顧服務員?」一位看護夥伴正經地回答我。照顧服務人力過半服務於機構/醫院而非居家照顧,一來責任與緊急處理的麻煩少,二來又不需要四處奔波,三來薪水也沒有明顯差異,就好像組隊打Boss掉的寶與經驗值都跟史萊姆一樣,誰還會特別組隊打Boss?同時,居家照顧服務中,也沒有因為案主服務內容以及服務條件來差別取價,技能也沒有差異化與等級化,致使大家更不願投入需要交通成本以及面對照顧風險的居家照顧服務員。

p1 (5)(image source:freepik)

※醫院居家 8H1400元 10H1500元 12H1600元 24H 2200元 抽痰氣切 24H 2500元

※急診 12H 單日 2000元 24H 單日 3000元※晚班 (5點後) 單日 2000元 

※晚班 (5點後) 單日 2000元

三、缺乏專業尊重

“永遠都在新手村,沒機會轉職、更沒有華麗的魔法技能,誰喜歡玩這樣的遊戲?"

「床上擦澡該準備幾個桶子?幾條毛巾?」「1桶?2桶?3桶?1條?2條?3條?」你答對了嗎?答案是三桶與三條,分別是一桶熱水、兩個空桶子,一條擦澡巾以及兩條大浴巾。不只是器具的準備,擦澡的順序、手法,一切都有專業的動作設計與原因,但我們不曾給予照顧服務夥伴相對的尊重。

照顧,其實比我們想像的更專業。傳統思考卻把照顧服務員稱為「幫傭」,殊不知照顧服務與家事服務都是專業,更何況台北市的家事清潔每小時收費約400元,照顧服務卻只要250元~300元,也就是照顧父母比打掃家裡還便宜,又怎麼可能會有尊重?現在的居家照顧服務員,就像永遠都在新手村的玩家角色,沒有機會轉職,更沒有華麗的魔法技能,誰會喜歡玩這樣的遊戲?在正式面對照顧長輩與失能家人的問題前,我們不曾意識到照顧的困難。假如照顧成長中的小朋友都是個專業,為何照顧年長的長輩不是?別忘了,照顧長輩的過程中,任何一個差錯都可能無法挽回,需要更專注與細緻溫柔的對待,當然是一份專業。

尊重專業,才有機會解決你我自身的照顧問題

台灣的高齡化與少子化危機舉世皆知,面對照顧服務人力短缺的問題,該改變的不只是政府,更是擁有傳統觀念的我們。只有在懂得尊重照顧專業之後,才有機會改善照顧服務員的就業環境、條件以及待遇,進而吸引更多的人力投入照顧產業,而非流於轉職以及失業職訓的選項;而照顧服務夥伴的職涯發展更需要加速確立,沒有未來,又怎麼會有青年投入?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楊荏傑

楊荏傑,管理學博士,從哲學、國際關係、科技管理跨領域念到社群行銷;曾負責澳洲最大廣播級影音系統,與全台最大居家照顧管理系統。獲選TNL未來大人物、聯合報、玉山科技、TEDx等講者。現為管理顧問、專欄作者、講師。

作者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