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小偷在哪兒?從GDP看薪資起伏

首圖來源:101media

記得多年前的一句廣告詞:「喜歡嗎?爸爸買給你。」這句話的背後,隱含著可支配所得足以支應家庭生活開支外,還得以消費想要卻不一定需要的商品。近年來,開始出現「小資女」、「小確幸」等詞語,似乎透露出現今的受薪階級,在經歷高房價、高物價的時期,一切只能更加精打細算,若能得到較預期好一點點的小小滿足感,看似就很幸福了。

政府年年喊著「拼經濟」,從 GDP 成長率來看,近年來除了受到 2008 年金融海嘯影響而使 2009 年 GDP 負成長外,國內經濟確實每一年都有所增長。然而,全球處於低利率時代,且隨著美國聯準會(Fed)實施量化寬鬆(QE)政策,緊接著日本、英國、甚至歐元區也一一祭出 QE,迫使物價、房價不斷高漲,唯獨薪資得不到任何向上的動力,民眾想問的是:「經濟成長、公司賺錢、物價房價狂飆,為什麼唯獨薪資水準跟不上腳步呢?」

麥可波特(Michael E. Porter)於 2014 年 10 月來台時曾表示,根據競爭力模型分析結果,台灣總體經濟在全球 144 個國家中排名第 18 名,但所得排名卻是落在第 60 名,顯示競爭力提升並未同步促進台灣的國民所得成長。由此可見,民眾的心聲絕非無病呻吟。

下圖為我國製造業實質薪資成長率的變動情況。所謂經常性薪資是指每月給付受僱員工的工作報酬,包括本薪與按月給付的固定津貼及獎金。1994 年(民國 83 年)以前,經常性薪資成長率和實質 GDP 成長率的趨勢幾乎一致;然而,自 1994 年後,兩者的走勢逐漸脫鈎,薪資成長幅度明顯低於 GDP 成長幅度,且幅度愈來愈大,說明了近 1、20 年來,經濟成長並未帶動薪資水準同步地向上提升,甚至在 2008 至 2010 年間,實質薪資水準是處於倒退的情況。

台灣製造業實質薪資成長率變動情況

1

以製造業實際薪資數據來看,我國 2001 年的名目經常性薪資為 31,307 元/ 月,到 2014 年則為 35,095 元/月,可見近十年來,我國薪資水準幾乎呈現停滯的狀態,若考慮物價水準的變化,台灣實質薪資更是呈現倒退的狀態。再者,我國的名目人均 GDP 由 2001 年的每月 37,000 元增加到 2014 年的 57,000 元,相較之下,顯示大部分的受薪階級並未實質享受到經濟成長的成果。

台灣 GDP 除了 2001 與 2009 年出現負成長外,經濟成長的長期趨勢明顯為正的,然而民眾對於薪資成長的感受卻是停滯的,而這些感受確實其來有自。

我們將台灣實質薪資成長趨勢粗略地分為三個階段,如下圖所示。第一階段為薪資快速成長期。台灣自 1980 年代初期,面臨產業轉型升級,配合產業升級政策,薪資開始大幅上漲。至 1986、87 年間,薪資趨勢呈現 S 型反轉,進入成長減緩階段,薪資於此階段雖然仍呈現上漲趨勢,但幅度明顯較第一階段低。到了 1997、98 年間,台灣薪資則進入了停滯的階段。從下圖可發現,自 1997 年後,薪資趨勢線幾近水平,若依法定基本工資而言,更長達十年(1997-2006)未調整;此外,2009 年甚至有一明顯的下降情況,顯示薪資不僅長期停滯,更有倒退的情況。

台灣實質薪資趨勢圖2

台灣近十年的薪資成長幾近停滯,甚至倒退,那麼與台灣鄰近的國家,如南韓國與新加坡,情況是否一樣呢?下圖為近十年台灣鄰近國家與貿易夥伴的製造業每月名目薪資趨勢。從圖中可發現,台灣與香港的情況非常類似,幾乎呈現水平的停滯現象,相較之下,新加坡與南韓則有明顯的上升趨勢。值得一提的是,台灣最主要的貿易競爭國—南韓,兩者在 2003 年的薪資水準還算接近,但近十年來,差距幅度逐漸擴大,這也是民眾感受薪資停滯的主要來源之一。

台灣鄰近國家與貿易夥伴的製造業每月名目薪資趨勢 3sa1

(image source:freepik)

薪資成長停滯甚至倒退的情況,並不專屬於台灣,而是全球性的議題。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ILO)提出的《2012/13 全球薪資報告》(Global Wage Report, ILO, Geneva)中,認為造成全球薪資所得下跌的普遍因素有 4 大類:

  1. 技術變遷(Technological Change):生產技術密集化,減少對勞動力的需求。
  2. 全球化:貿易與跨國投資增加,壓縮國內就業機會。
  3. 金融全球化(Financialization):在全球化的金融資本流動下,公司經理人為了追求最大的股東權益,以壓低勞動成本為代價來取得更高的利潤。
  4. 勞動市場的制度因素不利於勞方。薪資停滯是一個錯綜複雜的議題,無法歸於單一原因,但數據顯示台灣薪資近十年來在經濟成長趨勢下確實有所停滯,甚至是倒退的情況。就勞動所得份額下降而言,可能原因包括技術進步、貿易全球化、金融市場擴張與工會入會率下降削弱勞工談判能力等,國際勞工組織(ILO)於 2012 年指出,金融全球化對於近十年勞動所得份額下降的影響最明顯。

薪資停滯也許是全球性的普遍現象,然而薪資過低或是長期停滯不前將可能加速人才外流,降低國家、企業的競爭力;此外,金融全球化造成所得重分配也不斷擴大貧富差距,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且民眾似乎感受不到經濟成長帶來的好處。因此,政府在積極推動全球化的同時,同時需要輔導產業升級;再者,理性廠商是追求利潤極大,極小化成本只是過程而不是最終目標,故企業也該跳脫一味地成本考量的思維,想想如何留住人才並創造公司最大的價值。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胡 文正

運用最詼諧的文字,搭配最簡單的數據,只做最嚴謹的研究,卻能帶給大家讀起來最輕鬆、但卻是最精準的經濟觀點。現任中信金融管理學院研究員,曾任經濟日報產業研究中心研究員,前元智大學管理學院講師、元培科技大學應用財務管理系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