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民之神的總統路

首圖來源:huffingtonpost

2016年是美國總統大選年,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目前在共和黨內遙遙領先其他黨內競逐者。他曾經在1988、2004、2012三次總統大選中試圖參一腳,2012甚至威脅到共和黨後來正式的候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

這次他不再威脅到黨內同志,因為他已經高高在上,而能夠馬上威脅到他領先地位的共和黨人還沒出現。

社群之神唐納川普

唐納川普這次不斷踩各種政治紅線。他說希拉蕊連自己的丈夫都滿足不了、更別想滿足 美國,毫不掩飾沙文主義。希拉蕊是敵人,也就算了,川普連共和黨的紅線都照踩不誤:越戰被俘歸來的戰爭英雄、2008共和黨候選人馬侃,川普說被俘不算英 雄,在共和黨內簡直是冒大不諱,居然也沒事。

黨內競逐者的電視辯論會,原本被預期為川普聲勢轉衰的分水嶺,大家都等著看川普在 電視上失言出醜丟掉支持度,收視人數創紀錄達2,400萬。果不其然他罵電視辯論主持人凱莉(Megyn Kelly)爛貨(bimbo),結果支持度還是黨內第一,反而確立他在共和黨內競逐中不可動搖的領先地位。

怎麼會這樣?

曾獲普立茲獎提名的美國作家卡爾(Nicholas Carr)在Politico發表一篇評論。他指出,美國自歐巴馬贏得被稱為臉書大選的2008總統大選以來,有心競逐大位者無不亦步亦趨經營社群。共和 黨的克魯斯(Ted Cruz)在直播社群Periscope露面,魯比歐(Marco Rubio)運用Snapchat,希拉蕊和杰布布希在推特上辯論,而民主黨高齡74歲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臉書專頁粉絲超過2百萬,被紐約時報稱為「社群之王」(a king of social media)。

 

但沒有人比得上川普。卡爾說,如果桑德斯是王,川普就是神(If Sanders is a king, Trump is a god.)。他的推特追隨者有4百萬之眾。卡爾打了個比方:如果傳統印刷媒體與廣播電視對候選人的要求像是名詞──形象穩定、連貫,社群媒體則將他們變成了動詞,一具不斷活動的引擎。權威與尊重在社群媒體上不會累積,而是時時刻刻不斷刷新。你是什麼形象,端看你的上一則推文。

(image source:flickrberniesanders)

媒體科技改變政客

卡爾認為,政治論述正在縮水,以符合我們的行動裝置螢幕。過去百年已有兩次新媒體改變選舉的紀錄。

1920年代,廣播把候選人由身體變成聲音。政客從原本的廣場、火車站,突然變成直接現聲在你家;煽動人群的演說變成長者的述說。羅斯福的爐邊談話使他成為那個時代的新媒體大師。

P2

(image source:wiki)

1960年代,電視將候選人由聲音再變回身體。一口好牙與翩翩風度吃香,形象代表一切,政客與名人的界線模糊。甘迺迪是第一個電視年代的成功候選人,雷根與柯林頓則是電視型政客的完美代表。

(image source:wiki)

而今社群媒體時代,競選活動變成社群討論串,要和其他的討論串競逐目光。候選人溝通的語調和內容因而改變,而選總統選的可是國家的領導人。川普現象呈現出,只有一種特定人格在社群上是有效的:既大又小──聲音大到蓋過雜音,訊息量小到可以塞進手機。

根據卡爾的論述,社群媒體時代的候選人不必再靠溫和又可靠的聲音,也不必再靠舉止風度,而是要有能夠吸引點閱擴散的酸民語言,這樣就算各家媒體不報導,候選人的音量仍會在社群媒體上放大,直到大到媒體不得不報導。這時媒體只有被牽著鼻子走的份,誰擔得起失去流量的風險?

於是選舉進入極化語言的時代。

媒體與政治極化

去年(2014),美國皮優民調中心(Pew)先後發表《美國公眾的政治極化》(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 Public)、《政治極化與媒體使用習慣》(Political Polarization and Media Habits)兩份調查報告。調查以量表將美國公眾的政治意識形態光譜區分為堅定保守派、大致保守派、中間派、大致自由派、堅定自由派。報告發現:

1. 1994年到2014年,皮優共進行5次調查,光譜兩端人口(堅定保守/自由派),由1994年的10%,到2014已翻倍為21%,中間派則由49%變成39%。這20年來美國人的政治意識形態朝極化發展相當明顯。

p4

(image souce:people-press.org)

2.美國人的社群媒體使用,按上述光譜,U型分布相當明顯。使用臉書的受訪者中,堅定保守與堅定自由派最關注政治新聞,也最愛在牆上談論政治新聞。

3.順便提一下,美國人的電視媒體使用涇渭分明。FOX News的觀眾,只有18%是自由派,保守派近半(46%);MSNBC剛好相反,48%自由派、18%保守派。政治新聞來源,自由派是CNN最高,保守派則是FOX News。

P5

(image souce:journalism.org)

台灣的政治意識形態光譜與美國當然不同,所以皮優調查與卡爾的新媒體與選舉論述 中,可以讓我們思考的是:面對社群時代的選舉,身為選民與用戶的雙重身分,我們要如何自處。目前,藍蛆、綠吱這種互相侮辱對方支持者的語言,幾乎已經成為 社群媒體上的慣用語(更等而下之的用語恕我裝模作樣說不出來),這只會讓極化的情況日益明顯,無助於共識形成。

也許我們可以怪罪社群媒體的本質不利於形成共識,而是各種碎片的銳角互相切割, 但這種科技決定論的論調,完全忽略社群用戶身為人的主體意識,將人視為只能隨著科技擺佈的客體。就像結構與個人之間的關係,結構是個人的集合,所以個人的 行動會造成結構的變化;用戶的主動行為,一樣會影響社群網站的規則與演算法,社群網站並不是萬能的操偶者,除非我們連自己是傀儡的意識都沒有。

 

參考資料:

卞中佩:川普,美國史上最邪惡的總統參選人還是最搶戲非典型政治素人?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n the American Public

Political Polarization and Media Habits

How Social Media Is Ruining Politics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張約翰

原本是新聞工作者,現在是高等遊民,資深阿宅,高中、大學都沒畢業卻在大學教課的傳播博士生。前台灣立報副總編輯兼專版中心、數位內容中心主任,管理規劃言 論、國際、專題、生活、族群、性別版內容,印刷版與數位版編採刊流程規劃、監督、執行。前台灣科技大學講師,目前任職於世新大學。

  • 周周宇

    非常有趣!

    • Johann Chang

      謝謝^^